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怨添新仇 巴以关系倒回“冲突状态”

5月10日,在约旦河西岸城市纳布卢斯附近,巴勒斯坦示威者向以色列士兵投掷石块。   新华社发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7月25日,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中止与以色列签署的全部协议。该决定于次日正式生效。此举再度引发国际社会对巴以关系及和平进程的担忧。

双方旧怨添新仇

“最强烈的言论。”法新社对巴勒斯坦的决定做出了这样的评价。点燃巴勒斯坦怒火的“导火索”,是以色列军队强行拆毁数栋巴勒斯坦人房屋。

7月22日,数百名以色列士兵和警察进入位于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控制区苏尔巴赫尔村的瓦迪侯穆斯区,出动推土机对12栋巴勒斯坦人的建筑进行拆除。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以色列当局声称,“被拆毁的建筑物在没有许可证的情况下,建造得离隔离墙太近。拆除它们是‘安全理由’所必需的。”阿巴斯谴责以色列此举为“种族清洗行为”,表示巴勒斯坦中止与以色列全部协议,原因在于“以色列当局‘无视’与巴民族权力机构签署的所有协议”。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法新社指出,阿巴斯政府的表态是巴以关系数月间恶化的结果。该报道称,除房屋拆迁外,以色列开始每月从代表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收取的税款中扣除约1000万美元,用于向以色列监狱中的囚犯及其家属付款。阿巴斯政府则通过拒绝接受任何税收来抗议以色列的举动。据以色列《国土报》报道,目前以色列政府共扣留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税收高达5亿谢克尔 (约为1.38亿美元)。

此外,加沙边境地区多次爆发的流血冲突事件,加剧了巴以紧张关系。自2018年3月底起,巴勒斯坦人定期在该地区举行“回归大游行”抗议活动,与以色列军警对峙。今年5月,抗议活动引发新一轮武装冲突,造成200多人伤亡,成为2014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巴以冲突。路透社近日援引一名加沙官员的话称,自抗议活动开始以来,约有210名巴勒斯坦人被杀。

巴以旧怨未解,频添新仇。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所研究院余国庆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事实上,巴勒斯坦曾多次宣布停止与以色列政府的合作或联系。阿巴斯政府此番态度强硬,说明目前巴以没有任何官方接触的可能。双方关系处于严重互不信任的最低谷。

对和平进程失望

“中止全部协议”意味着什么?英国广播公司不无担忧地说:“过去25年间,巴以签署的协议涉及许多活动领域,包括安全合作。目前尚不清楚,巴勒斯坦的决定是否会延伸到其对以色列本身的承认,这是1993年《奥斯陆协议》的关键。该协议为巴勒斯坦人在约旦河西岸被占领土上的自治奠定了基础。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所长孙德刚向本报记者分析,20世纪90年代以来,巴以之间达成了多项协议,包括1993年后达成的《奥斯陆协议》、《希伯伦协议》、《怀伊河协定》等。作为弱势方,巴勒斯坦缺乏反制以色列的手段,被迫以中止全部协议相威胁,使巴以之间再次回到无协议的“冲突状态”,以此阻止以色列采取更多损害巴勒斯坦利益的做法。

有消息称,以色列拆除巴勒斯坦人房屋后,美国在联合国两次拒绝了谴责以色列的草案。余国庆表示,“美国一直以来都是巴以关系最主要的调停者。如今,这个‘调整者’成为完全和以色列站在一起的‘偏袒者’。”

巴以冲突的根源在于领土争端。如今,巴以和谈停滞已久,美国推出的所谓“世纪协议”又搅乱一池浑水。阿巴斯近日表示,“巴勒斯坦和耶路撒冷不能出售和讨价还价,它们不是房地产公司的房地产交易。巴勒斯坦人民不会接受以色列占领现状的延续,也不会接受美国支持的所谓‘世纪协议’和平进程。”

“‘世纪协议’试图以经济援助为诱饵,使巴勒斯坦放弃政治诉求,遭到了大多数阿拉伯国家的抵制和反对。”据孙德刚分析,美国政府近年来偏袒以色列的一系列政策,如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将驻以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加大对以色列援助和军事合作、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等,使巴勒斯坦丧失了对美国政府的信任。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李伟建也指出,美国的偏袒使以色列更加肆无忌惮。巴勒斯坦强硬表态的背后,是对中东和平进程的失望。

核心问题“边缘化”

据“德国之声”电台报道,以色列拆除巴勒斯坦人房屋的举动受到了欧盟和联合国的抨击,被谴责“违反了国际法”。据悉,包括英国和德国在内的欧洲五国发表联合声明称,以色列的拆除行为给“普通的巴勒斯坦人造成了不必要的痛苦,对和平进程有害”。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阿巴斯表示,巴勒斯坦人民若不能获得他们的全部权利,地区和世界就没有和平、安全和稳定。同时,他还表示仍然相信“全面、公正和持久的和平”。

“巴以问题虽然有‘边缘化’趋势,但它仍是中东问题的核心。该问题若一直得不到解决,会引发更多的矛盾和冲突。”李伟建指出,美国和以色列试图依据自身利益规划和平进程,增加了巴以问题的解决难度。目前来看,解决该问题的条件和环境都不成熟。最好的情况就是维持现状,不使矛盾进一步激化。

余国庆认为,若巴以重启新一轮谈判,至少需要两个基本条件。一是美国做出公平公正的新姿态,在关注以色列安全的同时,也要关注巴勒斯坦人的命运。二是巴勒斯坦内部要加强团结,一致对外。在美国、以色列、巴勒斯坦三方形成良性互动的情况下,和平进程才有望重新开启。

面临严峻的外部环境,阿巴斯领导的巴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与巴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展示出合作意愿。在7月25日的紧急会议上,阿巴斯提出“是时候执行”2017年签署的开罗和解协议。哈马斯随后发表声明,支持阿巴斯决定暂停与以色列的所有协议,称“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同时呼吁“组建民族团结政府”。

孙德刚表示,巴以问题是中东热点问题的根源和重中之重。打破和平僵局还需要在联合国的框架下,根据安理会通过的有关巴以问题决议为基础,在“两国方案”的框架下,通过政治手段一揽子解决。(记者 李嘉宝)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07月30日   第 10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