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荫权渎职罪服刑完提终极上诉 法院裁定撤销定罪

(香港中通社26日电)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曾荫权就“公职人员行为失当”定罪上诉至香港终审法院,香港终审法院26日一致裁定上诉得直,并撤销曾荫权的定罪及判刑。曾荫权感谢法院裁定他胜诉,渴望重过平凡的生活。

当天上午10时,香港终审法院宣布判决,曾荫权没有到法院应讯,由代表律师领取判决书。

当日,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以及终审法院常任法官李义、霍兆刚、张举能,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纪立信,一致裁定曾荫权上诉得直。

香港终审法院认为,原审法官向陪审团总结案情时,就控罪的两项元素——“明知故犯”及“严重性”指引不足。

就“明知故犯”,香港终审法院表示,当决策者作出相关决策时,已经考虑是否须要披露个人利益,但最终决定毋须这样做,此决定或可被称为“有意”;但因为他并没有忽视披露的责任,只是不知道或不认为他有责任披露,所以其不披露决定不能被称为“明知故犯”。虽然曾荫权的决定本身是错误的,但也不等同他“明知故犯”,亦不等于隐瞒。

香港终审法院续称,“明知故犯”这个元素富有争议性,但原审法官在指引陪审团时并未予以解释。

“严重性”方面,香港终审法院表示,本案由于未能确立曾荫权贪污,故此在评估曾荫权是否有罪时,必须考虑他不申报的动机、有甚么必须披露,以及不披露的后果等,但原审法官并没有就这些问题妥善向陪审团分析。

由于曾荫权已就定罪服刑完毕,香港终审法院认为,重审并不符合公义要求。因此,香港终审法院不作任何重审命令。

得悉裁决后,曾荫权发表声明说:“7年的缠讼,终于完结,我内心满溢感恩。” 曾荫权表示,去年向香港终审法院提出上诉前曾经过一番挣扎。这次诉讼令他和家人受尽折磨,心力交瘁,差不多耗尽他们夫妇二人的终身积蓄。但他抱着两个信念,要坚持到底,还自己应有的清白,他亦担心在不涉贪腐的情况下遗漏申报利益,其案例会令公职人员为了过份的避嫌而不再积极参与决策,导致施政失效。

曾荫权很感谢法院裁定他胜诉。未来他和妻子及家人渴望重过平凡的生活,会早晚祷告愿香港明天会更好。
2017年2月,曾荫权被香港高等法院原讼法庭裁定一项“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成,指他2010年至2012年担任行政长官期间,处理有关雄涛广播有限公司(其后更名为香港数码广播有限公司)3项申请时,没有及时申报和披露有关个人利益事项。曾荫权被判监20个月,上诉法庭及后驳回其定罪上诉的申请,但刑期获减至12个月。

去年12月,曾荫权获香港终审法院授予上诉许可。他今年1月刑满出狱,并在上月完成此次“终极上诉”的聆讯。(完)

 

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曾荫权就“公职人员行为失当”定罪上诉至香港终审法院。6月26日,香港终审法院裁定曾荫权上诉得直,并撤销他的定罪和判刑。图为曾荫权(左)早前到终审法院就上诉应讯的资料相片。 香港中通社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