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陷阿窿借贷圈套 女网商遭逼良为娼

(吉隆坡26日讯)女网商因周转不灵误陷大耳窿在脸书上设下的“银行代理借贷”圈套,在遭阿窿强行汇入贷款后还被恐吓要接客还债!

受害人王女士,28岁,是一名网商,今年7月份因为出现周转问题,因而向脸书上的贷款广告咨询,没有想到不幸遭阿窿盯上,无辜背上逾2万令吉的债务,并且被无良阿窿恐吓将安排她当妓女接客。

王女士周一向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组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求助。她说,自始至终,她都没有签署任何贷款合约文件,是大耳窿根据她在申请贷款时,呈交的银行月结单,取得她的银行户头号码,强行汇入3000令吉。

她指出,实际上,本身也没有发现户头多了这笔钱,是该名自称谢先生的男子,打电话通知她,并且要她每个星期偿还1700令吉,为期3个星期。

“当时,我是要借5000令吉,对方告诉我偿还的方法是每个月还550令吉,偿还期是12个月,我再三思考后,拒绝这项贷款,但是,对方仍然强行汇入3000令吉到我银行户头。”

王女士指,当时就想把该笔钱还给对方,但是,苦于没有对方的银行户头,而没有付还,最终只能在第一次偿还期依言偿还1700令吉给对方。

原以为自认倒楣了事,不料于上周二,她接获一名自称是林先生的男子的来电,指他已汇入2500令吉到王女士的户头,并且要她在2个星期内付还4400令吉。
“我不认识这个人,相信他是和之前的谢先生同伙的,所以他才会有我的银行户头号码,在他汇钱到我的户头后,时常拨电催我还钱,为了不让他烦我,我付过一次1200令吉的款项。”

她指出,或许本身轻易就范的态度,使到对方食髓知味,如今对方告诉她一共欠下3组,总数达2万300令吉的欠款。

王女士已于周一向加影警方报案。

另一方面,张天赐指出,王女士的遭遇相信是无良大耳窿诈财的新手法。

他促请公众在处理借贷事务时,应提高警惕,免落入无良大耳窿的圈套。

“如果有其他人,面对类似王女士同样的困境,不要害怕,应该向警方投报,或来找我,我们不要轻易向这种恶势力低头、屈服。”#

儿子20年前抛妻弃女今又欠债
老母求阿窿放过媳孙

(吉隆坡26日讯)20年前抛妻弃女,留下老母亲不闻不问,如今又因为高利贷纠纷,连累家人再度担惊受怕,91岁高龄老母亲求阿窿“冤有头,债有主”,不要骚扰媳妇与孙女。

老妈妈杨月娥周一在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的陪同下,通过传媒要求阿窿放过媳妇陈珠兰(58岁)与孙女,因为儿子关耀忠(65岁)与妻女,甚至她本身都已没有联系。

“我一个91岁老妇,今天原本不需要和媳妇及孙女来这里,但是,我的媳妇和孙女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家,担心阿窿真的会来家里闹事,所以我只好随她们一起来。”

她强调,此次前来向张天赐求助,不是要求阿窿放过儿子,而是为了媳妇与孙女,她们不应该再受到儿子的牵累。

“20年来,儿子对我们这3个女人都不闻不问……”

孙女关慧敏(31岁)甚至在记者会上,都不愿提及“父亲”两字,她说:“阿窿把我和妈妈加入WhatsApp群组,里边除了我们就是阿窿与欠债人(父亲),我们也不了解对方怎会有我们的手机,因为当年欠债人离家时,我和妈妈都还没有使用手机。”

她说,阿窿曾恫言会上门泼漆闹事,因而不放心把祖母留在家中。

关慧敏已针对此事向巴生警方报案。#

王女士(左)怀疑本身陷入无良大耳窿圈套,被强逼借钱,再被威胁可安排当妓女还债;右为张天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