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首都办穆斯林集会 是否为特定政党争取支持?

(吉隆坡9日讯)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质疑,上周六在首都举行的穆斯林集会,究竟是要捍卫伊斯兰教和宪法,抑或是为特定政党争取支持?

“我欢迎穆斯林以捍卫伊斯兰教主权和宪法为目的举行集会,我全力支持这项目的。”

“但我不禁要问,其目的真的是捍卫伊斯兰教主权,或旨在为特定政党争取支持?”

马哈迪昨晚(8日)在其部落格chedet.cc发表题为《捍卫伊斯兰教主权》的文章中,这么指出。

他说,据媒体报道,此集会是要提醒政府不忘伊斯兰教的地位,但带头和发表演说的人,却是巫统和伊斯兰党的领袖。

“如果它是要捍卫伊斯兰教主权,它不应该只是局限于特定政党而已,这些政党肩并肩并无法反映穆斯林团结,甚至是分化和区隔大马的穆斯林。”

马哈迪指出,伊党很早以前就指控巫统党员是异教徒(kafir),因为他们跟异教徒合作,而这项指控仍没撤回。

“甚至是哈迪训词(Amanat Hadi)指控巫统政府是异教徒,以及为对抗巫统政府而死的斗争者,就是烈士。”
他说,伊党和哈迪训词的这番指控,首次分裂马来人。

他指出,所有马来人都信奉伊斯兰教,包括伊玛目沙菲(Imam Shafie)所领导的逊尼派。

“他们对于伊斯兰教的看法或理念,从古时候起就没有不同,直到伊党成立并指控巫统跟异教徒合作,因此是异教徒,他们才深度和严重的分裂。”

他说,伊党人十分偏执于这项指控,有者认为他们的父母加入巫统,就是异教徒,以及指控巫统人的婚姻无效,必需重婚,甚至是巫统人宰杀的牲口不清真,伊党人不可食用,诸如此类的情况多不胜数。

他说,一直到现在,伊党不曾撤回巫统是异教徒及哈迪训词的指控。

“对于伊党而言,人民不加入伊党就是异教徒,根据伊党,只有伊党党员才是真正的穆斯林,可以肯定的是,穆斯林在非伊斯兰教国家寻求庇护,就是异教徒。”

“伊党联合巫统,怎么就有权声称他们的集会反映穆斯林团结,以捍卫伊斯兰教主权?”

“一些有职位的人,对伊党和哈迪训词指控保持沉默。”

伊党成立 分裂穆斯林

马哈迪指出,有穆斯林据称要奉行伊斯兰教教义,但他们却专注在含政治元素的小事,反之,却严厉禁止没有得到他们训诫的伊斯兰教。

“现在我们已加入穆斯林之间的战争,他们不惜杀害穆斯林,而这是伊斯兰教所禁止的事。这些有意捍卫伊斯兰教主权的穆斯林,却没有展开运动,以说明杀戮的罪恶,尤其是杀害穆斯林。”

他说,穆斯林原本是情同手足,但随着伊党成立,这已消失殆尽,因为该党错误的利用伊斯兰教,以粉碎伊斯兰教马来人在伊党成立前,所享有的手足情谊。

“更严重的是,在集会时以阿拉之名加剧政党的分裂政治,阿拉之名被用在合理化否决伊斯兰教教义之举,也就是没有充分理由就将穆斯林当做是异教徒。”

马哈迪指出,伊斯兰教禁止偷盗,但伊党却跟因盗贼统治而恶名昭彰的前朝政府谈判与合作。
“现在伊党继续与因为偷盗,而被社会所拒绝的人肩并肩。”

不实指控 含政治意图

马哈迪说,很多马来人一直指控现任政府没有捍卫伊斯兰教主权,但一个又一个来自其他伊斯兰教国的代表团,却直言大马是伊斯兰教国典范,以及敬仰作为伊斯兰教国家的大马。

“他们表明希望看到他们的国家变得跟大马一样,甚至是说,他们国家百分百的穆斯林人口,却无法治理和稳定他们的国家,要发展他们的国家还有很长的路。”

他说,全体人民信奉伊斯兰教的这些国家,常常互相仇视、杀戮和开战,以致被迫迁居至非伊斯兰教国家。

“族群差异、伊斯兰教教义理念差异、政治差异、领袖差异阻扰和平。他们常常被迫向非伊斯兰教强权的要求低头,有者被犹太人影响,不管是直接还是间接。”

马哈迪指出,这些国家的穆斯林赞叹大马伊斯兰教,并没有指控大马的伊斯兰教主权没有得到捍卫,只有大马的穆斯林才会说三道四。

“其实,向政府抛出指控不是因为没有捍卫伊斯兰教主权,而纯粹只是政治,在这方面,基于非宗教利益,圣洁的伊斯兰教变得不堪。”

“我再一次询问(伊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和伊党,他们是否仍是不承认我,以及非伊党党员和支持者的伊斯兰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