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19:国阵16 晏斗补选 36宗罪

(八打灵再也23日讯)净选盟2.0、非政府组织ENGAGE以及行动大马针对森州晏斗州议席补选观察报告出炉,根据净选盟2.0的记录,晏斗补选竞选期间共有36宗选举不当行为,其中涉及希望联盟的有19宗,国阵16宗,另一宗为不知名人士。

宴客和送礼案例上升

净选盟2.0执行董事叶瑞生指出,36宗选举不当行为中包括不当影响(2宗)、宴客和送礼(7宗)、政治暴力、恐吓和骚扰(1宗)、利用种族和宗教促进恶感或敌意(1宗)、投票日犯下违法行为(25宗)。

他说,至于有关候选人发表仇恨言论案例则有1宗,比金马仑国席补选的4宗和士毛月补选的3宗来的少。

“不过,在宴客和送礼的案例则有上升趋势。早前的金马仑补选有4宗,随后在士毛月补选增至5宗,晏斗补选就升至7宗。”

他是今日在记者会上,如是披露。叶瑞生说,希盟和国阵在竞选期间都举办了各种宴席,为选民提供食物,希盟也在类似的嘉年华会提供免费健康检查等服务。

他指出,森州行政议员拿督依斯迈达益以及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在为希盟候选人竞选期间,也分别以其官方身份承诺会解决残疾中心和老人院面对的问题。

“不过,问题是《1954年选举罪行法令》并没有具体提及滥用国家资源的罪行,即利用其身份地位许诺来影响选民投票倾向。”

他认为,这也显示有必要再次检讨和改善《1954年选举罪行法令》,预防类似事件的发生;如今已经2019年,不应该让该法令停留在1954年。

出席记者会这包括净选盟2.0主席范东平、指导委员会成员亚历克斯、全球净选盟代表莎拉祖、秘书处成员李忠伦、ENGAGE行政人员李维达和行动大马成员邱建兴。

另外,范东平也对人力资源部长古拉在晏斗补选演讲中,提及种族性言论一事感到失望。

早前古拉在一场竞选讲座上以淡米尔语发表演说时说,若印裔选民不支持希盟候选人斯特兰,他将感到羞耻。

范东平说,虽然古拉、依斯迈达益以及房屋及祖莱达的行为不属于选举罪行,但却有违道德。

“古拉虽然不是在羞辱其他种族,但是以种族和宗教方式捞取选票的行为令人失望。”另外,李忠伦也披露,由于有些事件不属于选举罪行,以及有些案件无法鉴别是究竟是哪一方所抵触,所以没有计算在选举不当观察数据内。#

支持者投票日仍拉票

净选盟2.0、非政府组织ENGAGE以及行动大马皆在晏斗补选投票日当天,派员到投票中心进行观察,并发现希盟和国阵支持者皆有犯下的选举罪行。

邱建兴指出,希盟和国阵支持者在投票日当天(13日)仍涉及各项竞选活动,尽管竞选期已经在4月12日深夜11时59分结束。

“这包括竖立选民参考展位、高呼口号及在投票中心外挥舞旗帜,这都违反了《选举罪行法令》第26条文。”

李维达披露,他们还发现希盟和国阵准备车辆载送选民,此举已经违反《选举罪行法令》第20(3)和(4)条文。

他说,他们也在投票中心发现有投票代理在笔记本上记录前来投票的选民号码,并违反第5(2条文),破坏选举的保密性。

因此,净选盟2.0、ENGAGE以及行动大马也谴责希盟和国阵公然违反选举规矩,并要求警方迅速调查这些事件。他们认为,缺乏执法和没有针对起诉也导致选举罪行日益猖獗。

他们也建议竞选执法队伍和警方合作,打击选举罪行,包括选举委员会也应该和总检察署探讨,提控这些罪犯的可行性。#

犯选举罪行却没提控

范东平也指出,509大选变天后,从第一场补选,即双溪甘迪斯起至晏斗补选,累计的选举罪行投报已达千宗,但至今没有一起被提控。

“所以,问题出在哪里?是缺乏证据还是警方没有好好调查,这些我们都不清楚!”“事实上,警方指向投报人汇报调查进展也不正确,其实全民都有知情权,包括总检察署也要解释为何没有任何提控。”#

 

亚历克斯(左起)、莎拉祖、范东平、叶瑞生、邱建兴、李维达和李忠伦公布晏斗补选观察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