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助理称仅纳吉刘特佐 懂1MDB全盘计划

(吉隆坡3日讯)纳吉前特别助理安哈里披露,只有前首相纳吉和富商刘特佐真正了解,一马公司的全盘计划和部署,而纳吉更深知刘特佐擅长摆布他人的做法。

他今天在一马公司案的第3天审讯中形容,刘特佐在应付国内外官员方面是一名“操纵大师”,而纳吉也对此知情。

43岁的安哈里(Amhari Effendi Nazaruddin)在供证时,回应一马公司跟沙地石油国际公司(PetroSaudi International)和阿尔巴投资PJS有限公司(Aabar Investments PJS Limited,简称阿尔巴BVI)的联营计划。

此案承审法官是科林劳伦斯(Collin Lawrence Sequerah)。

擅长摆布各阶级官员

安哈里解释,他是2008年从国家银行转任时任副首相纳吉的特别助理。

他说,纳吉2009年出任首相后,他的职责之一是在已故阿兹林(Azlin Alias)的监督下,协调一马公司相关的项目。

当时,阿兹林是纳吉的机要秘书和首相办公室旗下的经济组主管。

“根据我跟刘特佐交涉的经验,我发现,他很聪明及擅长摆布不同阶级的国内外官员,而纳吉大部分都知情。”

“因此,只有刘特佐和纳吉对他们自身的策划和部署,拥有完整的概念。”

“刘特佐是名操纵大师。而在这种状况下,我如今可以说,我被利用来达到不正当的目的。”

阿尔巴投资PJS是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旗下的子公司。反观,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阿尔巴BVI是间冒牌公司,掌控者与刘特佐有联系。

媒体报道才获知情况

安哈里供称,他和阿兹林只在媒体2014年开始报道后,才获知一马公司资金被挪用的状况,因为他们是以各自为政的方式执行工作。

他继称,当《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砂拉越报告》和现已停刊的《大马内幕者》等国内外媒体在2014年和2015年开始报道有关课题时,刘特佐会针对质问准备一些答案,或指示阿兹林负责一些损害控制的措施和跟进工作。

“我确认,我在这个沙地石油国际公司的课题上,是担任协调阿兹林和刘特佐开会的中间人。我出席他们的讨论。”

“…与此同时,我涉及阿尔巴联营计划的方式是协调(事务),以便马来西亚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政府不会把国际石油投资公司付款的课题带上国际法庭。”

发现纳吉形象受影响

虽然如此,安哈里补充,阿兹林一开始并未对媒体的报道感到不安。毕竟,有关报道主要仍专注于刘特放纵的生活和消费方式,尽管有关新闻逐渐成为全国的八卦话题,并打击了纳吉声誉和形象,而对首相办公室带来压力。

无论如何,他说,2015年初曝光的新闻令首相办公室拉响了警报,而开始觉得有必要通过阿兹林去处理。

据他透露,所谓曝光的新闻开始将纳吉卷入其中,包括一些所谓的“证据”,如照片、电邮文件和一马公司资金据称被挪用的汇款。而有关资金被指通过一马公司跟沙地石油国际公司的联营计划,转至刘特佐的私人账户。

他表示,纳吉的形象更因为数个产业的交易和其继子里扎(Riza Aziz)的电影公司而受影响。

“在这段日子,我们(我和阿兹林)受到刘特佐指示,根据他提供的要点向首相办公室上下解释,这些(指控是)在野党和希望纳吉下台的人士的伎俩。”

为常见问题准备答案

安哈里早前供称,刘特佐曾为首相办公室准备了一些常见问题的答案,以应付任何人对一马公司的质问。

他说,有关答案是通过他、刘特佐和阿兹林之间的会议和电邮沟通所拟定。
安哈里明天预料会继续出庭供证。

由于纳吉的首席辩护律师沙菲宜(Muhammad Shafee Abdullah)需赶赴亲戚的葬礼,法官科林劳伦斯(Collin Lawrence Sequerah)提早结束今日的审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