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古当空气污染事件 卫长:748人呼吸困难 6学生出现焦虑症状

(布城28日讯)卫生部长拿督斯里祖基菲里说,截至27日午夜12时,巴西古当的呼吸困难累积病例为748人,709人为外诊病患,39人入院留医,当中有6人学生出现焦虑症状。

他续说,这6名年龄介于10岁至17岁的学生,在接受忧郁、焦虑和压力量表时出现焦虑的症状,当中3人也是早前金金河毒废料污染事件的受害者,部门会将这批学生转至儿童心理治疗提供辅导。”

祖基菲里今天在卫生部与能源、科技、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杨美盈,针对巴西古当的毒气再袭事件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如是表示。

他续说,医院在27日也接获4宗新病例,并在巴西古当卫生诊所接受治疗。

他说,一名在医院留医的病患已经获准出院,尚有4名留院,至今没有病患在加护病房接受治疗或死亡。

他说,病患的样本对氰化氫(Hydrogen cyanide) 硫氰酸(hiocyanate)及 挥发性有机物质(volatile organic substance )进行的检验显示,依然呈阴性。#

柔苏丹谕令州政府
关闭或搬迁污染工业

(新山28日讯)针对巴西古当再次发生空气污染事件,柔州苏丹依布拉欣陛下谕令州政府关闭或搬迁污染柔佛的工业。

陛下同时要求柔州和中央政府解释,为何继“金金河遭化学废料污染事件”后,同一个地区又爆发污染问题。

陛下说,人民健康远比污染工业所带来的经济价值重要。 陛下对巴西古当空污事件深感不满,因类似的污染工业只会危害柔佛人民和邻国新加坡。陛下也说,最近发生的空污事件暴露政府当局的无能和弱点,陛下对于当局处理巴西古当空污事件的手法感到失望,并以“可耻和彻底的不光彩”来形容。

依布拉欣陛下是接受《星报》专访时,斥责当局处理巴西古当污染事件的手法。

陛下指出,不想再听到“保证不再发生这种事”,并直言不想被空洞的保证一次又一次地蒙蔽。

“我们获得保证说,一切都很好。我们听到,政治人物和官员向我们派定心丸,但仅仅3个月后,柔佛人又再度面对这个问题。”

陛下表示难以接受仅仅3个月内再发生污染事件,虽是不同的祸源,但两宗污染事件竟在同一个地点发生。

“州政府今年3月耗资约640万令吉清理金金河化学废料。本月发生空污事件后,一名部长率先确认最新的污染事件,与早前的金金河遭化学污染事件有关,但之后又否认。这对我而言很混淆,也很矛盾,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他们应该派一个权威发言人。”

陛下表示,会向柔州政府建议“放弃或重新安置”影响柔州环境的工业,并指它们(工厂)不仅影响柔州人民,也危害新加坡人。

“当其他州属嫌弃塑料制造商,柔州却允许这些制造商在州内营运。我不在乎这些有毒工业所谓的经济价值,我只关心柔州人民的健康,这远比金钱来得重要。我不想政治人物,不论是州或中央,来告诉我有关经济效益。请停止这些。”

陛下敦促,州政府和联邦政府专注于为人民服务,不是忙着漫无目的的牺牲柔佛人民。#

病患血尿液化验没发现3气体成分
杨美盈:无法追查源头

能源、科技、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杨美盈说,巴西古当出现3种气体,当中包括对儿童及哮喘病患造成影响的甲硫醇( methyl mercaptan)。

她说,另两种气体为丙烯腈(Acrylonitrile )及 丙烯醛(Acrolein)。

“ 甲硫醇的出现是异常现象,会对高危群体,如儿童及哮喘病患造成影响。”

不过,杨美盈说,这三种气体都没有出现在病患的血液及尿液的化验结果,因此当局始终无法百分百确认学生的不适与上述气体有关。

她补充,这次事件不同于金金河事件,容易鉴定问题根源,在将废料移走就能解决问题。

“这次受影响病患来自不同的地区,受影响的学生来自8所不同的学校,他们的血液及尿液也无法追查污染的源头。”#

污染度高于全国地区

巴西古当的污染度高于全国任何一处。

杨美盈续说,巴西古当有2005家工厂,当中250家为化学工厂,缺乏系统化及永续的发展对环境带来长期的负面影响。

她说,据部门所知,巴西古当的空气污染是比其他国内任何一个地区都严重。

她说,高密集度的化学工厂发展蓬勃,对环境、空气、土壤和河流的承载能力造成影响,导致各种气体悬浮在空气中,加上未有适当的排污水影响了环境的稳定。

她续说,巴西古当发展缺乏完善的规划,化学工厂与学校及住宅区没有设立缓冲区,一些学校和化学化工厂之间的距离仅有300公尺的距离。

她表示,将在下周与化学业者会面,以要求业者提高排污标准,减低污染风险,以免事件重演。

“我不会以不负责任的态度,像演戏般把东西都移走了,然后对你说,一切都安全。”

询及政府会否指示将这250家化学工厂搬迁至其他地方时,杨美盈表示会分析高风险的学校及工业,再采取应对的方案。#

大马自然之友吁中央
成立皇委会彻查

(槟城28日讯)大马自然之友(SAM)呼吁联邦政府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彻查在柔佛巴西古当发生导致超过30所学校逾百名学生身体不适的化学污染事件,确定破坏人体和环境的罪魁祸首,并予严惩。

该会认为,委员会的任务也必需包括金金河污染。虽然当局已惩罚一些涉及丢弃废物的公司。这将允许调查深入到公众利益,确认化学污染根源,包括确定应该为事件负责的罪魁,以及导致事件发生的相关当局的职责与疏忽。

“此外,该委员会必须探讨现有法律所涵盖的层面,以及执法单位的能力与权限,为协助保护公众福利、健康和安全而提出建议。这不限于探讨现有的环境法令,也包括查究设立与计划工业区,特别是化毒和化学工厂,靠近学校、住宅区以及民众活跃地区的指南和条例。”

该会认为,当局必须确定类似污染受害者是如何治疗和拯救,包括他们是否获得足够的护理,全面了解他们的健康与幸福,在受到污染的短期和长期内的具体影响。#

祖基菲里:27日接获4宗新病例,并在巴西古当卫生诊所接受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