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污年年来袭  30年“阴魂”不散 今年趋严重学校迫停课

(槟城20日讯)烟霾,阴魂不散!  我国深受印尼烧芭所引发的烟霾祸害超过30年,从1980年代开始就陆续面对来自印尼的跨境烟霾危害,到了1990年代,甚至已是每年几乎都会“来袭”的“年度”灾害一样,情况也越来越严重,且今年造成很多地区学校因为烟霾而被迫停课。
这些年来,情况最为严重的,包括1997至1998年、2005至2006年及2015年。记得在2005年,巴生港口地区空气污染指数一度超过500点,当时当局立刻宣布该区进入紧急状况,停止一切非必要的活动,除了学校关闭停课,也下令港口及机场停止操作等。
邻国印尼长期烧芭,对我国,甚至是新加坡及汶莱影响深远。久久挥之不去的烟霾,不只是影响本地的旅游业、渔业、饲养业,也危害人民的健康。烟霾带给我国整个区域的经济冲击,造成了数百亿令吉的损失。
此外,根据一项研究显示,人民因为烟霾而必须承担的医疗负担,在1997年医疗费用高达950万令吉,2013年更是增加到4.1亿令吉。
据了解,1990年至1991年,是全马各地面对最多次烟霾的一年,包括东马两州陷入一片灰蒙蒙情况。有关烟霾问题,从1990年8月开始,在短短一年内,几乎断断续续发生了6次,是历年来最严重、最长时间的一次。烟霾弥漫的原因,主要是丛林火灾、园丘大火,空气不流通导致烟雾迟迟挥之不散。
97年大马史上最严重霾害
1997年,是大马史上最严重的霾害,导致东马的砂拉越州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当时时任财长表示,我国除了安排超过1200名消防员往印尼,可能还需要超过百万令吉的费用,协助邻国扑灭森林大火,而这项森林大火被指是造成东盟上空烟雾弥漫,数百万人健康受到威胁的“罪魁祸首”。
2013年4州遭殃
2013年,印尼的林火问题蔓延,我国环境部长与印尼展开会谈,甚至准备派遣消防员、水弹、布云造雨等,协助印尼苏门答腊中部等区扑灭林火。6月27日,我国大马皇家空军的C130飞机,在马六甲、森美兰、雪兰莪和霹雳州上空布云造雨;印尼也增调数千人加入灭火行动,出动直升机投水。布云造雨,半岛4州才得以烟消霾散。
2015年航班严重延飞
2015年,我国半岛大部分地区遭烟霾笼罩,空气污染指数达到非常不健康水平,除了教育部宣布吉兰丹和西马各州的学校停课,受影响的也包括饲养业,在5万只鸡中,有10%因烟霾死亡;很多航班也因为烟霾情况严重而延飞;单单槟城医院,当时的病患倍增,每天平均增加约200人。#
槟社青团呈备忘录予印尼槟总领事
另一方面,在2004年,槟州社青团曾经就印尼公开焚烧问题,提呈备忘录予印尼驻槟总领事,要求给予关注。
丹绒区国会议员政治秘书陈金辉博士受访时表示,印尼烟霾问题纠缠我国多年,严重造成我国的空气受到污染,同时也影响国民健康。因此,他2004年当时就提呈一份备忘录予印尼驻槟总领事。
他当时代表社青团提呈有关备忘录的时候,主要是要求印尼政府改善其公开焚烧的恶劣行为,并让他们了解印尼造成的烟霾,对我国人民所造成的生活影响。
他说,当时,印尼驻槟的总领事,也深深了解到槟州人民的痛苦,当时他也口头答应说,将会把这份备忘录与意愿,反映给印尼政府知道。至今15年,问题依旧,不但问题没有改善,反而变本加厉。#
我国深受印尼烧芭所引发的烟霾祸害超过30年,甚至已是每年几乎都会“来袭”的“年度”灾害一样,情况也越来越严重,且今年造成很多地区学校因为烟霾而被迫停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