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入女佣性侵风波被控 我没做过 杨祖强否认强奸罪

(怡保23日讯)被指卷入印尼女佣性侵风波的霹雳州行政议员杨祖强,周五早上在怡保地庭被控强奸罪时否认有罪,并指没有做过,法官允准以1万5000令吉及1名担保人保外候审,此案将订于9月24日过堂。
杨祖强在庭内聆听控状后表示明白,之后强调他并没有做过(涉及强奸)。
控状指,杨祖强今年7月7日晚上8时15分至9时15分,在美露拉也镇住家楼上房间强奸一名外籍女子,触犯刑事法典第376(1)条文。一旦罪成最高刑罚可被判监20年或被鞭笞。
聆审法官为第一地庭法官诺拉昔玛,主控官分别为3名副检察司阿兹哈、艾诺华达和娜达。杨祖强的代表律师包括蓝卡巴、雷尔及梁卓经。
法庭开庭时,被告代表律师蓝卡巴在庭上挑起案件有新证据发展,因而要求将案件搁置,不过法官基于周五提控罪为强奸罪,因此驳回代表律师的要求。随后法官谕令休庭15分钟,法庭在上午10时15分继审。
过后,控辩双方为了担保金事项争论不休,副检察司阿兹哈以此案涉及严重指控,要求法庭不允准被告获得担保外出。
阿兹哈指出,基于刑事法典第376(1)条文是严重罪行,加上担心身在“安全屋”(Save House)的证人受到骚扰,因此建议不予以保释。
惟蓝卡巴则反驳,被告是霹雳州行政议员,如果不准保释,将无法履行职务,更何况报案人在“安全屋”受到保护,也不晓得其身在何处,又如何骚扰证人。而且被告身为父亲需照顾4名求学中孩子,所以应让被告保外候审。
被告另一代表律师雷尔表示,不予以被告保释并不公平,因为被告在调查期间多次予以警方配合前往警局录取口供,而且周五自愿出庭,他不明白为何控方要求不能保释。
最后,法官诺拉昔玛允准被告必须以1万5000令吉担保金和一人担保外出,而此案也展期至9月24日过堂。 #
太太保外候审
杨祖强早上约8时58分抵达法庭,过后由太太担保保外候审后,约11时45分离开法庭,全程约3小时。霹雳州议长拿督倪可汉在杨祖强被控强奸印尼女佣前夕(周四),向怡保警方投报指陪同女佣前往报案者涉嫌获得10万令吉及被枪恐吓不能泄露秘密。他怀疑杨祖强被投报性侵女佣一案是有隐议程,因此促请警方展开深入调查。
此外,霹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末法依沙也于周四晚就杨祖强被控强奸罪一事发文告,建议杨祖强暂停所有公职,包括不参加任何涉及决策的会议,直到审判结束。#
笑容无奈显冷静
杨祖强周五早上是乘坐本身坐驾,在代表律师梁卓经及文冬州议员西华苏巴马廉陪同下,前来法庭面控。
身穿灰色西装的杨祖强到达法庭时,对于在场媒体的拍照,露出无奈的笑容,但显得冷静。来自布先、万里望、端洛等地支持者也到场声援。
杨祖强是负责掌管州地方政府、房屋、公共交通、非伊斯兰事务及新村发展的霹雳州行政议员,也是端洛区州议员 ,加入行动党已22年。
根据联邦宪法第48(1)(e)条款,任何一名议员若被判监禁超过一年或罚款超过2000令吉,将自动丧失议员资格。#
是否劝杨祖强告假
行动党未开会议讨论
(槟城23日讯) 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指出,对于霹雳州行政议员杨祖强被控强奸一事表示,是否劝告杨祖强告假,或对杨祖强采取任何行动,行动党至今还未召开会议讨论此事。
“党还未召开会议谈论,暂还未有决定采取任何行动。”至于行动党是否会劝告杨祖强告假,以暂停所有行政议员职务时,陆兆福表示,行动党尊重法律程序。
陆兆福周五在海墘巴士总站有一项“珍珠卡通行证”(Pas Mutiara)的推介仪式后,在记者会上,这么表示。#
抨警调查工作不专业
“若警方调查专业,我今天就不会被控,就如我律师所言。”
杨祖强庭外抨击警方的调查工作不专业,在没有完整的调查下,只听一方的话,就把该名印尼视为受害者,而他则被当罪犯,这是不公平的!
他说,此案调查报告被总检察署退回2次期间,但警方也没有再传召他录取口供。
他认为,既然调查报告被退回2次,那么警方应该深入调查,同时传召他录供,以便提供更多线索。
在庭外记者会较早时,他表示,在这事件发生后,他一直都给予警方充份配合及合作。
他说,他也听从警方劝告,一直都没有针对此事发表任何评论。
倪可敏相信杨祖强清白
另一方面,霹雳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敏表示,他相信杨祖强是清白的,随着此案已经进入司法程序,该党也会给予杨祖强最大协助,通过司法为杨氏讨回清白及公道。
询及杨氏指党内有人有意要将他革除一事,倪可敏说,霹州议长拿督倪可汉已对此向警方报案,因此相信公义可获得伸张。
行动党领袖陪同打气
行动党霹州顾问倪可汉与主席倪可敏也陪同杨祖强的太太前来打气。
前来的行动党领袖还有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保阁亚三州议员廖泰益、文冬州议员西华苏巴馬廉、桂和州议员崔慈恩、巴占州议员黄文标、万里望州议员周锦欢、兵如港州议员李存孝、班台州议员黄渼云、阿斯达卡州议员张宇晨、和丰州议员罗思义及克兰芝州议员张哲等。#
“知道是谁幕后指使”
缺乏证据不能揭露
被控强奸印尼女佣的霹雳州行政议员杨祖强指出,他应该知道幕后指使人是谁,只是缺乏足够证据加以佐证,因此现阶段他不能揭露谁是幕后指使人。
他说,有关事件也证明背后有阴谋及政治议程。
他周五在法庭面控后步出法庭时,向媒体发表上述谈话。
询及霹雳州务大臣阿末法依沙劝告他休假的问题,杨祖强反问,他并不是罪犯,为何要告假?
他指出,在法庭还没有判决有罪前,他还是无罪的。
他说,他会继续执行霹雳州行政议员的职务,并不会告假。
杨祖强代表律师蓝卡巴说,鉴于此案已出现新证据,因此他会向总检察署申请撤销对其当事人的指控。
他指出,霹雳州议长拿督倪可汉周五(22日)漏夜针对接获有人在他人威胁下,收取10万令吉载女佣报案的证据,是很严重而且与此案有关,因此他将要求撤销提控其当事人,同时要警方对此事调查。
他说,总检察署必须考虑撤消对杨祖强的指控,而警方也要作出更专业调查。#
杨祖强神情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