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永恩:爪夷课题延烧 反而承认统考无下文!

(本报古达记者六日讯)古达华小校长协会前任主席兼哥打马鲁都开明华小前任校长谭永恩指出,我国教育部将于明年执行华小及淡小四年级开始学习爪夷字体政策将令大多数华教工作者担心此政策会直接影响华小的师资结构,原有的传统文化或可能会影响到学生本身的宗教信仰及文化价值。

这位退休深资校长谭永恩说,我是一位已经退休的合格国语(马来文)老师,我很庆幸于1979年有机会被录取进入加雅师范学院马来文系(Opsyen Pengajian Melayu), 以便毕业后在中学执教国语(马来文)。申请升职时因为在LCE及SPM考试靠自修考获华文科优等,便被派去华小当了将近三十五年的校长,在任期间再报读校外课程,于2008年成为拥有大学文凭的英文教师。(B. edu. TESL with honour). 记得在学院时,在马来文系班上26位学员当中,我是唯一的华裔。

无可否认,在马来文系里学习爪夷字是必修课。因此,我现在可以读,也可以写爪夷字 (TULISAN JAWI),有些人称爪夷文(BAHASA JAWI)是错误的。因为它本身不是语文,只是字体。若要说语文它就是马来文没有使用罗马文(TULISAN RUMI)之前所使用的字体。

独立时,为配合我国是多元种族及多元宗教的国度,经创国先贤商议后。纳入国家宪法成为国语的马来文是以罗马字体为准而非爪夷字体。

有些非马来人会误解,以为爪夷字,就是阿拉伯文或古兰经里使用的文字,这并不完全正确,即使你可以掌握爪夷字,但你也一样不能读或写阿拉伯文,更不用说去念古兰经,除非您有特别去学阿拉伯文。但懂得阿拉伯文的马来人必定可以读写爪夷字。这是我经验之谈,肯定的是我的宗教信仰也没有因为我学习爪夷字而改变。我不否认,爪夷字体是从阿拉伯文演变而成,经古时候的马来人简化后使用作马来文字体。就像中文字体是从象形字体等,进化至目前我们使用的中文字。对一班马来人来说它拥有崇高的历史及文化价值。它也像我们的中文书法,拥有艺术方面的美妙之处即所谓的SENI KHAT.

因此对我来说目前教育部即将于明年执行的小学四年级开始学习爪夷字体的决定,若纯粹是给予学生机会多学习国家重要文化之一,充实个人的语文才华,以便知己知彼,在这多元种族社会里,可以面对各项挑战,无往不利,也无可厚非。只要教育部不是强行规定,必须要拥有阿拉伯文基础之老师才可以在华小执教国语。那么华裔家长也不必太忧虑,它会影响到华族生在传统文化及宗教方面受到侵害。

我担心的是,也许也是我们大多数华教工作者担心的是这个课程要强行在华校及丹米尔学校进行是教育部为了要解决目前有许多政府早前派去中东国家或在国内留学专读回教学系及阿拉伯文学系的毕业生严重失业的问题。如果政府推行这个计划后,再规定执教马来文爪夷字的教师必须拥有阿拉伯文毕业文凭者,那么这无疑为这班留学生带来更大的出路,但它将直接影响到华小的师资结构,及它原有的传统文化。长远来讲,它可能也会影响到学生本身的宗教信仰及文化价值。因为被这些在中东国家或在我国大学毕业而且经过特别训练的宗教师(传教士) 被派担任国语老师 所感染。因此,支持这个政策的华裔政党或个人必须确保在华小及谈小正在执教国语的老师不要因为不能执教爪夷文而被取代,应该安排他们参加培训。不要轻易委派刚毕业及拥有有阿拉伯文基础的大学毕业生到华小及谈小执教国语(爪夷字)。

根据我的经验,目前在华小执教国语科的老师,尤其是在沙巴及砂拉越有许多是非马来人,而且他们在读大学时不是马来文系,但是他们也是我国师范大学毕业生,而且在SPM或STPM 考获国语科优等成绩。在华小教导国语绝对没有问题。只是他们没有执教爪夷文的基础, 不可能教学生学爪夷字。而教育部虽然早已将学习爪夷字编入国语课程里,但考虑到教师的能力,及华小于谈小的文化背景,这么多年来没有硬性规定国语教师必须教爪夷字。或许也考虑到它的敏感度。只是不知目前所谓的新马来西亚政府领袖,尤其是新任教育部长,为何要在这非常时期作出这项改变,相反的,已经纳入希盟政府竞选宣言里要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承诺,已执政一年多了仍然没有去执行?(-谭永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