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大厦事件 “建得成,先负债;建不成,幸福来” 黄一鸣:只是变不是卖祖业

(本报讯)沙巴中华大厦建委会秘书长拿督黄一鸣昨日挺身而出,以一句「建得成,先负债;建不成,幸福来」概括沙巴亚庇同乡会馆联合会决定与沙巴及纳闽中华总商会以四千万令吉脱售该大厦地段予发展商,是「痛苦的最佳决定」。

他说:「我们只是变、不是卖祖业,将祖业变得更好,而不是卖了祖业大家分钱了事。」

他指出,乡联会已在日前举行的大会上议决,如果脱售计划成事,其份下的两千万令吉将不会直接分予十五个属会,而会用于另行置业,届时建起真正成为华社地标的「乡联会大厦」。

黄一鸣也是乡联会执行秘书,他是在亚庇接受报界访问,回应多造斥责乡联会及沙闽中总脱售位于亚庇加拉门星二点七英亩的该黄金地段是「变卖祖业」时这麽表示。

他指出,乡联会早前透过该建委会与沙巴及纳闽中华总商会及发展商Arah Permai有限公司,签署包括二会以该款额脱售该地段予发展商的六点共识,确实遭到一些人士责怪,但乡联会的决定并没有错。

他说:「在消息公布后,我本身也遭亲戚甚至家人责问,但我们坦然面对,并将整个课题公开。

「我们的一切行动都是为了本会乃至华社得到应有的,更何况这次脱售州政府拨出的土地,是华团过去卅年来多次脱售土地行动中,利益回归华社最多收益的一次。」

黄氏细说从头,交待中华大厦的来龙去脉,那就是在州政府于一九九七年拿督杨德利担任首席部长时拨出该地段后,两会在时任领导层的努力下,四出寻求合作伙伴联营不果,后来才获得该发展商拿督吴华山的承接该合作计划。

他说,期间更是陷入迟迟无法发展的窘局,如果不是时任沙巴中华商会联合会(沙闽中总前身)会长陈友仁借贷进行填土,已被州政府撤回。

他表示,接著两会及发展商经过多次讨论,终于在二零一三年九月卅日签署联营发展合约。

无论如何,黄氏坦言,在如此情况之下,所签署的合约对两会并不利,而且多方「捆绑」,包括合约中并无注明确实开工日期,而获得的回馈也不理想。

他指出,如果依据该合约完成有关计划,两会将只获得一座里面包括几间办公室的大礼堂、四十巴仙的泊车位,以及马上负担八百廿二万四千令吉因转换土地用途而须缴付的土地税之债务。

他说,根据合约,两会必须从经营该大礼堂获取的收入之五十巴仙,用于偿还发展商垫出的转换土地用途地税。

至于如果该计划告吹,华社将失去地标的问题,黄氏指出,所谓的华社地标是「自己骗自己」,因为纵然该计划落实,届时也不是真正的华社地标,所建成的新建筑物,将会挂上「某某酒店」的大字,而不是「中华大厦」。

他说:「因此,乡联会理事会经过多番讨论,决定将该地段脱售,在扣除一切的税务之后,可能拿回一千六百万令吉,届时可自己购买建筑物,并堂堂正正地挂上『乡联会大厦』招标,这才是真正的华社地标。」

他表示,基于这些问题,乡联会决定宁可「被人罵」,也不要债留子孙,「因此,我们决定以透明化行动,坦荡荡在会员大会上提出脱售地段的提案,结果十四会赞成、一会反对情况下通过。」

不追究前领导层为何签约

●在回答一项问题时,黄氏表示,虽然两会与发展商所签订的合约对两会不利,但两会无意追究或责怪时任领导层,因为他们当时是在「困难情况下作出决定」。

他说:「以今的眼光来看,那是很不恰当的决定,但我们必须考虑到当时的困难……今日也有人问我们,为何不将该地段卖给其他人,其实,我们不能这麽做,因为我们已与现发商会签约,要卖,只能卖给他们。」

他表示,两会也曾研究过,由于发展商迄今完全根据合约行动,要上法庭,两会的胜算也高,而且至少要花费廿五万令吉的律师费及耗时五年,「讲到打官司,没有人会要出钱的。」

黄氏表示,两会与发展商达致的新六点共识,其实也是把整个问题带到一个明确的地步,那就是如果发展商还不开工,那麽,就必须有期限,或者须以四千万令吉收购该地段。

他说,如果发展商真下无法在今年十月十日之前表明开工,那麽也可以选举与两会重新谈判整个计划,但都是有明确的日期与行动。

询及发展商为何迟迟不开工时,他说,这或许是市道的问题,发展商没有信心在这个时候动工。

询及乡联会及沙闽中总一旦脱售该地段,会否继续联合购买产业时,黄氏说:「乡联会共有十五个会员,沙闽中总共有廿四个会员,这麽多组织结合起来,很难作决定的。」(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