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福党谎称作法事驱噩运 老妇被骗走6万积蓄

(吉隆坡15日讯)老妇逛巴刹遇祈福党,不幸被骗走辛苦存下的6万令吉老本。

姜娣(72岁)指出,她在星期一早上如常到安邦太子园巴刹买菜,丈夫把她载送到巴刹后,便到附近的油站等她。

她说,在选购东西时,突然一名口操广东话的妇女向她询问,是否知道哪里有卖红姜,就在她回答不知道后,突然另一名妇女从后方凑前说,知道哪里有卖红姜。

“我看她们在聊,就先离开走到别的档口买东西。”

那两名妇女之后再走近她,继续说红姜对皮肤病有帮助,其中一人曾经也因为皮肤病用红姜治愈。

由于她的孙女也从小患有皮肤病,听到红姜可以医治皮肤病,便开始相信这两位妇女说的谈话。

姜娣今日在女儿蔡佩珊及行动党莲花苑州议员黎维昌的陪同下,叙述事情的经过。

她之后一直随着这两名妇女一直走到附近住宅区的一间屋子,发现有一名年约20多岁的年轻女子已经在屋外等候。

该名年轻女子开始问姜娣的家里成员有多少人,姜娣也老实地告诉该名女子,自己与儿子及丈夫同住,这名女子之后开始恐吓说姜娣的家庭会有血光之灾。

当时那三名妇女开始说服她把所有的积蓄拿出来,以作法事驱走家里的噩运,她也信以为真。

由于丈夫一直拨电追问行踪,准备载她回家,这群妇女给了她一组号码,要她提款之后再跟她们联系,以便可以拿到钱为她做法祈福,更警告她不可以把事情告诉任何人否则全功尽弃。

“我老公知道后,一直劝我不要相信,但我已经很害怕了,所以私底下还是照着她们的指示去做。”

她待丈夫出门上班后,悄悄地拿了存折到附近银行提款,并拨电跟其中一名妇女联系,确定会面地点。

银行致电询问提款 女儿来不及阻骗案

姜娣的女儿蔡佩珊(39岁,银行职员)说,由于妈妈的定期与她联名,所以在妈妈第二次提款时,银行便致电询问她是否真的要提款。

“银行问我是否家里要装修,所以需要一次提那么多款项,但我不确定,我要银行先不要批准这笔提款,之后我便致电询问妈妈。”

她说,当时电话另一头的妈妈说话非常慌张,甚至坚持不说提款原因,她便知道当中必定有诈,要求妈妈不要相信,提高声量要妈妈不要把钱给这些人,但妈妈不听,甚至把电话盖掉!

她随后联系弟弟和爸爸,自己也赶回家里看妈妈到底发生什么状况,奈何为时已晚。

周志坚:避开闭路电视 祈福党熟悉巴刹环境

安邦太子园饭商公会主席周志坚指出,太子园巴刹总长约100米,共安装了24个闭路电视,就是要防止扒手及迷幻党。

但这几个祈福党似乎熟悉巴刹的环境,因为她们带走姜娣时,是走的路线是闭路电视无法拍到的地方。

无论如何,周志坚表示,该公会的理事将在回去重看星期一早上的笔录电视,希望能够找出相关画面,确认可以人士。

他说,太子园巴刹不是会出现扒手及祈福党,而举例上一次出现祈福党大约是半年前。

周志坚希望,无论是遇到扒手或者祈福党的受害者,都能够向警方报案,以便警方在掌握相关数据后,可以加派警力进行巡逻。

他说,当饭商公会与警方交流时曾要求加紧巡逻,但警方表示,他们没有接获投报,即使有也只是身份证报失,并未说明遗失身份证的原因。

安邦再也市议员蔡耀宗表示,他有拨款每天请两名人士巡视太子园巴刹,而星期日人潮多的时候,会加派人手到4位。

他表示,在事件发生后,他们会考虑增加巡逻人手,以保障市民的安全。

民主行动党莲花苑州议员黎维昌促请民众,若遇到骗案或扒手,必须马上报警,让警方在掌握数据后,可以向总部要求加派人手巡逻。

骗徒把钱放环保袋 称3天后才能打开

姜娣说,她到银行提出第一笔3万9000令吉的定期存款,虽然银行有询问原因,并劝她说一次提走那么多钱,走在街上很危险,但她坚持要提走款项。

“银行职员问我要那么多钱做什么,我也答不上。他问我是不是要装修用,我也随口说是,他之后就让我提款。”

她一提好款,走出银行,其中一名妇女就从远处走过来把她带到六福园附近,并上了一辆轿车。

车上除了其他两名早上遇见的妇女,还有一名开车的男士,除了较为年轻的女子,其他3人年龄都介于30至40岁,他们都说得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口音也不像外地人。

她们之后拿了姜娣的钱放入蓝色环保袋,把姜娣载回住家,要她把环保袋藏好,3天后才能打开,姜娣也深信不疑。

她们在聊天中,知道姜娣还有另一个定期存款户头,便说服姜娣必须把这些钱都提出来,否则家里的噩运无法完全解除。

“由于我很怕,我回到银行,哀求她们让我拿走另一笔定期,虽然最后定期拿不成,我还是拿了自己的储蓄户头里的1万9000令吉给她们。”

她说,整个过程在车上发生,没有注意到这些人是否有把钱放入环保袋。

坚持户头两人签名才可提款

姜娣说,她在之前也时常听闻祈福党和迷幻党的新闻,她甚至还跟女儿说过,担心自己会遇上这样的事,殊不知,她真的遇上还被骗了6万令吉。

她说,这次事件之后,她坚持自己的银行户头必须要与家人联名,而且必须要是两个人签名才可以提款,以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至于早前妇女给她的联络号码,她表示,目前这个电话号码还是可以拨通,只是再也没有人接听。

提到妈妈的存款几乎被骗光,蔡佩珊(右)不禁流泪。左为姜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