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徒累快线停干道塞 市民苦求:我们只想回家 徒步出入机场旅客惨如难民

(香港文汇报讯)暴徒无视禁制令,昨日再次发起塞爆机场行动,令机场顿变成孤岛。机场快线暂停服务,随后东涌线亦告全线暂停服务,加上出入机场的主要干道也被暴徒堵塞,巴士、的士、私家车滞留公路上,来往机场的交通均陷于瘫痪状态。旅客及机组人员必须拖着行李徒步出入机场,狼狈情况俨如走难;也有归心似箭的抵港市民,苦求在场暴徒放过香港、放过旅客,「现在我们只想回家!」

机场被暴徒非法霸占,交通大瘫痪,许多赶搭飞机的旅客,无车就自行拖着行李徒步从东涌站,经赤鱲角南路前往机场。一名内地来港的女士,与家人原定昨晚约7时乘飞机前往泰国曼谷,因机铁停驶,她只好徒步由东涌站步行往机场。

对于堵路为她造成的不便,她表示非常愤怒,批评暴徒行为自私。「我们有权表达诉求,但必须在和平及不影响其他人的情况下进行。」

旅客拖行李徒步赶机

除了旅客,机组人员也未能幸免。一名驾车的国泰员工昨日滞留在公路上,心急如焚的他一度驾车在顺东路回旋处逆行,试图撞开路障,却撞到一名暴徒。其他暴徒随即一拥而上,把他的座驾包围,他随即道歉,未知是否暴徒们的英语水平有限所以未敢驳嘴,抑或暴徒人数未算多的原故,最后暴徒只好放行。

来自澳洲的Mark原定乘坐昨晚8时起飞的航班,前往澳洲布里斯班。他一早已知机场被堵,故预早5小时从酒店出发,坐巴士到机场,最终司机亦在机场公路让他及其他乘客下车。

港人斥暴徒非常过分

回港市民同样滞留在接机大堂,有市民一家三口从泰国布吉回港,父亲林先生表示,昨午约4时抵港后,从新闻得知机场交通瘫痪无法出市区,他表示十分无奈。林先生表示,「就算机场快线服务回复也未能安心,因为香港到处混乱,担心坐上有暴徒的列车。」他又批评暴徒表达诉求的方式非常过分,「使用暴力已是违背初心,政治纷争应回到选举解决。」

另外,一位居港的母亲从英国回港,但迟迟未有交通工具接她出市区,「明天(今日)开学了,我无法想像自己带着孩子在机场过夜。」她哀求暴徒们放过香港,放过旅客,让他们顺利回家。

另据香港《大公报》报道,七个香港航空系统工会发表联合声明,强烈谴责暴力分子冲击机场、阻挠机场正常运作,并呼吁香港机场管理局及警方必须继续严正执法,确保机场正常运作。

无路逃自作孽 警海陆大截查

(香港文汇报讯)数千暴徒昨堵塞机场路面和轨道交通,大肆破坏港铁东涌站和青衣站,令香港国际机场沦为孤岛,警方昨午开始清场追捕暴徒,上千暴徒涌入东涌逃走,但陆路交通被他们一手破坏,唯有兵分两路,迂回到梅窝码头乘渡轮出市区,另一批黑衣人则由机场徒步约15公里,长途跋涉3个多小时到青屿收费广场,才由接应车队分批接载离去,沿途拋弃大量棍棒、黑衣、头盔等装备。另外,警方在中环码头、港铁站主要出口海陆截查及拍摄可疑者,相信稍后会对比录像,陆续展开拘捕行动。

渡轮遗装备 警码头守候

警方于下午时3时30分宣布,警方将会采取驱散行动,警告非法集会者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及离开。防暴警随即排成方阵,向百余米外集结在机场巴士总站外的暴徒推进。暴徒早已在路中筑起多重防线,并步行向东涌方向逃离,并大肆破坏东涌站,又强抢附近楼盘物资构筑大量路障,并大肆纵火。警方需逐步推进,清除路障。

至傍晚约6时20分,大批速龙警员及防暴警察赶至青衣站内,截查可疑者。此时暴徒不敢乘机铁,数百名暴徒步行至梅窝码头搭船出中环。8时许,有防暴警员在中环往来梅窝的码头,等候由东涌乘船出中环的乘客。渡轮到达中环码头后,所有乘客都被截停,逐一分流搜查,这时船上已无黑衣人。多名年轻乘客被警员带走并要求搜身,亦有乘客被要求查身份证。警方拍摄可疑者后准许他们离去,而渡轮内有大量被弃暴徒装备。

扮市民逃亡 徒步阻交通

另一方面,在东涌的暴徒听闻警方在中环守候,于是更多暴徒选择陆路大逃亡,沿北大屿山公路步行向欣澳方向逃跑。晚上7时30分,逾千暴徒扮「市民」沿北大屿山公路徒步出市区,部分沿顺东路而行,三条行车线全被示威者占用,路边弃满各式暴徒装备,不时有人走出路面,令交通大受影响,小蚝湾车厂上有多辆警车戒备,并未采取进一步行动。至晚上9时逾千暴徒扮「徒步者」步行3小时后抵达青马大桥收费亭,登上大批接应车辆后离开。有乘客表示,受这些「徒步者」影响,机场高速交通大堵塞,由机场开至青马收费站,足足开了两小时。

在机铁青衣站,有数十名速龙警员及防暴警在青衣站及青衣城交界清路障及截查黑衣人,有真市民大叫「警察加油」,警员大叫「多谢」。其后大批防暴警察抵达东涌站,并进入在月台内滞留的列车截查及拍摄可疑者。至深夜11时许,大部分机场暴徒返回市区,警方开始清理路障。

近半港铁站「遇袭」 暴徒迫民周一「三罢」
港铁愤怒:恐引致严重事故 危害乘客安全 不负责任!

(香港文汇报讯 )暴徒神憎鬼厌的恶行一再升级,昨日无视法庭禁制令,再次塞爆香港国际机场。他们在机铁站大肆破坏,毁坏站内设施,又擅用灭火筒令站内无辜旅客咳嗽难耐,旅客想走,但交通已大瘫痪被困在机场逾10小时。暴徒其后将其魔爪伸延至东涌站及青衣站,大批暴徒更闯入东涌站车站控制室范围大肆破坏,车站人员安全受到威胁,需要紧急撤离。青衣站的车站控制室大门亦遭破坏,车站职员需要报警处理。

12车站昨相继「遇害」

这股恶势力随后向多区港铁车站蔓延,蓝田、观塘、钻石山、乐富、荃湾、荔景、沙田、沙田围、兆康及天水围等12个车站逐一沦陷,遭受不同程度损毁,连同前日受毁车站,累计44个车站受损(见图),占全港93个车站(不计轻铁站)近五成。

港铁对此等不负责任并有可能引致严重事故,危害乘客安全的恶意行为感到愤怒,此等行为亦可能违反禁制令。由于昨日有多个港铁站的损毁严重,部分车站可能无法在今天恢复提供服务。换言之,今日市民返工返学或受阻,疑是纵暴派为今日「三罢」诡计铺路。

此外,暴徒在东涌泳池外焚毁国旗,一次又一次地挑战中央及特区政府的底线,也使暴徒及其幕后黑手的狐狸尾巴显露无遗,就是借破坏香港社会秩序,搞「港独」、搞「颜色革命」。

青衣严重「内伤」 速龙驱散暴徒

暴徒所到之处无不满目疮痍,伤痕累累。青衣站是继东涌站后损毁最严重的车站,昨午1时许,数十个暴徒到该站内以铁锤破坏闭路电视镜头、购票机及闸机,多个闸机的八达通读卡器被重击飞脱,地上遗下小量玻璃碎片,所有机器暂停使用,现场残留喷漆气味。

暴徒之后一度离开青衣站,其后部分暴徒又折返站内,再次破坏闭路电视镜头及喷漆,在场有暴徒为其撐起雨伞掩护。现场所见,港铁职员未敢阻止,反而有一名乘客教训在场暴徒,双方发生激烈争执,其后乘客在亲友劝阻下自行离开。

至昨午6时许,又有少许暴徒现身青衣站到处破坏,五六十名速龙及防暴警察半小时后赶到,并开始驱散暴徒。双方对峙及指罵,暴徒速逃,警员未有拘捕任何人。

政府严厉谴责野蛮暴行

(香港文汇报讯)特区政府昨日严厉谴责暴力示威者在机场附近的破坏及违法行为,批评有关暴徒完全漠视旅客及市民的需要,更对持不同意见或无辜人士及机构施以暴力威吓及恶意报复,行为野蛮,令人愤慨。警方会对暴力及违法行为果断执法,保障广大市民的安全及权利。

政府发言人指出,法院早前已分别批出禁制令,禁止任何人妨碍机场及铁路运作,但昨日有大量暴徒目无法纪,刻意阻碍机场运作,并在附近堵路及纵火,导致机场交通严重阻塞,影响大批旅客行程,并对香港经济造成伤害。
发言人并指,有暴徒将杂物投向铁路路轨,危及铁路运作安全;亦有暴徒肆意破坏港铁车站,其中东涌站损毁严重,令多条港铁线路暂停服务。其间有人围殴其他市民,并有违法者拆下东涌游泳池的国旗并焚毁,挑战国家权威,冲击「一国两制」底线。

特区政府严厉谴责暴徒的破坏及违法行为,强调警方会对暴力及违法行为果断执法,保障广大市民的安全及权利。

拆泳池国旗 践踏焚烧

(香港文汇报讯)暴徒再次公然冒犯及侮辱国家尊严、挑战国家主权,并干犯《国旗及国徽条例》。一批暴徒昨日非法游行至东涌游泳池时,看见泳池外悬挂的国旗,便群起包围旗杆,将国旗拆下,一度将国旗扔进垃圾桶,其后取出让多人粗暴地践踏,最后焚烧。

昨午5时许,一批暴徒逃走至东涌游泳池,有人打开雨伞于泳池外的旗杆处聚集,有人高呼「港独」口号,其间有一名黑衣人爬上旗杆,将悬挂的国旗拆下并带走。暴徒一度将国旗扔进垃圾桶,其后取出,放在马路旁边,多人上前践踏。其后,暴徒把大量纸巾和纸张放在国旗上,并且点火焚烧国旗。全程有其他暴徒用雨伞遮挡传媒的镜头。

根据《国旗及国徽条例》第七条,任何人公开及故意以焚烧、毁损、涂划、玷污、践踏等方式侮辱国旗或国徽,即属犯罪,一经定罪,可处第五级罚款及监禁3年。

 

暴徒昨日瘫痪机场交通,大批旅客拖行李徒步经过满是砖头的道路前往机场,狼狈情况俨如走难。 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