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树平:刘伟强贵为联邦首相署(法律)部长 竟连阅读法庭宣誓书都失误

(亚庇22日讯)自由民主党主席拿督陈树平今天重申,该党从未在法宣誓书指控前任主席拿督刘伟强签署支票,从该党银行户口中提取101万令吉的款项.

他说,拿督刘伟强身为联邦首相署(法律)部长,竟然连阅读法庭宣誓书都失误,根本没有资格担任部长,应该马上辞职,以免令全国人民蒙羞.

拿督陈树平今天在一篇文告中重申,在上述101万令吉款项之外,拿督刘伟强确实曾经从该党的银行户口中,兑现支票提取200万令吉的款项.

身兼山打根巴都沙比国会议员的拿督刘伟强局绅昨表示,于今年8月16日收到2封法庭宣誓书,当中内容是讲述自民党现任主席陈树平,以及时任总财政方健胜指他(刘伟强)于2013年5月2日及3日,分别签署两张支票,并兑现有关支票。

他说:『这两张支票上都没有我的名字与签名,只有自民党现任主席陈树平、时任总财政以及秘书长张志刚的签名,试问我如何到银行兑现,银行也不可能这麽做!」

拿督刘伟强说,陈树平、方健胜及张志刚对其指控是子虚乌有的,并声称将会报警及保留法律诉讼权.

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于去年6月份向全国41个组织及个人,追讨2亿7000万令吉,相信是来自一马发展有限公司的资金,其中包括自由民主党.

该党亦透过代表律师拿督查吉星、旺莫哈默阿立夫及卡玛巴林向吉隆坡高等法庭提呈宣誓书,解释该党被冻结的马来亚银行户口内的50万零9,560令吉96仙存款的来源.

吉隆坡高等法庭于本月18日裁决,自由民主党于去年6月29日被大马反贪污委员会冻结的银行户口将获得解冻.

这意味著政府将归还50万令吉,附加利息予自由民主党;惟该户口内的9,560令吉96仙则将被政府充公.

拿督陈树平今天重申,在该党向法庭提呈的宣誓书当中,绝对没有如拿督刘伟强所指控的『刘伟强提取101万令吉』的字眼.

他说,在该党所提呈的法庭宣誓书第37条,清楚的阐明作为当时党主席的拿督刘伟强,应该解释刘伟强兑现一张支票,及指示兑现另2张支票,有关款项的开销用途.

『我们从未在法宣誓书指控前任主席拿督刘伟强签署该2张支票,我们是要求刘伟强解释,从该2张支票兑现的101万令吉款项的用途;及另一张200万令吉支票兑现后的用途!』

拿督陈树平说,该党是于2013年505全国大选之前,获时任国阵主席兼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分别于2012年4月5日汇入100万令吉予该党户口、又于2012年10月6日汇入50万令吉及2013年4月15日再汇入200万令吉,作为该党的竞选经费.

他说,在时任党主席的指示之下,兑现当时的总财政方健胜局绅与秘书长拿督斯里张志刚局绅于2013年5月2日所签署的支票,款额为91万令吉.

而该律91万令吉的款项,则分别由该党4名国州议席候选人,拿督刘伟强(山打根国席)签收30万令吉、拿督张志刚(丹绒加帛州席)、拿督陈俗仁)里卡士州席)及拿督彭育明(摩罗带州席),则分别领取20万令吉.

另一张志银10万令吉的支票,则是于次日兑现,由该党中央妇女组主席林丽云领取.

拿督陈树平重申,依据自民党的党章,仅有该党总财政,与党主席或秘书长2其中人,联合签署的支票方能生效,而作为党署理主席,是绝对没有权力签署支票的.

『刘伟强指控我签署支票,难道作为法律部长,当时的自民党主席,连自民党的党章都不知道?』

他说,上述2张共志银101万令吉的支票,当时若非党主席拿督刘伟强的指示,试问秘书长拿督张志刚及总财政方健胜局绅,会贸然签支票吗?

拿督陈树平继说,自民党于2013年4月15日获得拿督斯里纳吉汇入200万令吉之后,拿督刘伟强指示总财政方健胜签署一张志银200万令吉的现金支票,然后由于2013年4月22日拿督刘伟强从银行里提出该笔200万令吉的款项.

『提出该笔200万令吉款项的事项,根本没有在最高理事会讨论过,我身为署理主席也不知道!』

他说,当时总财政方健胜曾拨电,告知刘伟强指示他准备一张200万令吉的现金支票.

『我告诉方健胜,那是刘伟强身为党主席的权力!』

故此方健胜便签署该张200万令吉的现金支票,由刘伟强在银行兑现.

拿督陈树平重申,本身在法庭宣誓书中,毫没有指控该笔101万令吉的支票是刘伟强签署,也没有指刘伟强『吃钱』.

『刘伟强反指我签支票,我根本无权签支票,现在到底是谁在讲骗话?』

他说,如果刘伟强要报警,尽管去报警.

『你要报警、你要起诉我,悉从尊便,我等著你来…我也会报警,更会到反贪污委员会举报,调查那笔200万令吉款项的使用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