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德利:部长明知故犯蔑视法律 以个人名义承担责任?

(亚庇讯)沙巴水务局总监办公室不合法委任的总监,正在政府里挖掘更大的漏洞。由于无视高庭于10月9日宣判委任水务局总监不合法,政府将必须为非法总监所作出的非法行为,承担更大的诉讼风险。

事实是,政府于2018年8月1日违法委任该总监职位,并于2018年8月10日正式生效的举措,已令政府暴露于法律诉讼。如今,在无视高等法庭宣判的情况下,政府将进一步被置于更具破坏性的法律行动之下。

如果政府领袖继续姿意地轻视法律、知法犯法,并且违抗法庭的判决,将有必要探讨设立新法律的可能性,让这些领袖须亲自(以个人名义)承担藐视法律的责任。

让我简单地解释:

《2003年沙巴水供条例》是于2004年1月2日在宪报颁布后生效。政府宪报(GN No. 946/2003)颁布,这项条例于2004年1月2日生效。这个条例是于2003年10月20日,在沙巴立法议会通过法案,于2003年11月20日呈予沙巴州元首(TYT)核准。换言之,这个法律(即:沙巴水务局总监职必须由沙巴公务员担任)已于2004年1月2日落实。

这并不是因为最近高庭的宣判(于2019年10月9日宣判委阿玛吉星任沙巴水务局监不合法)才使这个法律生效。

这个法律自2004年1月2日就开始生效,迄今期间持续有效。

当沙巴公共服务委员会于2018年8月1日,发函委阿马吉星任总监职位,且于2018年8月10日生效时,已经违反这个名为《2003年沙巴水供条例》第3条款的法律。

对于这项违法行动,我和彭道忠向法庭寻求宣判这项委任不合法。于10月9日,亚庇高庭在详阅文件和证据,并听取我的代表律师和沙巴律政司的法律论点后宣判,这项委任很明显已违反法律。

令我震惊的是,拿督阿玛吉星(Datuk Amarjit)单凭沙巴首席部长和其部门部长的两通电话,要他「继续工作」,就继续执任水务局总监。 这种行为显然已违反法律。

这种挑衅行为进一步彰显出他没有资格担任公务员的论点。 如果他曾担任过政府部门的领导人,他必须立即寻求州秘书的指示。 但由于他的行为是属于政治人物而不是公务员,因此他依靠错误的权威,即政党领导人。法律是否应允许这种领导人明知故犯、有罪不罚,使政府暴露于更大伤害及损失的风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