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待激进分子,香港警察过于“软弱”了吗?

继周六非法的“光复元朗”游行失败后,周日,香港激进分子又发起非法“上环”游行,其目标对准中联办,但他们再次被警察成功击退,未靠近中联办半步。

根据港府声明,警方周日共逮捕49人。这是近一个多月历次暴力事件中,香港警察逮捕施暴者最多的一次。

香港的民意,此刻也在发生着微妙变化。岛叔之前讲过,香港舆论整体而言,是被反对派港媒控制的,此前一边倒地“仇警”。

而岛叔近日观察到,有些港媒已经开始反思,发起诸如“冲突武力升级,警方、示威者谁之过”之类的讨论。

image.png

Yahoo新闻(香港)29日直播节目“冲突武力升级,警方、示威者谁之过”,网民留言多支持警察,如“警方执法,天经地义,没错”

与此同时,内地的网民,则多认为香港警察对待示威者太过宽容,不够强硬。

港媒说香港警察“施暴”,内地网民说他们“软弱”,处于舆论夹缝中的香港警察,近期的表现究竟如何?

上环

先看周日非法“上环”游行中,香港警察的表现。

港警此前批准了示威者当日在“遮打花园”集会,但反对其将示威活动扩大至上环及其他区域。

周日中午起,警察就在遮打花园附近维持秩序,保护市民安全。到下午3点半,其中的激进分子走出原定区域,经上环向中联办所在的西环进发,意图明显

期间警察始终保持克制,“速龙小队”则随时待命。但随着夜幕降临,激进分子开始在多处实施计划好的暴力行动:拆毁公物,制造路障,四处纵火,搭建防线

激进分子接着开始升级其暴力行为,向警察掷砖头、玻璃瓶、汽油弹,射激光、钢珠,甚至在外国组织者的指导下,制造“燃烧手推车”冲向警察防线。

image.png

image.png

网传图片,周日游行多处出现外国人身影

为避情况恶化,警察亮红旗、黑旗警告无效后,果断发射催泪弹,进行武力驱散和清场;“速龙小队”迅速出击,将暴徒们制服在地,一旦搜出攻击性武器,立即逮捕。

其余激进示威者四散而逃,作鸟兽散;至晚间11时,警方开展全范围的清场活动,至12时,全部示威者已退散,街道恢复平静。

image.png

激进示威者搭建防线

前一日,针对非法的元朗游行,在激进分子欲闯入元朗村庄时,警方也果断出手清场,成功避免了一场大规模流血冲突的发生(详见【解局】昨天的香港元朗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这两天的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出香港警察的尽忠职守、专业克制,而到了该出手时,则严格执法、不留情面。

image.png

港警特有的“警告旗帜”制度,分为4阶段:黄旗为“警察封锁区,请勿穿越”,红旗为“停止冲撞,否则动用武力”,黑旗为“警告,将施放催泪瓦斯”,橙旗为“速离,否则开火”

压力

近一个月来,香港警察其实受了很多委屈,其委屈不仅来自普通市民,还来自被称为“特权阶级”的立法会反对派议员。

一位朋友告诉岛叔,他在香港的警察朋友最近压力很大,想要辞职。在岛叔表达采访愿望后,朋友转达,港警纪律要求,不能私人接受采访。

其实也不用采访,光看看最近的新闻报道,以及社交媒体流传的各种言论,就知道他们面临着怎样的压力。

比如昨天,就有香港一学校的老师,公开恶毒诅咒港警子女。这名担任“真道书院”助理校长的戴姓男子发帖说:警察子弟“如果七岁以下,则活不到七岁”“如果七岁以上,则20岁前死于非命”。

不知此人是否是逃脱的蒙面暴徒之一,与警察何怨何仇,竟发如此仇恨语言。

更何况,他是一个所谓倡导“真善美”的基督教学校的教师。为人师表,试想,在课堂上到底有多少学生曾受他的蛊惑,进而仇视警察。

image.png

香港网民呼吁将此戴姓男子革职

而在香港的其他学校呢?港大学生会此前凑集几百万资金,用来购买物资,对抗警察,仅因其校长说“反暴力”,就组织300多人围堵校长寓所。这些学生在念书的过程中,到底被灌输了怎样的观念?

那为何在香港教育界、媒体界会出现这么多“仇警”思想?

岛叔认为,这是香港反对派联合“港独”分子,在外国势力的资助下,为掩盖其乱中夺取香港管制权的最终目的,扰乱视线,采取污名化警察的手段,给不明真相的示威者找了一个斗争目标

尽管面临着民间舆论的仇视情绪,每次执法还得直面示威者的辱骂、挑衅,港警队伍既没有退缩,也没有鲁莽,自始至终坚守岗位,克制、公正的执法,令人敬佩。

这是来自香港民间的压力,而上层政治对港警的态度如何呢?

大家知道,港府、特首林郑月娥和中央,自始至终都坚决支持警方执法,包括前特首梁振英等也多次挺警。

但在立法会中,则有多名泛民派议员屡屡向警队施压,控其向“手无寸铁”的普通市民施暴,阻挠其执法。

在周六的非法元朗游行中,当警察采取清场行动时,表示“有责任前来视察现场情况”的反对派议员许智峰停留现场,为掩护暴徒,他大声向警方高声喊叫,要求留时间予受伤的“示威者”。

警方数次警告不果,表明或会对其作出刑事检控,命令其立即离开。而他却继续装傻,追问警察为何要追打市民。

此外,当警方拘捕暴徒之时,另一反对派议员郭家麒声称“到场了解事件”,却不停辱骂警方,并一度与警方争执。

你说,港警糟不糟心?干或不干都会有人骂。(别忘了7月21日元朗“黑白大战”时,示威者们追究说:警察你怎么不来保护我们?)

关照

内地有网民说,香港警察太“软弱”,每次暴力事件中,就逮捕十几人,几十人,这不是在纵容暴力吗?

有人举例,就在周六非法元朗游行发生的同日,俄罗斯反对派也挑起了一场未经批准的非法集会,结果俄警方逮捕了1074人,其中还包括干扰执法的记者(集会共3500人)。

同样是非法集会,同样也有不法记者以“新闻自由”为名,站在示威者前方,阻碍香港警察对示威者采取行动,为何港警不逮捕几千人呢?

image.png

警察要求记者迅速离开,却被记者指责破坏新闻自由,有警察忍不住反问:“你们为什么不拍示威者?!”

岛叔认为,这与是不是“战斗民族”没有关系,而是因为香港此次的乱局有其内在特殊性。

特殊之一在于:香港年轻人对社会有怨气,香港普通市民有怨气。

由于种种原因,香港年轻人和底层市民近年来生活压力非常大,这对于内地的网民可能无法理解,但香港警察身处其中,警队中也有很多年轻人,他们了解香港年轻人有情绪要发泄。

对于此,港府和中央也有着清醒的认识。在昨日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在介绍对香港当前局势立场和看法时,就这么说:

“特区政府和全社会都应该想方设法,采取更有效的举措,推动经济发展、民生改善,特别是帮助年轻人解决在住房和学业、就业、创业等方面遇到的实际困难,纾解他们的怨气。中央政府愿意与特区政府和香港社会各界人士一起努力,为他们的发展创造良好的条件。”

特殊之二在于:此次有外部势力从中插手,他们有钱有经验,在世界不少国家和地区都搞过这样的活动。

再加之别有用心的香港反对派、不良教师和媒体的煽动,让很多不明真相的年轻人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他们充当了炮灰,还以为自己是在为一个“更好的香港”而努力。

对于这些涉世未深的年轻人,香港警察隐忍而宽容。在处理2014年非法“占中”时,他们就被形容为“温柔如保姆”。

这次,香港警察希望用“爱”去感化他们,比如在驱散非法“上环”游行的人群时,有警察把示威者制服之后还帮忙给包扎伤口。

除此之外,警方在行动中关照市民、保护市民的举措更是做到用心。每次处置暴力事件前,警方都会安排消防和救护车辆候命,清场开始前,也会通过媒介告知市民具体信息以避让。

再如,在周六的非法元朗游行前,警察考虑到附近有多家养老院,就提前打电话到22家养老院,提醒关好门窗,以防催泪弹瓦斯渗入。

image.png

香港防暴警察布防

最后,岛叔想说,随着局势的发展,越来越多的香港市民看清了事情的真相,那些厌倦了混乱和政争的“沉默的大多数”,也开始发声,表达自己撑警察、求安定的态度立场。

岛叔也想对香港警察说,感谢你们,你们为香港的稳定和市民的生活尽职尽责,时间会证明你们坚守的价值!

来源/侠客岛 文/宇文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