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务陷困今起停刊 马来前锋报急挫36%

(槟城20日讯)财务陷入紧张并将于明天(21日)起停刊的马来前锋报PN17(UTUSAN,5754,电信与媒体组)今早一度挫跌4仙或36.36%,这家报业集团此前表示面临寻找白武士拯救的艰巨任务。

截至12时30分休市时,该股跌3.5仙或31.82%,报7.5仙,共有102万600股易手。

截至6月30日负债1亿3919万令吉的马来前锋报指出,该集团不可能说服潜在投资者重振业务,因为集团的巨额债务,这些鉴定的潜在方已拒绝参与。

连续7个季度蒙亏

该集团连续7个季度蒙亏,截至6月杪2019财政年第二季净亏389万令吉,上财政年次季则取得1885万令吉净利;营收从6387万令吉剧跌59%,至2591万令吉。

创刊于1939年的马来前锋报是我国历史最悠久的马来报章,该报将在本周三(21日)开始停刊,走入历史。

该集团旗下所有刊物,报纸及网络新闻,包括《前锋报》、《前锋报星期刊》、《Kosmo!》及《星期日Kosmo!》将会停止运作。

马来前锋报新闻从业员职工会(NUJ)主席道菲拉萨指出,公司执行主席阿都阿兹向工会承认,公司已身无分文,无法继续经营下去。

他说,阿都阿兹是在资方、工会与人力资源部代表的三方会议上,做出这项宣布。

或被暂停交易

此外,该公司在另一项文告中也指出,公司无法在交易所给予的规定期限内提呈重组计划,以摆脱PN17行列,也无法找到投资者注资。因此,交易所接下来应会先暂停其股票交易,跟着撤除其挂牌地位。#

《前锋报》 《Kosmo!》 面临停刊
纳吉吁民众买报拯救

(吉隆坡20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今日(20日)在脸书贴文,呼吁民众今日购买《马来西亚前锋报》及《Kosmo!》,游览这两家报章的网络版及分享他们的网上新闻,以免这两家报章就此停刊!

他呼吁网民帮帮前锋报,也祝福前锋报的雇员一切困难能早日迎刃而解。
抨希盟申请冻结巫统户头

与此同时,他周一晚也在脸书贴文,对《马来西亚前锋报》及《Kosmo!》可能在周三画下句点一事,表示伤心及愤怒,并为这两家报章的雇员无法取得薪金,炮轰希盟政府申请冻结巫统的户头,导致巫统无法及时伸出援手。

“如果希盟政府解冻巫统的银行账户,巫统便可帮助拯救马来西亚前锋报。”
他说,今年2月初,巫统不得不出售其在前锋报的股份。这是在巫统的账户被希盟政府冻结之后形势所逼。

“因此,控制和管理的权力已不在巫统手中。然而,前锋报仍然贴近我们的心。”

“如果前锋报处于危机之中,巫统肯定会想要帮助。”

在他的帖子中,纳吉解释说,巫统的银行账户,包括用于第14次大选的1.16亿令吉资金,都已被希盟政府没收。

促希盟政府退还资金

“根据法律规定,如果一年内没有刑事定罪,希盟政府应该停止对巫统帐户的冻结令,并退还资金。”

他认为,希盟政府知道并承认这些资金是合法的,就应该归还。

“然而,因为要政治迫害,它提出民事诉讼,继续冻结资金,以折磨巫统和我。”

“前锋报也成了受害者。如果希盟政府决定停止冻结巫统的帐户,并归还它如今非法扣押的资金,明天我们将帮助前锋报。”

“但不要认为希盟政府会公平行事。它并不关心。不要指望希盟政府将帮助这份马来西亚最古老的报纸。”

纳吉还声称,前锋报欲脱售资产套现解决现金流问题,但希盟当局却怠慢批准其申请。

前锋报是马来人标志和遗产

他进一步指出,马来西亚前锋报不仅仅是一家媒体公司,也是马来人的标志和遗产,与大马的历史息息相关。

他说:“有广告预算的商家可考虑在前锋报或Kosmo!刊登广告,至于有财力的商人则应该探讨投资或与前锋报合作,因它还是有潜能及有经验的职员,如果得到良好经营。”

《马来西亚前锋报》乃是巫统所掌控的报章,但自2011年起即连年亏损。当时的国阵政府开始以每年采购1200万令吉广告,和让前锋报以高于市价向政府供应平板电脑等方式注入资金救济。2017年12月31日,债务增至3亿余令吉。

巫统在2018年5月失去政权后,该报也随之失去来自巫统和政府的支援。不久后便发生两笔总值110万令吉的债务违约,8月20日遭股票交易所列入标示为财务陷困的PN17行列。#

佐汉:感到震惊和悲痛
“我以为有人会救《前锋报》”

(吉隆坡20日讯)《马来西亚前锋报》集团前总编辑丹斯里佐汉嘉法表示,前锋报是马来人的重要喉舌,他对于这份报章即将停刊的消息感到震惊和悲痛。
“我从没想过会发生这种情况。前锋报的出版是为了让马来人充分发挥其作为马来人的声音,并捍卫马来人的权益。”

佐汉是于1992年至1998年在前锋报任职,他告诉《新海峡时报》,很遗憾前锋报没有获得打救。

“我以为有人会救这份报纸。”

前副总编辑拿督再尼哈山则表示,前锋报的停刊标志着马来西亚及马来新闻业的黑暗历史。这位在前锋报任职了29年的新闻从业员表示,他看到了报份过去十年的下降趋势。

“读者的信任度下跌,尤其是马来人。报份和广告也一直在下降。”

他坦言,该报过于依赖政府机构的广告。

“当前朝政府挫败后,机构广告停止了,收入也停了。”

他说,前锋报并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也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撑出版。他补充说,这一情况持续了很多年,加上管理问题,数码化和社交媒体的出现。

“前锋报本身就是一个机构。我希望马来企业家能够接管这家报章,并确保它能够幸存下来。”

前锋报的职员更是对即将停刊的消息感到惊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职员说:“我们没想到这枚炸弹今天会抛向我们。”

另一名员工表示,下一次的薪水何时发放仍是未知数。

“想象一下那些办事处里人的感受。会发生什么事?他们要留下还是回到吉隆坡?他们也有家人需要照顾,去哪里找钱来搬迁?他们已没有收入了。”#

 

纳吉周二清晨再贴文,呼吁大家购买及支持《马来西亚前锋报》及《Kos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