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子亭 之前卫星市没收泊费 不能与市区混为一谈

(本报山打根十六日讯)人民公正党山打根前主席菲立吕子亭,对于曾亚九的:市区与卫星市人民有分别吗?的提问,表示莫明其妙,并说这是曾亚九提出的问题非菲立吕。

他是针对曾亚九”市区与卫星市人民有分别吗?”的撰文,作出上述回应,并认为曾亚九本身提出的问题,应由其本人回答。

菲立吕子亭表示,曾指市区已实行泊车收费几十年,市议会不能借著市区免费泊车6个月后,恢复市区泊车收费时,把11个卫星市也列入实行泊车收费内,因为之前这11个卫星市并没有泊车收费,原本已有的市区泊车收费与原来没有的11个卫星市泊车收费,是不同的两件事,不能混为一谈,就这麽简单而已,不知为何曾亚九看不明白,也希望曾亚九不要“变相嫁祸” 。

他说,曾亚九问我“身为执政党中的一员又有可做到什麽”其实我只是公正党一个前主席,仅是反映11个卫星市市民的不满与反对而已,不会似别人那样,明明不适合的措施,也举手举脚赞成。

菲立吕子亭表示,市区当年实行泊车收费,其中一个主要目的是纾解交通阻塞以及泊车问题,并不是要收取泊车费来发展或推行什麽市会服务。11个卫星市并没有交阻塞问题,为何夹硬要在这11个卫星市实行泊车收费?

他也说,前朝政府相信也明白这项政策行不通,所以才“没有夹硬实行”,难道曾亚九也赞成前朝政府没有实行的不适当政策令人民受苦?

对于曾亚九所说的“没听过有人反对”,菲立吕子亭表示感到非常遗憾,因为自从证实11个卫星市联同市区恢复泊车收费一齐实行泊车收费后,11个卫星市的市民之间,反对罵声至今不曾断绝过,相信只有聋子才没有听到。

他说,除了反对之声不绝,手机面子书几个月以来反对及痛批更是如排山倒海,希望曾亚九不要做“井底蛙” 。

他强调,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但需以事实来作为根据,否则将是无谓的。有关公投一事,伊罗普拉区州议员张克骏曾提出,不过受到拒绝举行,可惜曾亚九当日也没有表示赞成支持。

有关中央巴刹上厕所费,菲立吕子亭认为,曾亚九有权代表小贩们,向市会提出要求,相信市议会会考虑及检讨,这样的事相信也不需要负责国州大事的国州议员出面。(15)(L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