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评:清华博士或遭退学,给大学“混日子”敲警钟

兰州大学_副本.jpg

资料图:大学毕业典礼(来源:新华网)

正值毕业季,清华大学拟退学两位博士研究生的新闻颇为惹眼。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发布公告称:清华大学拟对本院两名博士研究生作出予以退学处理,由于难以联系,无法直接送达本通知,特予公告送达。加之半年来屡有传出高校育人分流淘汰机制见真章的消息,不难感受到中国高等教育由“严进宽出”转向“宽进严出”的大势所趋。

教育部2月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达48.1%。50%以上即为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中国距此一步之遥。尽管高考、考研、考博的门槛依旧不算低,但中国已经建成了世界规模最大的高等教育体系,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还提出要对高职院校扩招100万人,可见中国高等教育的“宽进”已不是问题。

反观“严出”,由于中国高校普遍实行计划招生、计划培养、计划管理、计划授予文凭的制度,高校淘汰率一直不高,读大学拿文凭还是被大多数人看作“板上钉钉”的事。不过,“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现象近年来已经引发越来越多反思。2018年6月底,教育部召开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剑指本科教育质量问题。随后,“新时代高教40条”等举措的出台,也在制度上把紧了高校的毕业关。尤其是“清考”制度的取消,给一批幻想躺着上完大学的人狠狠泼了一盆冷水。

当然,以“严出”提升高校教学质量并非一日之功,毕竟,“上大学就轻松了”的概念在不少学生甚至家长心中植根已久。加之在目前的招生、学籍管理制度下,全日制高等教育在校生遭退学只有重考一条路,学生一旦达不到“严出”标准,付出的代价极大。一些家长也有把高等教育当作服务性产品的观念,对“缴了学费却拿不到文凭”会很难接受。

要在全社会形成对高校“严出”的共识,真正推动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还需要各方面做出更多努力。首先,学生和家长加强要转变观念,不能以为进了大学就是进了“保险箱”。那种认为打打游戏、刷刷视频、睡睡懒觉就能轻松拿到文凭的想法,在如今高校与社会中已不合时宜,只能是自误前程。

其次,高校应协调好学生全面发展与个性化发展的关系,建立起更多便利性、人性化的机制。比如,可借鉴西方高等教育的一些做法,在不同高校间建立学分互认机制,如果出现学习跟不上、学科不对口等问题,学生有机会转入难度较小、更适合自己的专业。

最后,教师也要肩负起把牢“严出关”的责任。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李立国表示,对一些教师把学生当廉价劳动力,为了自己科研出成果而影响学生能力培养的现象要加大纠偏力度。目前,教育部门对课程质量、学科建设、论文审核、学历授予管理等已经提升了审核的标准,各高校、院系更应发挥办学自主权,鼓励教师树立教学主体意识,加强对学生能力的培养。

只有形成这样的合力,“严出”才能实现推动教育机会均等化、多元化与教育质量内涵式提升的作用。(海外网评论员 吴正丹)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点击“海外网评”,读懂中国与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