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喆·信演唱会”取消风波 旅游部曾发3信函支持 胡栋强:财长是否知情扣税优惠?

(槟城25日讯)《陶喆.信国王歌手》演唱会风波未了,民政党全国署理主席胡栋强揭露旅游部曾发出3封官方信函支持“陶喆.信国王歌手”演唱会,并要求财政部长林冠英回应,对旅游部文化政策组发予上述公司可申请扣税优惠的信函,是否知情。

WGW正是《国王歌手》演唱会的主办单位,是场表演当晚突然宣告腰斩,而演唱会的宣传海报及用品上均印有大马旅游局的3个标志,还有贸消部标志。

胡栋强指出,在媒体曝光上述3封信函前,民政党其实也接获知情人士发来上述信函,3封信均发予黄成鸿。

“第一封志期6月25日是支持他申请税务回扣优惠。第二封则是7月4日由峇迪亚本人,发给黄成鸿的致谢函,感谢他为槟城引进国际歌手,提升槟州知名度。”

他说,第三封志期8月6日,则是批准该公司在演唱会宣传上,使用3个旅游局标志。

只是,他提醒民众,演唱会于9月21日当晚当众取消后,媒体旋即于9月22日向峇迪亚求证,关于WGW使用旅游局标志一事,峇迪亚否认允许对方使用标志,说明一切与旅游部无关。

“可是这些信件曝光后,峇迪亚便改口承认,只是不再批准该公司继续使用标志。难怪中央和州政府不敢报警。”

他也强调,由旅游部文化政策组于6月25日发出的支持信抬头,注明该部支持该演唱会,并列明不会阻止WGW去寻求演唱会赞助商,同时给予税务回扣优惠。

只是,信上也注明是封支持信并非直接批准税务回扣,WGW娱乐有限公司必须在完成演唱会后,再整理所有文件,重新作出申请。

“这家娱乐公司是赚钱的商人。我要问林冠英,是否知道旅游部发出支持申请税务回扣优惠信?为什么赚钱的商人可以扣税,这家公司有何特权,但人民却要被征税?”

他要求财长林冠英回应,对提供扣税优惠申请事件是否知情同时,解释是否与黄成鸿相识,以给公众释疑。

除了该演唱会外,同样由WGW娱乐有限公司承办订于11月23日在槟开唱的《周华健──爱在云端》演唱会,日前已宣告取消。#

被拖欠1万元尾数
衣服供应商扬言起诉

(槟城25日讯)拖欠1万令吉尾款未还,“陶喆·信《国王歌手》演唱会”衣服供应商也成了苦主,冀主办方在本月30日前还清作为交代,否则将把此事带上法庭。

原定于9月21日(周六)晚在槟城国际会展中心(sPICE)举行的陶喆·信《国王歌手》演唱会,因主办单位WGW Entertainment持伪造文件,并迟迟未支付演唱会软硬体相关费用,导致演唱会在晚上9时30分宣布取消,引起轩然大波。

傅俩杰:印制2000件衣服及杯子

衣服供应商BJ One Stop Solutions业主傅俩杰(28岁)于周三召开记者会时说,WGW Entertainment股东Hendrick黄成鸿是于8月22日向该公司下单,欲印制用于送给歌迷的2000件衣服及2000个杯子,并指由于须在8月24日上午召开记者会时用上,因此要求在2天内交货。
傅俩杰续说,由于时间紧迫,该公司只能先完成1000件衣服及200个杯子,其余的在一周后送上,同时要求对方支付总额(6万8000令吉)的50%(3万4000令吉)作为订金。

他指出,在首批成品准时交货之后,对方要求该公司继续进行印制工作,并承诺将会缴清尾款,期间还要求将未印制的杯子设计改为WGW Entertainment徽标,并增加数个赞助商的标志。

“他要特制2000个杯子,其中200个演唱会的在8月24日已经交货了,剩下的1800个,300个是演唱会的,1500是WGW Entertainment徽标的。”

他表示,由于期间对方一拖再拖,迟迟未付清3万4000令吉的尾款,因此该公司暂停打印剩余的1000件衣服,但1800个杯子依然在8月31日完成了,其拖欠的尾款尚有1万令吉。

迟迟未提供送货地址

傅俩杰说,截至演唱会开唱的前一天(9月20日),对方迟迟未提供送货地址,还称杯子将在活动后才用到,让他觉得事有蹊跷,于是直接前往会场,却不见其踪影,而其中一个演唱会负责人告知,根据内部户口显示,该尾款已还清了。

对此,他联络对方时,对方称一定会在周一(9月23日)付账。然而,随着演唱会取消的消息一传出,对方却改口表示抱歉,他必须待律师周四(26日)返槟后的指示才能做银行汇款,还指其公司将由一名赖氏接管,之后便没有下文。

他直言,对方言辞反复,为了保险起见,他已在本周一(9月23日)到双溪里蒙警局报案,已做好相关文件和WhatsApp谈话内容的备份,倘若对方未在9月30日前给予交代,该公司将会入禀法庭起诉对方。
他补充,据警方透露,尚有不少广告商也已针对此事前往报警。此外,他也在记者会上现场致电予对方,惟对方未接听。

他也说,该公司开业以来已有20余年,虽相识已久,但这是首次在生意上的合作。目前,他只希望对方可缴清1万令吉尾款作为交代。

“如果他为了平息这件事,退回票钱给歌迷,但没有还清尾款给我们,那我们怎么办?他说9月30日要给歌迷一个交代,我希望他也给我们一个交代,否则我们一定会起诉他。”#

吁受害单位报警

另外,胡栋强也促请所有购票者和公司标志遭WGW娱乐有限公司滥用的赞助商前去报警,以保障本身利益。

“我呼吁所有受害单位,勇敢站出来报警,捍卫本身利益。”

他同时促请希望联盟政府,制定严法管制国内娱乐公司,避免《陶》和未开唱先流产的周华健演唱会事件重演。这些演唱会均价格不菲,从最低价的逾百令吉到逾500令吉不等,不止损害消费者利益,更严重是令槟州声誉受创。

他也唤醒公众记忆,询及媒体是否记得2008年原订在旧关仔角草场,邀请多位世界顶尖网球手开打的“网球王”赛事。

“这场大赛当年也是流产,让槟州沦为笑柄。这种事件不应重演,所以政府应制定法令管制,对如何申请政府部门标志,要有一套严格申请程序。”

他也呼吁中央和州政府,不应在事件发生后只是马上撇清关系。反之,应即刻报警和协助购买者,向有关公司索回退款。

出席者有槟民政党副主席方群龙、槟民政党州委许翔茗、其他分部主席和委员分别是倪振喜、张青云和陈福钦。#

胡栋强(右3)与一众党员手持放大版旅游部信函等,敦促中央政府制定严法管制国内娱乐公司,以保障消费者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