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飞速发展,制度是最大优势 ——台胞看大陆发展70年

“1989年,我在上海外滩看向陆家嘴方向,只见到一片荒烟蔓草。1995年,我担任台北市议员时参访浦东,看到陆家嘴是一个大工地。”中国文化大学教授庞建国近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等到1999年再次从外滩看向陆家嘴,感觉就像是在美国纽约从哈德逊河对岸遥望曼哈顿。现在,陆家嘴更是一副国际大都市、世界金融中心的派头。”

1949年以来,两岸关系起起伏伏,从不相往来到交流日密,台胞因各自经历的不同,对大陆的了解也各不相同。但从台湾看大陆,有一点是几乎所有人都无法忽略的,那就是大陆70年来发展日新月异,变化翻天覆地,一如陆家嘴的风景变迁。

进步和变化超乎想象

从1949年两岸分隔到1987年台当局宣布开放老兵回大陆探亲之前,两岸近40年处于隔绝状态,台湾同胞对大陆的了解仅限于书本内容、老一辈的记忆和台当局的政治宣传。而当台湾同胞亲身踏足大陆,眼前这片热土跟文字、话语中的大陆便交叠出全新的印象。

“小时候,虽然我和家人都没去过大陆,但上学时老师都要求把大陆的历史、地理情况背到烂熟于心,毕竟我们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台湾资深媒体人黄智贤说,“长大后来大陆的机会变多,我在这里饱览了秀美山河,也见证了大陆日渐繁荣昌盛。从2004年到现在,每到一次大陆我就要感慨一次,怎么变化这么大,进步得那么多,真是不可思议。”

1989年,上海元祖食品公司创始人张秀琬和同学赴大陆旅行,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她发现“这市场实在太大,物资不多,中华民族文化底蕴却深。”“大陆这块地方,一定要去!”这个判断,催生了后来的元祖。而对自己在大陆生活工作近30年的经历,张秀琬用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开着一艘小小快艇,在大风大浪中被飓风推着往前跑”。

“来大陆之前,我以为大陆比较封闭、落后,没想到来了之后很受震撼。”在中国人民大学读大二的台生陈韦廷告诉记者,大陆的发展进步不仅体现在经济方面,很多领域都在进步提升。“例如城乡之间的均衡发展、传统文化的传承保护、道德观念的宣传推广,都很有成效。大陆学生也不是台湾媒体所说的‘书呆子’,而是注重全面发展,在社团活动、课外实践等方面都有自己的专长。”

“中国速度”从何而来

上世纪70年代,台湾已经是“亚洲四小龙”之一,号称“钱淹脚目”,而大陆还没实行改革开放,经济“一穷二白”。但从上世纪90年代以后,台湾经济动能逐步衰减,2000年后更是陷入停滞,“万物皆涨而薪资不涨”。大陆却展现了震惊世界的“中国速度”,快速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两岸发展速度的落差,台湾同胞看在眼中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也形成了各自的独到见解。

“从1949年至今,大陆为什么可以实现翻天覆地的发展变化?我认为最大的优势就是制度。”黄智贤说,大陆在探索发展的过程中选择了适合国情的道路,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十几亿大陆同胞摆脱了饥饿和贫穷,正迈向全面小康。

“大陆有巨大的人口规模和五千年文化的底蕴,只要制度安排和发展路线正确,就能够激发强大的发展动能。”庞建国认为,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大陆潜藏的动能得以涌现,从而实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近30年来,在意识形态的作祟下,台当局刻意让台湾疏离大陆,结果让自身格局越来越小,失去了发展机遇。”对比大陆的欣欣向荣,黄智贤说,台湾的发展正在停滞。除了“台独”思维,西方式的民主制度也在暴露弊端,影响台湾发展。

首钢基金创业公社港澳台总经理郑博宇表示,大陆能有今天的发展成就,原因在于制度与国情能够相适应,政府效率高,社会有序充满活力,能够在统一领导下集中力量办大事。“台湾的民主已经沦为民粹,进而让台湾出现‘经济失调、社会失序、政治失灵、政府失能’的情况。显然,台湾的制度和社会发展并不匹配。”郑博宇告诉记者。

天地广阔任遨游

从上世纪80年代末第一批台商取道香港辗转来大陆投资,到今天数百万台胞在大陆生活、工作、求学,大陆对台湾同胞来说,意味着广阔的舞台、希望的热土。
20世纪90年代初,张秀琬带着元祖品牌来到上海,她从一家小门店做起。如今,元祖在大陆已有近600家门店,并于2016年在A股上市,业务还扩展到大型儿童生活服务设施建设。

和张秀琬一样的台商有千千万万。几十年来,台商投资大陆的版图迅速扩张,从东南沿海到华中再到西部,形成东莞、昆山、重庆三大台商投资聚集地,产业布局紧跟时代步点,从纺织等传统产业到笔记本电脑制造等准高科技产业,再到本世纪初的半导体、面板制造等高科技产业。

2018年10月23日,来福建福州创业的台湾青年李儒钦(右二)在福州市台湾青年创业就业基地“索佳艺”众创空间与两岸青年交流。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