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建川:让历史的像素更清晰

樊建川在建川博物馆内   本文图片均由建川博物馆提供

观众参观“一条大河波浪宽——新中国70周年民间记忆展”

俯瞰建川博物馆聚落

文物是还原历史的像素,数量大,像素高,历史的面貌就比较清晰,细节就比较丰富

70年风云激荡,作为时代的见证者和感恩者,我想办一个展览来记录这70年

6月30日,由四川博物院、成都博物馆与建川博物馆联合主办的“一条大河波浪宽——新中国70周年民间记忆展”在四川成都安仁镇建川博物馆聚落开展。展览从民间记忆的角度,以小见大,以点见面,反映了新中国70年的伟大成就与人民生活的巨大变化。近日,本报记者专访建川博物馆馆长樊建川,听他讲述自己收藏文物、建设博物馆的故事以及对文博行业的思考。

文物是还原历史的像素

记者:您从什么时候开始收藏?

樊建川:我从小就对收藏感兴趣。1964年的一张幼儿园成绩单我一直收着。9岁的时候,我父亲被关“牛棚”,他让我把批他的大字报揭下来给他看,看完后我都收起来了,还有当时的像章、红袖章、毛主席语录等。我还找我爸的老战友要他们的老军帽、挎包、武装带、奖章,这些东西我都喜欢。当知青时的工分本、奖状我也保存得很好。真正大规模的收藏始于20世纪90年代全民大搬家时期,旧货市场上能买到大捆大捆的东西。我曾经拉着一车的镜子、水杯到农村去,以新换旧,收了好多有旧日痕迹的生活用品。

记者:您收藏文物的理念是什么?

樊建川:首先我觉得数量很重要。文物是还原历史的像素,数量大,像素高,历史的面貌就比较清晰,细节就比较丰富。你是10万像素,我是100万像素,哪个呈现的历史更清楚、更完整?建川博物馆现在已经有1000余万件藏品,在这样的收藏规模基础上,我们就可以建各种门类的博物馆。

第二是反映历史变迁和重要节点。比如香港特区选举首任行政长官的选票,汶川地震时温家宝总理看的军用地图、第一艘开进映秀的冲锋舟,今年3月四川凉山木里森林火灾中牺牲的消防战士的军装。

第三是传承有序。我收东西会“盯着收”,去一些老革命、老将军家里,从他们的后人那儿得到许多传承下来的珍贵文物。

我们博物馆有几句话阐释了我们的主张:“为了和平,收藏战争;为了未来,收藏教训;为了安宁,收藏灾难;为了传承,收藏民俗”。

70年像一条

波澜壮阔的大河

记者:不久前在建川博物馆开展的“新中国70周年民间记忆展”,它的主题是如何确定的?展览中有哪些重要的文物?

樊建川: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这70年我活了62年,约90%。70年风云激荡,作为时代的见证者和感恩者,我想办一个展览来记录这70年。从1949年至2019年,一年作为一个展览单元,一年提炼一个年度主题,依次回顾和展示这70年走过的峥嵘岁月。主标题“一条大河波浪宽”是一句很有代表性的歌词,它带给人一种温暖、大气的感觉。我们知道,一条大河在奔向大海的过程中,难免会遇到许多阻碍和曲折。我们的70年也是这样,有过困难,有过挫折,波澜壮阔,跌宕起伏,但不管什么都阻挡不了它奔流入海的进程。

这次展览展出了近3000幅历史图片和2200件文物,其中包括开国将军王宗槐的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任乃强手绘巴塘至拉萨路线图、解放西藏纪念章模具、“建设国防”瓦当、全国政协原副主席缪云台的日记等15件国家一级文物。

以博物馆聚落

带动产业发展

记者:博物馆要维持收支平衡是比较难的,尤其是没有政府资金支持的非国有博物馆,生存更加不易。而建川博物馆已经实现盈利,这是怎么做到的?收入主要来自哪些方面?

樊建川:在建馆之初,我就考虑到它的生存问题。博物馆在社会功能上是巨人,在经济效益上却是侏儒,我必须让它有自我造血的能力,才能健康、长久地生存下去。因此我打造了一个博物馆聚落,形成规模效应,并把配套的商业设施建设好。

收入大概有这么几个板块:门票是最主要的,其次是传统的服务业,餐厅、茶馆、旅舍等。还有文创,T恤、挎包这些都很受欢迎,博物馆里还卖我演唱歌曲的光盘,在外地已经出现盗版了。我们还做“博物馆提供商”,利用自己的经验,为别人提供建设博物馆和陈列展览的咨询服务。

记者:在非国有博物馆的建设和运营方面,您有哪些经验?

樊建川:第一要有规模,要做成聚落,把多个博物馆聚在一起,把博物馆相关的商业聚在一起。让人去了能看一整天,他才愿意去。

第二是低票价,这是我的一个法宝。2005年建川博物馆刚开馆的时候有7个馆,票价是60元。现在我们这里有32个场馆,票价还是不变,平均折合每个场馆不到2元钱,性价比很高。

第三展品一定要好、要丰富。建川博物馆里有一句标语:“我们不说话,让文物说话。”文物是我们的当家本领。我们在使用声光电等现代科技手段时比较克制,不能让它喧宾夺主。

第四要把题材选好,做第一不做一流。建川博物馆的抗战主题馆是第一,抗震救灾馆也是第一,只有做到独一无二,才能吸引观众。

此外,要跟当地的旅游文化产业结合,跟老百姓的致富结合,这样就能获得地方政府和周边民众的支持。

建设博物馆是时代的机遇

记者:您曾说有生之年想建100个博物馆,现在看来目标可以实现吗?

樊建川:现在已经建成的博物馆近50个,分布在成都、重庆、宜宾等地。另外50个也基本上有眉目了,不出意外的话,我的目标可以完成。我们现在是国内规模最大的非国有博物馆,如果建成100个,那应该是世界最大的了。建川博物馆的发展是伟大时代的见证,是我们国家制度优越性的体现。

我经常跟人说,不是我能干,是中国共产党厉害,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改革开放厉害。在我18岁最能干活的时候,一天从早干到晚,只能挣8分钱。如果不是改革开放,不是时代赋予个人的机遇,我怎么可能建成几十个博物馆?1976年我开始收藏的时候,如果有人跟我说:“樊建川,你好好收藏,以后可以建博物馆。”我绝对会认为他是个神经病。这几十年的发展超乎我们的想象,让我们能做成原来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我早已签订遗嘱,身后把所有的博物馆都捐给政府,希望这些文化遗产和历史见证能永久地保存、传承下去。(记者 邹雅婷)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07月30日   第 07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