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田雄:沙行动党没守诺言 沙50%税收20%石油税在哪里

(亚庇讯)再多4个月,2019年即将结束,亚庇国会议员宣称已批下的3亿1200令吉拨款的发展项目,到底有几项已实行?

从Perkasa交通圈到里卡士湾的丹拔绒里拔沿海公路未见有动静,这些拨款用去哪里呢?

为何就不能拿出拨款中的0.7%或200万令吉,来完成亚庇行人天桥呢?

沙巴不应沦为乞丐

沙巴在《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下,和马来亚及砂拉越作为国家同等伙伴,不应沦为等待联邦政府施舍的「乞丐」。

亚庇国会议员通过报章大事夸耀,亚庇已获联邦财政部发放3.12亿令吉拨款;实际上这并不是值得骄傲的事,因为大部份计划都是在第11马来西亚计划时批下的。

纵使亚庇在第11马来西亚计划下获批38亿令吉的拨款,其数额比不上马来西亚其他城市选区,而且亦与亚庇市民所缴交的税款不成正比。

财政部今年实行5项新的税务及税率,包括服务及销售税、调升印花税、汽水税、数码税,还有下个星期开始实行的离境税。

促请亚庇国会议员向人民交待,财政部在这些新税务中,总共向马来西亚人,包括亚庇市民「抽掉」多少款额。

5年获38亿令吉乃鸡毛蒜皮

亚庇在5年计划下仅获批38亿令吉拨款,确实少之又少,平均每年仅6.5亿令吉,根本不值得沾沾自喜。

沙巴首席部长在沙巴立法议会中宣布,国油公司若付还沙巴20%石油开采税,沙巴每年将有额外50亿令吉收益。

去年,国油总收益突破2510亿令吉,并支付540亿令吉分红给联邦政府;布城通过内陆税收局在全国共收到的1370亿令吉所得税。

促请亚庇国会议员向人民交待,在沙巴征得的税款共有多少,并按50%比例交还给沙巴。

沙巴行动党籍议员及领袖对沙巴的经济问题上避重就轻,没有努力推使行动党籍的财政部长实现他选前所作承诺,付还沙巴应得的50%征得税收及20%石油开采税。

沙巴政府有能力自行分配这些资金,不需要向身在半岛的联邦财长「乞讨」,那丁点的「施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