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或带给教师一些负担 重启公民教育幸无抗议声

(布城13日讯)首相敦马哈迪指出,政府重启公民教育可能会为教师带来一些负担,惟庆幸的是至今还没有出现如推行爪夷文书法般的抗议声浪。

他打趣地说:“目前未有人要因此示威,好像要针对爪夷文举行示威一样。”

“因此,我认为,公民教育不会成为师生的负担。我希望可以通过公民教育,塑造一个有责任、关怀和善解人意的大马社会。”

他说,普遍上,孩子都从父母身上吸收这些价值,但他们未必能给予全面的教育,加上现代的父母都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太多,所以这也是为何政府要通过教育系统来推行公民教育。

他相信,这不仅能培养孩子的公民责任,教师在教育学生期间,也能一起吸收更多公民道德价值观。

马哈迪认为,假设大家不坚守道德价值观,就会以为拿取不属于自身的东西是件寻常事,因自以为不会被发现和受对付。

他强调,一旦大家都秉持一样的态度,其他社会成员皆会如此,如今日我们拿取他人之物,他日,就是别人偷取我们的东西,因为大家都不自律,觉得不会被对付,所以不惜去犯错。

“这会导致社会失去秩序、和平和稳定,所以秉持道德价值观变得很重要。此外,我们也会因为社会上缺乏公民责任,而感受到别人不负责任的行为所造成的压力,包括墙壁上被胡乱涂鸦、污染和偷水电等行为都彰显公民意识的不足。”

他认为,这不关乎法律,而是个人的自律或自控。
他也举例日本非常注重整洁,日本人自小就受到教育,不会乱丢垃圾,即便是一张纸都会折好再丢。

“如果我们看到路边有汽车抛锚,并且愿意去帮忙,包括在哈芝节期间,大家都愿意去协助寻找失踪的爱尔兰女子,这将彰显大家拥有着很高的公民价值观。”

他说,公众必须了解,个人或族群成功与否,取决于他们的价值观,例如诚信。

“人们的成功是取决于生活价值观,而不是靠肤色、居住是否舒适或天气是否良好,就如怠惰肯定不会成功。”#

厕所脏反映社会缺公民责任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对于国内厕所的肮脏情况感到汗颜,这也反映了社会缺乏公民责任。

他认为,人们的行为反映其特性,而社会是由公民所形成,所以公民教育至关重要。

“例如,我每次检查马来西亚厕所是否干净时,大多是不卫生和有异味,这其实反映着我们的特性,所以我感到羞耻。”

“有些国家的厕所很干净,是因为使用者非常有责任心,所以他们会照顾厕所卫生,包括不会去弄脏大马的厕所。然而,有者却抱着不会有人发现是谁弄脏的心态,所以不理会,这是因为对方缺乏公民责任。”
马哈迪是在出席2019年公民教育推介礼后,如是披露。

此外,马哈迪也提及垃圾四溢的问题,并表示,虽然大家希望享有干净的环境,自身却去污染环境,随地丢垃圾,包括不能分解的塑料垃圾,这也是为何政府不提倡使用塑料。

“如果一个小地方,居民只有10人,可能不成问题,但如果在拥有300万人口的吉隆坡,每人都丢一个烟蒂,只需瞬间,就仿佛生活在烟蒂山上。”#

马智礼:公民教育
每月第4周教1小时

教育部长马智礼强调,于6月实行的公民教育是在每月第4周利用马来文、英文、伊斯兰、道德和历史之间的节课教导学生们1小时的公民教育,避免增加额外时间,造成师生压力。

他指出,在学前教育方面,则是30分钟。

“与此同时,亦可以在周会和课外活动教导公民教育。此外,教育部也准备教学详案、范例理论、周会手册等协助教师教导公民教育。肯定的是,教师可以享有空间,去以自身的创意采取合适和所需要的教学方式。”#

马哈迪为公民教育主持推介后,与学生们自拍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