被指搜查后妄下定论 阿兹祖否认给假口供

(吉隆坡17日讯)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涉嫌SRC国际有限公司刑事失信和洗黑钱案今天进入第4天审讯,审讯在今早9时45分开庭,最先传召的证人国家银行经理阿兹祖在接受辨方律师盘问时,否认给假口供。

此案件第二名证人阿兹祖在2015年7月6日被委任为搜查官,被指示到大马银行拉惹珠兰分部展开搜查工作,昨日供证时披露,他完成搜索工作后便到吉隆坡敦李孝式路警局报案,作为记录。

由于辨方昨日要求报案书,阿兹祖今日便将报案书呈上。辨方律师哈文德吉星看了报案书后盘问阿兹祖,是否同意在《2001年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第4条文下的罪行是涉及特定的交易,对此证人表示同意。

证人指出,搜查行动展开前,国行调查官法汉曾向他进行汇报,但没指示援引该法令下进行搜查,他是在翻阅大马银行拉惹珠兰分部一些文件后,才察觉到有关搜查行动应该援引《2001年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进行。

证人也同意哈文德吉星的盘问,即这意味着,证人是在搜查工作后,在翻阅所得的文件34分钟后,才察觉此案应该以上述提及的法令进行。

对此哈文德吉星质疑,证人口供的真实性,尽管证人否认,但哈文德吉星说,证人搜查工作结束后,并没有咨询查案官,却自己下定论。

“你(阿兹祖)拥有7年的调查经验,以搜查员身份进行调查。但我不曾听过,搜查结束34分钟后,就可定论案件抵触《2001年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你可知道报假案可构成犯罪?”

阿兹祖否认撒谎,并表明不记得如何做出相关结论,但哈吉德吉星却不满证人的答复,并认为阿兹祖隐藏实情,在汇报会和审讯时给予假口供。

证人表示,他是根据文件的信息,才把此报告归纳在《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AMLATFA)第4条文。

他说,当天晚上报案后,他先暂时保管充公的文件,隔天早上交给调查官阿末发汉。

被询及文件上的签名,阿兹祖承认,他不是辨识手写字体的专家。

阿兹祖结束盘问后,高庭传召尼詹上庭供证。#

3项加控罪 517重新过堂

高庭择定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面对3项SRC国际公司2700万令吉洗黑钱加控罪的案件,在5月17日重新过堂。

高庭法官莫哈末再尼今天进行案件管理时,择定上述重新过堂日期。

主控官拿督依沙副检察司说,控辩双方受到其他案件的审讯所约束,直到5月10日。

“我方要求其他日期,因为受到(纳吉)SRC案审讯所约束,直到5月10日。”

纳吉代表律师丹斯里莫哈末沙菲宜也有出席案件管理程序。

纳吉于2月8日在地庭,被加控3项在5年前洗黑钱达2700万令吉的罪状,他否认有罪。

根据控状,纳吉被指参与洗黑钱活动,收受总额2700万令吉的非法活动所得,并存入其名下3个大马银行私人户头(AmPrivate Banking)。

他被指于2014年7月8日,在位于拉惹朱兰路大马银行大厦的大马回教银行(AmIslamic Bank),犯下上述罪行。

他因而抵触《2001年反洗黑钱及反恐金融法令》第4(1)条文,一旦罪成,可被判最高监禁5年,或罚款500万令吉,或两者兼施。#

纳吉面对3项SRC国际公司2700万令吉洗黑钱加控罪的案件,将在5月17日重新过堂。

 

纳吉(右)抵达法庭时,被支持者要求一起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