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建中华大厦三造已达6共识 吴添泉:卖地课题不存在

(本报讯)沙巴中华大会堂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局绅昨日打破缄默表示,既然负责联营兴建中华大厦的三造,即沙巴亚庇同乡会馆联合会、沙巴及纳闽中华总商会及发展商Arah Permai Sdn Bhd已经达成6点共识,卖地的课题其实是不存在的。

他质问,如果根据这6点共识,开工日期是今年10月10日,最后期限是2020年10月10日,这2个日期都还没到,大家又何必急著去解决卖地纠纷?

他说,三方面已经在6点共识下同意今年10月10日开工,如果开工就必须在42个月内完成,大家也同意若无法开工,就必须要以60万令吉来申请要求延长开工日期1年到2020年10月10日。

“根据这一点来看,距离今年10月10日还剩3个月,加上延长期则只有15个月,各造应该保持乐观态度去等待这15个月的最后期限,既然大家已在开工日期方面达成共识,就应该心平气和执行任务,如果做不到就根据合约同意把地归还和取消合同。”

吴添泉也是亚庇碧南堂永久名誉顾问,他是在主持碧南堂妇女组理事和属下碧南堂幼儿园董事就职典礼过后,针对这个引起华社广泛舆论的中华大厦课题,发表谈话。

他说,他本人和华堂理事一致认同,在一个法治的国家,既然三方已签署合约,无论谁对谁错都应该要遵从于2013年签署的这份发展合约。

“当然,有些人认为合约的不完美,但我相信三方面已经坐下来谈,也达成了6点共识,那麽现在就应该更加积极地把它完成,作为合约的一部份或附加合约。”

他指出,当然这块土地的历史大家都知道,在法律上它是同乡会和沙闽中总共同拥有的,虽然名字是在两会之下,但它也是沙巴华裔同胞大家都关心,人人都有份的。

“沙华堂认同在法律上这块地是同乡会和沙闽中总,沙华堂在土地合法性上是没有权力的,也不是受惠单位,但是同乡会和中总应该是信托人,这块地应该是属于沙巴华裔同胞的。”(070)

吴添泉吁拥合适空地社会贤达 捐献予沙华堂兴建中华大厦

(本报讯)沙巴中华大会堂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局绅昨日表示,如果连现有的2.76英亩地段,全沙巴华人都不能凝聚一份力量建起中华大厦,已无尊严再向州政府申请土地。

他说,沙华堂有责任和有意愿在有能力范围之下筹建一座真真实实的中华大厦,并不是一座购物中心里面挂著一个中华大礼堂招牌就是中华大厦。

“但是,我们面对不容易在亚庇市可以找到适合地标的土地,即使有钱也不容易买得到,如果有任何社会贤达有土地没有用又适合建中华大厦可以捐献给沙华堂。”

吴添泉也是亚庇碧南堂永久名誉顾问,他在主持碧南堂妇女组理事和属下碧南堂幼儿园董事就职典礼过后,针对目前中华大厦若无法落成会否再向州政府申请地段再建中华大厦的问题,作出回应。

他指出,要在亚庇市区申请土地几乎于不可能,但沙华堂提倡的中华大厦就像马来西亚华总大厦一样,必须要在路边,而且有地标性和有代表性,世世代代流传下去的。

“即使州政府再给华社机会,让我们成功申请到土地,但这3到5英亩的土地必须去到兵南邦的唐贡岸或斗亚兰,这麽远就不是地标了。”

“所谓的地标是在亚庇市中心进进出出可以看到华人建筑物的象征,如果浩浩荡荡动用全沙巴华人力量筑起大厦但是在荒山野岭又有何意义…意愿归意愿,宗旨归宗旨,所做出来达标与否必须先要衡量。”

无论如何,他表示目前没有筹募兴建中华大厦的明确计划书,只是呼吁有土地没有用又适合起中华大厦的社会贤达,可以捐献给沙华堂,他担保会把大厦建起来。(070)

尽管放弃中华大厦6停车位配额
吴添泉:若获三造提出献议 沙华堂仍乐意接收

(本报讯)尽管沙巴中华大会堂表明放弃追究在中华大厦计划中被献议的6个停车位配额,但是如果获得负责联营三造慷慨提出任何献议,沙华堂还是会乐意接收不会拒绝。

该会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局绅表示,过去老总会长的意愿是土地是沙巴亚庇同乡会馆联合会和沙巴及纳闽中华总商会,但是由沙华堂筹款起中华大厦。

“2013年签署发展中华大厦合约时,由于我们不是受益单位也不是信托人,所以没有权力提出任何要求,但是为了纪念老总会长的意愿,我在会员大会上提出要求时即刻获得发展商Arah Permai Sdn Bhd出席代表见证之下,答应捐献6个停车位配额给沙华堂。”

“我在场提出要求时,发展商拿督吴华山在场答应,新闻已在报章刊登见报,当然6个停车位配额在同乡会和会员大会纪录是看不到的,因为他们没有纪录在案,这6个停车位是发展商答应,从他们应得那份捐献出来的配额。”

吴添泉也是亚庇碧南堂永久名誉顾问,他昨日主持碧南堂妇女组理事和属下碧南堂幼儿园董事就职典礼过后,针对沙华堂理事会议决放弃追究中华大厦6个停车位配额问题,作出回应。

他指出,沙华堂已2次去函给发展商,但没有得到对方的回覆,今天2个地主和发展商讨论的事项,卖地也好共同发展也罢,沙华堂是没有参与的,虽然当年发展商答应后如今没有下文,所以也不能够强迫。

“既然认捐的人对当初的承诺没有反应,我们也不再追究,必须纪录在案以免日后沙华堂接班人误会6个停车场不见了或去了哪里,即捐献人不再捐献了。”

询及发展商只是没有回覆并没有表示不捐时,吴添泉称如果去函2次都避而不谈的话,就不必勉强因为没有强迫对方一定要捐,对方捐不捐没问题,这是沙华堂自愿放弃,理事会也通过纪录在案。

“如果过后还有人要捐任何东西给沙华堂,我们是观迎且不会拒绝的,但是如果发展商过后履行承诺表示会捐献,我觉得还是要白纸黑字写下,这是为了避免后代问起时有个交代。”(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