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叔30年省吃俭用不旅行 养育医生律师

(槟城24日讯)30年来省吃俭用、不曾旅行,只为把金钱投资在孩子的未来,令人感动,适逢“面包叔”年满57岁,女儿献上祝福之际,更矢言要带爸妈出国旅行!

配合浮罗艺术节,国家画廊及槟州文化及艺术局在浮罗山背的4个地点添上7幅新壁画,包括榴梿、豆蔻、白鹭、打架鱼、百合花等。其中,座落在圣心中学对面的“面包叔”壁画最受关注,在坊间掀起一股打卡热潮。

“面包叔”不是著名人物,但却是浮罗山背几乎人人皆熟悉的面孔,他每日都会骑着摩托车,穿梭在浮罗山背市镇(白天)及港口(夜晚)一带,售卖孟加里面包(Roti Benggali),当地人称之为“古玛面包”(Roti Kumar),而其真名是慕聂迪(Munyadi)。

慕聂迪与同龄的妻子共育有3名孩子,即长女拉芝美(29岁,亚罗士打中央医院医生)、次女姆妮琪达(25岁,私人律师事务所律师),及幼子林格士(19岁,国油大学工程系学生)。周三(24日)恰恰是慕聂迪57岁生日,姆妮琪达在上班前,更是不忘献上祝福,及感谢父母多年的辛苦栽培。

姆妮琪达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说,以一口流利中文指出,三姐弟有今天的成就,都是因为父母的严厉教导及全力支持。

“小时候吃饭时,我和姐姐须坐在父亲旁边,吃完盘中每一粒饭,因为父亲灌输我们,每一粒饭都是辛苦赚来的钱,不可浪费食物,进而养成我们今时今日自律的习惯。”

姆妮琪达:父对学业要求高

她说,为了确保孩子们成才,父亲对他们的学业要求非常高,即把“考A”及“考第一”视为目标,也让他们参加演讲比赛等课外活动。但正因为这样,她与姐姐非常用功学习,在就读大同小学期间,经常包揽考试第一名。

“我很喜欢糕点,小的时候曾说过长大后要卖糕点,但是爸爸吓到说,他卖面包,我卖糕点,这样什么意思?他鼓励我找更好的工作。”

她也说,父亲因为看了一篇文章,内容提及中文将成为世界第二大语言,而启发把孩子们送入华小接受华文教育的想法。

她坦言,起初不理解父亲的用意,觉得学中文很难,但是如今却是感谢父亲的决定,尤其很多领域的基本要求都以懂得中文为优先。

此外,她指出,其母亲也不时提醒孩子们,父亲辛苦为维持家庭生计,因此做的任何行为必须以父亲为第一,必须考量父亲。

她直言,她从小到大,爸妈都不曾外出旅行,只为给孩子最好的教育与生活,若要放松心情,最多只是到北海的亲戚家拜访,或到峇都丁宜海滩玩乐,从未享受真正的假期。对此,她直言,接下来一定会带两老去旅行。

“面包叔”前身是“银匠老人”

如今引人关注的“面包叔”壁画的同一面墙壁,早前是由立陶宛画家恩纳斯首度于山城绘画的已故“银匠老人”邝进盛,但如今“银匠老人”的壁画已随著时日的飞逝而遭风化了。

恩纳斯是于2014年11月杪首度于山城绘画。当时他没有以鲜艳彩色,反而以黑白色呈现,并善用墙壁上“污垢”和“灰尘”,以水绘成。

已故“银匠老人”邝进盛,14岁就手制银器,60余岁名扬四海,曾经,他就以精雕细琢的小茶壶、木碳炉及瓶子闻名海外,连日本杂志都越洋专访及登上了日本杂志,是浮罗人的骄傲。

长女报读医科
遭亲友泼冷水

姆妮琪达说,其姐姐从小就喜欢玩医疗器材的玩具,对医生行业有很感兴趣,在中学毕业后,也认定要报读医科,结果被一些亲戚朋友“泼冷水”。

她指出,由于父母亲学历不高,家庭收入也不理想,因此许多人认为,家庭没有能力负担姐姐的学费,即使能承担,姐姐也未必能顺利念完。所幸的是,父母亲仍然支持,通过卖面包的钱进行再融资,支持姐姐圆梦,而姐姐也加倍努力达到自己的理想。

“当时也很多本地大学不收姐姐,因为她其他科目都考A,但科学没有考A,他们说她没有资格读医科。”

她说,经过各种奋斗,姐姐终于顺利赴菲律宾念医科,并完成学业,如今如愿在亚罗士打中央医院当医生。而她本身则为了减轻父母的经济负担,通过申请奖学金及贷学金,在PTPL学院完成法律系课程。

“当律师也是我妈妈小时候的梦想,虽然她说过希望我当律师,但她没有强加这个想法在我身上,我是后来念着念着,才发现对法律有兴趣。”

卖面包还喂牛
日夜奔波劳动

慕聂迪在过去35年来日夜奔波劳动,每早8时开始卖面包至中午12时许,接着到自家的养牛场清洗及喂养牛只,下午4时许返家休息一会之后,下午5时再出门卖面包,直到午夜才回到家。

慕聂迪说,他最初是做生产“白豆”(Kacang putih)的行业,但盈利并不理想,因此从21岁起开始另卖孟加里面包。当时,浮罗山背只有3个人卖孟加里面包,不过游走的地区不同,不会出现竞争。

他指出,当时一个面包只卖40仙赚钱养家,月薪仅为700至900令吉,但是如今成本高涨,虽然面包价已调整至1令吉20仙,但随着美食种类越来越多,吃孟加里面包的人已逐渐减少,其盈利也减少了。

他也说,这些年,妻子的功劳也不少,尤其担起家庭主妇的责任,并且全心照料家里及教育孩子。

成为壁画人物
全家感到光荣

姆妮琪达说,自从父亲成为壁画上的人物之后,近日刷过社交媒体的朋友圈,都是父亲的新闻,让他们一家光荣不已。

她说,早前浮罗山背掀起壁画热潮时,家人曾想过,会不会有一天,父亲也会成为壁画上的人物,没想到真的实现了。

她表示,日前画家阿吉拉曼(Acit Raman)带着一些朋友上门找他,拍下他的一张照片,告知要画壁画,没想到才几天时间,整幅作品,而且就在其母校前方,让他们惊喜不已,还有不少亲戚朋友打电话来,及不少媒体要求访问。

 

“面包叔”随着壁画的诞生,瞬间成了坊间热门话题,连附近小贩见到,也不忘与他拍照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