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清杰:让内需成为中国经济增长最稳定最持久的动力

微信图片_20190717183029_副本.jpg

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周清杰在海外网金台沙龙现场 (海外网 傅勇超/摄)

海外网7月17日电(张六陆)“关注民间,才能找到中国真正的经济动力。”7月17日,在人民日报海外网举办的第28期金台沙龙上,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周清杰表示,在全球经济增长有所放缓,外部不稳定因素增多的背景下,庞大的内部需求为中国经济提供了充足的回旋余地,使其具备足够的韧性以缓冲国际经济的负面冲击。

近十年来,由最终消费支出和固定资产投资构成的内需已经成为促进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贡献者。如何在这一基础上推动内需持续发力?周清杰结合具体案例从消费和投资两个维度分析了内需发展的空间以及内需发力的途径。

中国居民消费层面潜力巨大。首先,中国居民消费占GDP的比例明显偏低,与发达国家和同等发展水平的国家相比都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以2018年为例,中国居民消费占GDP比例约为38.82%,远低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再者,消费品升级空间大。民间对于高品质高价值产品的需求不断上涨,但是受制于一些限制性政策只能“望而却步”。以汽车行业为例,上半年汽车销量整体下降14.2%;最后,生活性服务想象空间大。在中国的最终消费支出中,服务类消费指出约占50%。根据消费规律,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和消费意识的改变,居民在休闲、旅游、健身、养生等方面有着巨大的市场需求。

投资领域大有可为。宏观层面上看,国内在基础设施建设需求以及城镇化进程中的房地产需求仍然巨大。从微观层面上讲,无论是城市的地下综合管廊工程、公共交通、老旧小区改造,还是城市间的轨道交通以及农村的基础设施改造升级都有比较大的缺口。

具体到途径来看,内需发力需要通过“开源节流”向民间注入动力。一方面,中国应当通过降税减费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另一方面,中国还应该进一步向民间开放市场,着力降低民营资本的融资成本,优化营商环境。可以看到,中国已经在这两点上着重发力,不断地调动民间消费和投资的积极性。自去年10月份以来,中国大刀阔斧地进行个人所得税改革,老百姓手里的钱多了,消费意愿也随之上升。此外,7月16日,国家发改委就《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加快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营商环境,更大地激发市场活力。

内需发力离不开消费结构的升级。给民间“赋能”的同时,也需要不断推进供给侧改革,扭转供给和需求的“错位”,完善产品和服务结构,补足高档消费品、生活性服务短板,提升消费品和服务的质量。在这一点上,中国政府也已经发布了纲领性文件指导未来的消费升级工作。6月底,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商务部联合印发《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推动汽车、家电、消费电子等产品更新升级。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点击“海外网评”,读懂中国与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