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频“约会”东盟,澳大利亚有何考量

ttxvn_asean2.jpg

东盟—澳大利亚联合合作委员会召开第九次会议,图为会议现场(图源:越通社)

据越通社消息,东盟—澳大利亚联合合作委员会近日在印尼首都雅加达东盟秘书处总部召开第九次会议,讨论东盟—澳大利亚合作情况及未来的发展方向。会议上,双方共同评价在政治安全、经济、文化社会等领域上的合作所取得的成果。澳大利亚承诺继续协助东盟实现共同体建设及2025年东盟愿景,高度重视东盟在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中的核心作用。

澳大利亚目前是东盟第七大贸易伙伴和第五大外资来源地。澳大利亚向东盟—澳大利亚打击人口拐卖的合作、大湄公河次区域贸易和交通便利化、湄公河流域水源管理等项目提供援助。在教育领域中,澳大利亚已向正在该国攻读的东盟各国学生颁发1175个奖项,同时将为该国1.85万名学生赴东盟各国学习创造机会。

其实,澳大利亚早在1974年就与澳大利亚建立“对话伙伴”关系,并于2014年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签有具体的五年期实施行动计划(2014—2019)。此外,澳大利亚与东盟成员国峰会每两年举行一次,首次会议于2016年在老挝首都万象举行。特别是2018年3月,第二届澳大利亚—东盟峰会在悉尼召开,这是澳有史以来第一次“做东”,单独邀请东盟国家赴约,引发国际舆论广泛关注。

澳大利亚近年来与东盟越走越近背后,有着深刻经济与安全战略考量。中国南海新闻网注意到,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网站曾于2018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曾表示:“澳大利亚总是对自身定位摇摆不定:究竟是一个亲近东南亚的亚洲国家,还是一个坐落于太平洋的欧美国家?”这种疑问,反映了身处亚太区域的澳大利亚面临的身份认知和政策制定的困境。

北京外国语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澳大利亚研究会副秘书长胡丹表示,澳大利亚人口中仍以欧洲移民为主的现实,造成了其多元文化政策更多是一种为之奋斗的“理想”,整个国家的政治治理和文化心理上都是靠近“欧洲”“西方”的。

但另一方面,澳大利亚距离亚洲更近的地理位置,与亚洲国家经济交往的日益加深,以及人口中亚洲移民比例的逐渐升高,都使“澳大利亚是英国在海外的一个基地”的传统认知逐步发生了变化,澳大利亚对英联邦的归属感也一直在弱化,越来越多地“融入”亚洲。

“如果说澳大利亚要‘融入’亚洲,与亚洲打交道,东盟国家就像‘边陲’,是‘前阵’。”北京外国语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澳大利亚研究会副秘书长胡丹分析表示,距离澳大利亚最近的印尼就是一个例子,在澳大利亚的外交版图中占有重要地位。

具体来说,从经贸关系看,东盟是澳大利亚的重要伙伴,6亿多人口无疑象征着巨大的消费力。加之澳大利亚对东盟的出口仍有提升的空间,且货物贸易上存在逆差,东盟无疑成为澳大利亚颇为看重的市场。在当今世界贸易保护主义、逆全球化思潮抬头的大背景下,东盟对澳大利亚经济的重要性愈发显现出来,这也可以看作澳大利亚分散风险的举措。

从安全和战略意图上来看,澳大利亚认为东盟这个近邻的安全会影响到自己的安全。同时,澳大利亚还认为东盟是“印太区域的地理和外交中心”,希望同东盟一起应对“恐怖主义、网络犯罪、传染病、水资源匮乏、自然灾害、贩卖人口”等跨国安全问题,认为东盟这个机制可以帮助建立并固化区域内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海外网-中国南海新闻网 栾雨石)

更多南海问题专业资讯与权威解读,尽在海外网—中国南海新闻网(www.nanhai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