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评:“世界之巅”缘何成为“死亡之顶”?

138077082_15584260802741n.jpg

资料图:珠穆朗玛峰(图源:新华网)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一名62岁的美国律师库利什(Christopher John Kulish)当天在尼泊尔一侧登顶珠峰后死亡。至此,珠峰“大堵车”导致的死亡人数已经达到11人,这也让2019年登山季成为2015年尼泊尔大地震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一个登山季。

2019年珠峰地区遭遇恶劣天气,导致窗口期变短——媒体援引登山人士的话称,今年5月仅有15日-16日、21日-23日和25日-26日三个登顶窗口期,这迫使登山者们不得不集中在很短的时间里尝试“冲顶”,最终导致大批登山者被堵在登山路上,许多人被困在海拔8000米左右的“死亡地带”长达数小时,无疑大大增加了登山者遇难几率。

而在客观原因之外,安全管理不足是更需要引起重视的因素——登山公司将许多经验不足者带上了珠峰。根据相关规定,民间登山者需要参加由登山公司组织的团队才能获准攀登珠峰。位于尼泊尔境内的珠峰南坡攀登难度较低,这里商业化登山开发也较早,拥有许多登山公司。一般来说,登山者除了要向尼泊尔政府支付1.1万美元申请登山证,还需要根据所获取的登山服务和装备的数量、质量差异,向探险公司支付的费用动辄数万美元。在巨大的经济利益面前,一些登山公司疏于审查登山者的相关资质和体检证明,将一些不适合攀登珠峰的登山者送上了珠峰。据新华社援引一名长期观察并记录尼泊尔登山情况的学者伊丽莎白·霍利的话称,一些登山者伪造了自己的登山资质证明,而一些公司则不论客户是不是具有资质,一律接待不误。这些公司和登山者的做法,实际上对每一名登山者都构成了安全威胁。

尽管在高山探险中,珠穆朗玛峰也并非难度最高的,但是自1922年第一次发生登山者在珠峰死亡的事件后,已经有超过200名登山者在冲击世界之巅的过程中遇难。当越来越多的人想要挑战生命极限时,无论商业公司还是个人,都需要做好足够的安全准备。(海外网评论员 聂舒翼)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