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人觉得我嫩难胜任” 赛沙迪:用行动证明

(布城24日讯)希盟执政即将满一周年,青体部部长赛沙迪身为最年轻的部长,他坦言,担任部长期间确实面对不少挑战。

他说,许多人都觉得他太年轻,认为他难以胜任部长职位。

“不过,我告诉自己,要证明自己的能力,就是要通过推动更多良好的活动和惠民计划来证明一切,不是用语言去反驳。”

他周二在布城青体部总部接受本地媒体联访时,如是披露。

赛沙迪说,在青体部将近一年的时间以来,就成功推动了3大项非常具有成就的计划,即“国家未来领袖学校”(MFLS)计划、运动员特别健康计划以及为前囚犯提供就业计划的“黄丝带”计划。

他说,国家未来领袖学校计划旨在培育青年领袖,目前该计划已经进入第2期,预料年秒可培训3万名青年人才。

“另外,运动员特别健康计划在初期时确实面对难题,因为这需要很大的成本。不过,我还是认为,这是必须争取的。至于‘黄丝带’计划,则是通过税务奖掖的方式,鼓励雇主聘用前囚犯。”

他说,目前他也正在和公共服务局合作,以让当局吸纳前囚犯,因为政府不能一味鼓励私人界吸纳前囚犯的同时,自身却没有去实践。

“接下来,我也会继续关注青年就业计划、并会和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合作推出可负担房屋和首购族计划,预料7月会有宣布。另外要关注的课题就是有关18岁的投票年龄。”#

灌输职员守时重要性 迟到一分钟缴1令吉

赛沙迪指出,为向部门职员灌输纪律和守时的重要性,大机构至小机构都设有存钱筒,每迟到一分钟就要缴纳1令吉。

“所以有时你会看到他们(职员)跑很快,赶去搭电梯等。”

向敦马学习而来

他说,这一套方法是从首相敦马哈迪处学习而来,在该部推行已经一段时间。

他说,他在第14届大选前就在马哈迪的团队担任政治研究员,并和马哈迪相处了一段时间,而且对方对他影响深远。

他说,马哈迪每次在早上8时30分上班,准时下午5时30分离开,然后几乎每晚都有活动,晚上10时才结束,有时还要召开会议直至凌晨12时。

“马哈迪每日早上5时起来,7时出门,我们一起吃早餐,日复一日。周末的时候情况会更严重,因为活动更多。作为一个跟随他的年轻人,有时我也吃不消。”

他说,有些人说要在工作和私人生活之间取得平衡,但此刻他还是以工作为重,其团队也是如此。

当记者打趣地问,存钱筒现在有多少钱时,赛沙迪也笑说这是好问题,但他不确定。

“我只知道我迟到过两次或三次,但不记得有多少钱,这要询问秘书长,因为是他掌管。”#

与宣传员会面商讨  BTS有望明年来马

韩国人气夯团“防弹少年团”(BTS)有望将在2020年来马!

青体部长赛沙迪披露,大马体育馆机构(PSM)主席兼亚航集团首席执行员丹斯里东尼费南德正在致力促成此事。

“我已经会见了防弹少年团的宣传人员,相关的事宜仍在商议程序。我们是希望防弹少年团可以在2020年的马来西亚旅游年来到大马。”

他说,已经把该事务委托给东尼费南德处理,对方最近成功举办了大马体育馆机构开放日活动,邀请200多位的世界级的娱乐业业者出席参与。

赛沙迪指出,很多时候人们都把娱乐业视为娱乐和年轻人的消遣,忽视该行业所带来的经济效应和价值。
他说,不过,事实上,该行业为我国带来了大约40亿美元的利润。

他说,早前在我国举办的世界摩托车锦标赛(MotoGP)就吸引25万名访客,而英国创作才子红发艾德(Ed Sheeran)的大马演唱会就吸引4万5000人,门票在3天就售罄。

“当大家看到我国举办娱乐活动的能力,都纷纷展现了兴趣,所以娱乐极具吸引投资的潜能。”

他认为,假设大马再不力争上游,新加坡就会在这方面遥遥领先。

“很多人都选择去新加坡办演唱会等活动,不来大马。如果防弹少年团去新加坡,大马、印尼和泰国的粉丝都会选择去新加坡看演唱会,届时,我们就失去这契机,我们的体育馆将不具竞争力,大马将望尘莫及。”

他说,在娱乐税方面,新国也比我国低,我国的娱乐税大约是23%。

他指出,早前大马体育馆机构因为管理层问题和涉及政治委任,导致在租用体育馆时面对许多限制,让娱乐投资者止步。

“不过,经过改革后,情况已经改善,利润也在短期内高升。目前大马体育馆机构正致力把大马体育馆打造为娱乐枢纽。其实体育馆不仅是办体育活动而已,也包括娱乐,而体育、娱乐和旅游其实都是关联的。”#

大学预科班固打 待内阁宣布立场

赛沙迪指出,预计内阁将在本周三商议非巫裔或非土著大学预科班(Matrikulasi)固打一事。

“大学预科班固打议题将会被带至内阁会议讨论。至于最终的结果则有待内阁会议作出决定。”

他是被媒体询及政府正在检讨大马预科班固打制一事时呼吁大家耐心等待内阁商议,因有了决定后就可以知道政府明确的立场。#

 

赛沙迪:迟到就要罚款,每分钟1令吉,我也贡献了2、3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