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天后一众支持者入朝 沙巴反水坝运动陷低迷

反对凯端/吧巴水坝特工队(TAKaD)主席狄安娜指出,该运动声势有些下降,是因为有些支持者现在成为新沙巴州政府的一员,在反水坝课题上U转并沉默。

“上次我们斗争(反水坝)时,我们有很多支持者。”

“但现在,新政府上台后,我们许多朋友成为政府的一员……有些人(以前)帮助过我们,现在已经是部长了。他们U转并保持沉默。”

反对凯端/吧巴水坝特工队(TAKaD)昨天早上拉队到布城多个部门陈情,当晚又在隆雪华堂举办论坛,讲述乌鲁吧巴人民面对的问题,吸引近70人参与。

狄安娜(Diana Sipail)是在论坛上受询及乌鲁吧巴社群是否团结一致对抗水坝时,发表上述谈话。
与前朝水坝计划相同

狄安娜昨天到布城陈情后接受《当今大马》采访时指出,沙巴州政府去年8月宣布的吧巴水坝工程,其实正是前朝国阵政府在2008年所宣布的凯端(Kaiduan)水坝工程,兴建地点和水坝大小雷同,简直换汤不换药。

她说明,该组织与当地原住民10年前就发动抗争,设立路障阻止凯端水坝工程,更力助希盟和沙巴民兴党赢得第14届大选,争取停止凯端水坝计划,不料一掌权后沙巴州政府却恢复水坝工程,令人深感失望。
“我们努力为希盟拉票,让他们赢得第14届大选,结果去年5月才掌权,8月份沙巴基本设施发展部就宣布兴建吧巴水坝。”

“(对比凯端水坝)这水坝还是在一样的地方、淹没一样的人、迁移同一群人、(水源)同一条河,完全没有任何不同。”

“我们反对这水坝的原因在于,它会淹没我们的村落、习俗地、文化遗产等等,森林也会消失。我们被逼搬迁到不熟悉的新地方,这会改变我们(原住民)的生活方式。”

五村落将灭顶需迁移

一同到布城陈情的沙巴特里安(Terian)乡村社区管理理事会(MPKK)主席尼尔申(Nelson Raymond)昨天也补充,一旦吧巴水坝建成,预计超过3000名原住民必须搬离习俗地,更有4个村落受影响、5个村落没顶。

他说明,受影响的村落位于吧巴河上流,包括Longkogungan、Kalanggaan、Pongobonon及Kionop;而会没顶的村落位于下流,包括Buayan、Tiku、Timpayasa、Babagon及Terian。

他补充,沙巴首长沙菲益曾承诺终止凯端水坝,不料事隔数个月后却宣布兴建吧巴水坝,令人失望。
吧巴水坝势在必行

去年8月3日,沙巴基本设施发展部长彼得安东尼(Peter Anthony)宣布耗资20亿令吉在吧巴县内兴建巨型水坝,水坝高度为150至200公尺,面积达522公顷。

同年10月31日,沙菲益强调,即使面对非政府组织和原住民社群抗议,沙巴州政府仍旧会推行吧巴水坝计划,以应付沙巴日益增长的人口和旅游业需求。

今年6月26日,《星洲日报》报道,彼得安东尼强调,随着亚庇、保佛、吧巴、必打丹人口持续增加,加上丹绒亚路生态发展(TAED)项目完成后所带来的人口成长,解决水供不足的问题已是刻不容缓之事,因此兴建吧巴水坝势在必行。

6月28日,《诗华日报》报道,沙菲益说明,民兴党只承诺过取消凯端水坝,未曾提过吧巴水坝。

他称,凯端水坝位于兵南邦,而吧巴水坝位于吧巴县,虽然这两个水坝的水源是相同的,但却位于两个不同的县,不能沦为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