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很多部长表现莫名其妙 希盟政绩不及格

2018年5月9日,我国实现政党轮替,政局也出现巨大变化。作为国阵成员党之一的马华公会,从原有的7个国会议席11个州议席,骤减至1国3州议席。一年后的马华,领导人更迭、续留国阵等变化,是否让“老大”拿督斯里魏家祥喘不过气来,且看《光华日报》专访魏家祥,聆听这一年,他对于我国政局亦或是党内的变化看法。

执政百日后 太多乱象不停U转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认为,希盟执政一周年表现不及格,他只打48分,并在点评内阁成员时,仅为一人点“赞”!

魏家祥说,希盟执政的首100天,仍算中规中矩,能给予50分的及格分数,但随着日子逾拉逾长,看到我国太多的“乱象”和“U转”,他只能给予不及格分数。

“如果及格分数是50分,我会扣个2分,现在只能够给希盟打48分,也就是说希盟表现并不及格。”

“目前的政府有太多的‘U转’,说没钱又提出很多莫名其妙的新构思。然后,一方面说要还债,但是举债的现象比过去还高;一方面又宣布要搁置大型计划,如今又宣布恢复这些计划,我发现到间中有太多的‘U转’。”

“希盟说100天不够,我们给你一年的时间,关键是你在这一年什么都没做。你说要废除大道,可是你没有废除17条大道,可以1到3条先废除,好不好,我们没有看到!”
询及哪个内阁部长表现时,魏家祥给出的答案是:“很多部长的表现很令人‘莫名其妙’!”

他点名,“白鞋换黑鞋论”的教育部长马智礼、“提出飞行车概念”的企业发展部长拿督斯里莫哈末礼端、“大事不能管,小事都去管”的财政部长林冠英、“教人民一天一汤匙棕油”的原产业部长郭素沁、“马来西亚没有同性恋”的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长拿督莫哈末汀可达比等,都应该遭到撤换。
针对哪个部长可圈可点,较值得嘉奖的,魏家祥则给出:“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哥宾星吧!”

他认为,哥宾星无论是在国会回答问题,亦或是提出政策上,都值得给予鼓励。

“他在国会回答问题,都相当专业,他不会故意转移视线,甚至在很大的程度上,以专业的角度回答问题。他在这方面,做得蛮得体的,他虽然是来自行动党。但,对于我来说,做得好就应该给予赞美。”#

马华留国阵 强化多元性与中庸

入党者超过退党者,魏家祥坚持:“巫伊合作需秉持二大原则”。

魏家祥坦言,经过509后,马华的确面对一些批评声浪,有者要求马华退出国阵,但党最高领导层在观察一段时间后,认为反对党阵线不能有单一色彩,决定继续留在国阵。

“509后,马华面对两大选择,即留守国阵或退出国阵。我们观察了一段时间,你(记者)认为今天马华要走的路,是不是要加入希盟,你(记者)都觉得不可能。”

“马华与行动党走的路线不一样。马华既然已经成为反对党,不如就扮演好作为反对党的角色,反对党的角色是监督和制衡。但,监督和制衡的角色不可能是一个人,不可能孤军奋战,反对党也必须要有反对党的联盟。”

他说,马华决定留在国阵前,其实大可以选择离开国阵,完全放手给两大反对党去合作,即形成巫统和伊斯兰党的合作局面,但马华亦可以选择强化国阵的多元性,与巫统和国大党配合,壮大反对党势力。

“我已经说过了,巫伊的合作必须符合二大原则,即必须符合联邦宪法以及不能够违背当年创办国阵的初衷和精神,也就是少不了多元性和中庸性。”

入党者增 青年居多

魏家祥表示,尽管一些党员不认同马华继续留在国阵,选择退党,但截至目前,加入马华者超过退党者,且入党者年龄都介于40岁以下的青年,似乎青年都能够接受目前马华所做出的决定。

“从509到现在,只有1150名党员退出马华。但,加入马华的党员有超过2000名,当中40岁以下的青年超过40%。”#

大学生失业 给拐杖治标不治本

政府需确保社会新鲜人具竞争与生产能力,给予“拐杖”仅治标不治本。

近期,财政部长林冠英提出为社会新鲜人提供“额外奖励收入计划”。然而,在魏家祥眼中,这只是治标不治本,且消耗国家资源,甚至无法持之以恒的计划。

他认为,林冠英应找出问题的根本,即到底是大学生找不到工作,还是有工作但不要做,亦或是一些工作不适合他们做。

“我对财政部长的(社会新鲜人额外奖励收入计划)建议感到有点莫名其妙。当然,他对目前失业的人来说,可能是一个好消息,可是如果了解整个经济运作,尤其是中小型企业所面对的问题,这项计划时未见其利,先见其弊。”

魏家祥认为,政府应确保社会新鲜人具备竞争能力和生产能力,否则两年给予的“补贴”结束后,这些在“额外奖励收入计划”下的员工很有可能面临裁员的窘境。

他建议,政府可通过教育方式,让本地人出来社会就符合“市场需求”(marketable)。#

大学预科班 火箭无法制衡首相

反击林冠英“词穷”,行动党拥42个国会议席,在大学预科班政策下应“超越”马华,而非继续维持90:10的框架。

针对林冠英指大学预科班乃马华的“杰作”,魏家祥形容“林冠英已经词穷”,且批行动党无法制衡首相敦马哈迪,只敢将枪口对准马华。

他说,大学预科班是马哈迪第一次任相时,在1998年提出,当时的框架仍是100%给予土著学生。

“直到2002年的时候,我们认为大学预科班理应也给非土著生。因此,当年通过内阁改变至90%给土著生,10%给非土著生。”

“当年的马华是从0争取到10%。曾几何时,马华像行动党一样,拥有42个国会议席,我们只有7至15个席位,最高也才到31个席位。如今的行动党拥有42个国会议席,却无法制衡敦马。”

魏家祥指出,尽管大学预科班的框架是90:10,但马华仍不断推进,甚至让非土著生在大学预科班制度下拿到13%的学额。

“当年,大学预科班学额是2万5000人。虽然很多时候没有满2万5000人,但我们要求政府仍保留2200个位子给非土著生,所以当马来生少的时候,非土著生依然能填满位子。”

“在90:10的框架下,马华打破了过去的传统。去年,就是最好的例子,在大学预科班的非土著生就超过了13%。”

他认为,行动党在希望联盟内,应提出“破除种族固打制”,即便无法破除种族固打制,也应该提出增加非土著生的比例,而非继续维持90:10的框架。

“他(行动党)只有赖马华,看来这是他们唯一可以做的事。”#

大道过路费 从废除变征拥堵费

以石油税为例,魏家祥指希盟惯用“偷换概念”模式。

魏家祥指出,希盟惯用“偷换概念”模式,无论是在废除大道收费,亦或是承诺给予20%的石油开采税等。

他说,在废除大道收费课题上,希盟自己无法兑现承诺,就以“偷换概念”模式,将废除大道收费“变”成征收拥堵费。

“这跟承诺给予20%的石油开采税一样。当时,希盟承诺给予20%的石油开采税,但结果出来是给予石油盈利的20%,这就是‘偷换概念’的最好证明。”

“国阵从来没有逼希盟去承诺废除大道收费,是希盟自己承诺。如今,是希盟自己做不到,然后将责任推给国阵,这逻辑在哪里?”

他更引用行动党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曾发表的“只需要250亿令吉就能够收购全国所有大道,进而废除大道收费”言论,要求希盟花费250亿令吉收购全国大道,兑现废除大道收费的竞选承诺。

“如今的潘俭伟是谁?他贵为财政部长的政治秘书,他有这个权利,他甚至可以‘影响’他的老板,发挥他的经济奇才,用250亿令吉收购全国大道。”#

为马华未来 做对的事不怕咒骂

秉持“做对的事”,魏家祥不怕网民咒骂。

魏家祥指出,作为马华领导人,他的每一步都必须思考马华未来道路,因此即便网民的咒骂多难听,他也已经习以为常,最重要的是坚持作对的事,不要被“咒语”给影响。

“我发现最近网民对我的‘咒语’似乎收敛了许多。但,不管过去你对我说了些什么,我都不会把它放在心上,毕竟嘴巴是你的,你要怎么说,我管不着。”

“我只要扮演好我反对党的角色,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把百姓的问题处理好,我已经心安理得。”

对于党内,魏家祥则呼吁党员必须调整心态,做出一些改变,毕竟身为反对党,已经不像过去拥有资源。

“过去,看问题的视角也必须要改变。今天,我们提出问题的时候,我们要比较理性的提出问题,甚至在某些程度上给出看法和建议。但是,不能再像过去一样,提出本身的主张,毕竟已经不再是政府。”#

魏家祥接受《光华日报》专访,对国内政局侃侃而谈。
魏家祥接受本报专访后,与记者陈志玮留下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