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聋哑人士高庭上诉 法庭10月11日宣

(亚庇13日讯)“我只有司法权力(Judicial Power),没有属灵权力(Divine Power)。”

高庭司法专员陈苏仁(译音)在回答一名强奸外甥女罪成而入狱的聋哑人士,喊冤表示他没有犯案,并将一切交给上苍时,做出上述回应。

55岁的被告乃被控于2014年10月的某晚,在保佛瓜拉班尤某甘榜一间没有门牌的民宅,强奸当时年龄只有15岁的外甥女,触犯刑事法典第376(3)条文。

该案在地庭审结后,被告遭判决入狱18年兼鞭笞10下,同时罚款1万令吉或以6个月牢狱代替。服刑期满的被告出狱后,也需受警方监察行为2年。

没有代表律师今日在高庭针对判决和刑罚进行上诉,并透过聋耳手译员陈情。他表示,他以救世主的名誉发誓,他并无犯案。

他说,案发当天他会到住处,屋内除了他、受害者之外,还有一名朋友,并指称强奸受害者的实为其友人。他多次向警员否认强奸受害者,但警员并没有相信他。

副检察司美格马哈迪则指出,控方有确凿的证据指证被告罪行,受害者在案发后,怀孕并诞下一名婴儿,而此案的脱氧核糖核酸(DNA)报告显示,婴儿的生父就是被告。

被告再次透过聋耳手译员,对副检察司的指控做出否认。司法专员聆听诉辩双方陈词后,择定10月11日宣判。

另一方面,一名华裔聋哑人士也针对他遭控蓄意破坏他人车辆,遭判决入狱1年进行上诉。

39岁的吴某乃被指于2018年2月10日下午4时30分,在东贡岸镇某商场的底层停车场,蓄意刮花一名56岁车主的轿车,触犯刑事法典第427条文。被告于今年1月23日在推事庭遭推事判决罪成,入狱1年。

被告代表律师刘春燕针对判决和刑罚进行上诉时指出,由于推事庭当时仅采用一名聋哑学校的老师来进行手语翻译,而非一名获得联邦法院认证的翻译员。其当事人的理解程度未能了解控状,遭引导承认罪状。

副检察司凯鲁丁表示,他将查证当时的翻译员是否获法院认证。司法专员聆听诉辩双方陈词后,择定10月11日宣判。(10)

手语翻译与聋耳手译

今日在高庭为两宗上诉案件进行聋耳手译的翻译员陈丽美指出,手语翻译与聋耳手译乃不相同的翻译方式。

她今日在庭外受询时说,手语翻译(Sign Language)乃透过手势逐个对个别的词汇进行翻译,而聋耳手译(Deaf Language)除了透过手势外,还需以肢体动作、脸部表情、相关实物如图片和人物等辅助,将句子的意思传达。

“如果聋哑人士有学过手语,那麽他们就能以手语进行交流。那些没有学过手语的聋哑人士,则需依据他们的理解程度,使用聋耳手译翻译句子的意思。”

陈丽美说,两宗上诉案件的聋哑人士的理解程度不高,因此她采用了手势、肢体动作、脸部表情及图片来进行翻译,协助他们在庭上做出陈情。(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