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瑛:制度化拨款独中 火箭没对不起华教

(槟城4日讯)民主行动党全国妇女组主席章瑛强调,由火箭主导的槟州政府自2008年上台以来落实的政策中,从来没有对不起华教,就连上台逾400天的中央政府,也不曾对不起华教。

“比如(中央)制度化拨款全国独中,都是以前(前朝)不能做的。当然,是有一些人对大学预科班课题不满意,但(现在)至少比以前好。因为来自B40家庭的孩子,只要成绩优秀,必然可进入预科班就读,这已经决定了!”

她周日出席斯里德里玛和亚逸布爹家庭日活动后,受媒体询及槟州国州议员的爪夷文课题立场时,作出上述表示。

她指出,社交媒体流传的槟州议员悉数赞成爪夷文课题名单是假的,火箭不曾要求议员,针对课题表态。

她被询及周一是否赴总部参与汇报会时说,她必会前往,毕竟这已不只是华社问题,就连党内也出现不同的声音。

有媒体询及章瑛,在爪夷文课题上的立场时,她没有直接回应,并强调不是“赞成”或“反对”这般简单,问题是在“什么可以接受,什么不可以接受”。

“很多人是基于前朝执政下,担心华教会变质,以这样心理来看待现在的爪夷文课题。但现在是新政府了,望大家理性讨论,即哪一个程度可以接受,哪里不可以接受,还有为何不可以接受。”

她呼吁人民要理性分析,毕竟爪夷化对马来人也没有好处,行动党领袖也不会答应的。

因不了解涵义而害怕

章瑛也分享其大学经历的一个“福字”的恐惧,作为爪夷文书法课题的参照。

她回忆就读博特拉大学时代,大学宿舍每年放假都要求学生清空房间,准备开学时更换房间。一次,在她回到宿舍时却被舍监问及,贴在墙上的一个字,有何涵义。

“其实,那是一张贺年片,上面有一个福字。原来,换到我房间的女生,因为不识这字的涵义,感到非常害怕。”

“人们往往因过去的恐惧而感到害怕。曾经被攫夺的人,一段时间听到摩托车声都会怕,像一只惊弓鸟。因此,我们要有一个克服的方法。”

她不讳言,周一总部汇报会确实是要讨论爪夷文课题。个人认为什么可以接受,抑或反对到哪里和有关课程如何教授等问题,都需一一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