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书找工面试 首天就做杂工 女子欲辞职 被索偿禁锢

(吉隆坡29日讯)通过社交媒体找工作似乎已成现代人求职的管道之一,然而在这过程中,务必小心谨慎。首都一名社会新鲜人通过脸书贴文,找到一家美睫及美甲公司,仅经过一轮面试,就决定到该公司服务,且签署一份为期一年的服务合约。

罗善洳来自吉隆坡蕉赖,年仅19岁的她在这个月初,从脸书阅读到一家美睫及美甲公司的招募员工贴文,而有美睫技术基础的她,对这项工作非常有兴趣。

“我留言后,那家公司负责人就通过脸书讯息(messenger)我,并且安排面试。”

她说,本身是于这个月12日到该公司位于蕉赖的分行进行面试,面试后她就马上获得录取,惟必须签署一份为期一年的服务合约。

“我当时应征的是美睫,但那间公司要求我学多一门技术,即美甲。因此,我就报读了为期9个月的美甲课程,那个美甲课程学费4888令吉。”

“那家公司给我的底薪是每月1000令吉,由于我有报读美甲课程,因此学费必须从我的薪资扣除,即每个月须扣除500令吉,为期9个月。”

罗善洳周一是在民主行动党联邦直辖区公共投诉局主任游佳豪的协助下,召开记者会,叙述本月初通过脸书找到工作后的经历。#

工作与面试内容不符

她指出,在面试和签署合约后,她被安排在隔日开始上班,然而上班首日的内容却是打扫、整理店面和考试,与面试时的工作介绍完全不符。

“第一天上班,我就被要求扫地、拖地、洗2间厕所、擦窗口、抹桌椅等。过后,老板娘就来测试我的美睫技术,而这就是我第一天的工作内容。”

“第二及第三天,我的工作内容也是跟第一天一样。因此,第四天,我与2名男性友人到公司,要求辞职解约,却被老板娘出言恐吓,指解约必须赔偿、收律师信等。”

她说,本身被老板娘要求缴付3000令吉毁约金,否则她与有人禁止踏出店门。

“老板娘大声嚷嚷,叫员工锁门,把我们关在店内,甚至说要报警处理。”

“我们最终是趁老板娘不注意时,才逃出去。”#

老板娘报警控诉善洳友人施暴

罗善洳表示,她与友人逃出店后,便到警局报案,而那名老板娘随后也到警局报案,控诉被其友人施以暴力。
“我们到警局报案后,警方是站在老板娘那边,要求我们赔偿了事。”

“我们在警局耗了大半天,从中午1时到晚上8时。由于我还有事要处理,因此我最终还是妥协,通过网络银行转账给她。”

另一方面,罗善洳的其中一名友人蔡镓蔚指出,当时他们被关在店内时,他的另一名友人为了他们的安全,拿起手机拍摄当时的情况。

“然而,那名老板娘看到我的朋友在拍摄后,就作势要抢他的手机。间中,发生肢体冲突。”

“我们到警局报案后,老板娘也到警局报案。她跟警方说我们先动手打她,而警方则出面要求我的朋友给她掌掴,以平息这起事件。”#

游佳豪:老板娘行为可构成非法禁锢

游佳豪认为,由于老板娘禁止罗善洳和她的友人踏出店外,已经可构成非法禁锢的罪行,警方可援引《刑事法典》第365条文(非法禁锢)调查。

他说,一旦非法禁锢罪名成立,涉案者将被判坐牢最高7年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他也提醒社会新鲜人,需通过正规管道找工作,以免跌入不法分子的圈套。

“我们能够在社交媒体看到,有许许多多的工作类型,而罗善洳的案子就是最佳例子。”

“尤其是要签署合约前,必须读清楚合约内容,因为有些雇主会开出不合理条件。若要解约,甚至必须做出高额赔偿。”#

公司负责人澄清有提醒解约条款

美睫及美甲公司负责人澄清,本身是二次提醒“若终止合约,需赔偿3个月薪金”;至于“掌掴平息风波”是罗善洳友人脸“贴上去”的。

美睫及美甲公司负责人周小姐在接受《光华日报》电访时表示,罗善洳本月初面试后,她有向对方二次提醒,签署合约后,若一年内提出终止合约,需以3个月薪金做赔偿。

“在跟她说明合约内容时,我有特别提醒她这一条款。当她准备签合约时,我又在提醒她多一次。当时,她马上答应就签署了。”

她说,由于该公司是服务业,开店前打扫店内乃合理要求,每一名员工都必须要负责打扫。

“其实,公司有3层楼,底层是服务客人的,打扫的项目比较多;二楼是上课的,只是扫地、清洁厕所而已,由于当天和她打扫的一名职员请假,因此我才让她一个人打扫。”

“她在打扫的当下,我有通过闭路电视观察她打扫情况。我看到她只是随便打扫。”

周小姐解释,签署一年服务合约是根据劳工法令制定的,主要目的是保护雇主。

“至于课程,我们是给予员工优惠,是让员工先上课,再从薪资里面扣除,这些罗善洳都已经了解。

称男生提出掌掴换不提告

针对警局“掌掴平息风波事件”,她则回应,由于当时是罗善洳的男性友人先拿起手机,且发出恐吓言论,才表示欲报警要求警方处理。

“所以,我才要求不让他们离开。她的男性友人,比较高大的那位还动手打我。”

“我到警局后,那个男生一直求我不要对他采取行动。警方也以对方年龄尚幼,希望我们能够平息风波,是那个男生提出让我掌掴换去不提告的要求。”

“过后,是那个男生脸自己‘贴上来’,我只是轻轻巴了一下。”

无论如何,她表示,本身保留法律追究权。#

罗善洳(左)控诉,指本身未在美睫及美甲公司学习到课程,还需要当打扫员工,欲离职却被要求缴付巨额赔偿金。

 

罗善洳(左2起)在游佳豪的协助下,召开记者会警惕在社交媒体求职需谨慎。左为蔡镓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