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要维持马航营运 政府每年需掏出10亿

(吉隆坡25日讯)政府思考脱售马航之际,国库控股董事经理沙里尔估计,若要维持马航营运,联邦政府每年或要掏出10亿令吉的资金。

根据前天发布的国会公账会调查国库控股2018年亏损报告,沙里尔(Shahril Ridza Ridzuan)点出,大马国内航班过多,供过于求,令马航挣扎阿生存。

国库控股全权掌控马航。去年国库控股资产减值损失(Impairment loss)73亿令吉,马航就占据当中的31亿令吉,抑或总损失42%。

资产减值损失是一个资产市价低于账面价值(Book Value)。

报告续称,尽管政府2014年开始注资拯救,并且落实重整计划,马航成功减低成本,但还是没法转亏为盈。

马航去年就亏损10亿令吉,而沙里尔将此归咎大马航空业供过于求,国内航班没有盈利。

“马航面对的问题,其实是我们航空业整体的问题。你看,大马现在拥有人口3000万,但我们有4家本地航空公司——马航、亚航、亚航长程(Air Asia X)和马印航空(Malindo)。”

“如今每名乘客,就有1.7个座位的供应,市场供过于求。”

只足够以维持运作

沙里尔估计,政府每年需要注资至少10亿令吉予马航,而这笔钱还只是勉强维持运作而已。倘若需要提升服务,马航还需要更多的注资。

即便政府愿意注资,沙里尔认为马航前景黯淡,难以提高收入。

“市场供应过多……我怀疑,你能否提升收入,因为大马人不愿意支付更多钱,支付上升的成本。”
有鉴于此,沙里尔呼吁政府是否还要维持马航运作,以便推动旅游业,抑或把钱花在5G网络基建、电动汽车等更为急迫的经济需求。

他认为,解决马航最佳方案就是整合大马航空业。

“我不认为,最佳方案是成本效益。最佳方案基本上是航空业整合、能力和马航创造收益。”
下回多点时间调整

除了马航,沙里尔续称,去年国库控股亏损63亿令吉,而肇因是电讯政策的骤变,以及公司人事更动。

首先,他指出,希盟政府下令落实“双倍网速,一半价钱”政策,马电讯2018年进而猛亏。
“我们劝告(通讯多媒体)部门未来多给通讯业一点时间,以便重整成本。他们可以赚取合理盈利,同时也可以纳入新政策。”

2018年马电讯股东回酬暴跌60%,而国库控股损失35亿令吉账面价值。而亚通股东回酬去年大跌27%, 而国库控股损失50亿令吉账面价值

沙里尔指出,第14届大选改朝换代,希盟政府冻结任何国库控股公司议决,长达6个月,而这攸关国库控股董事部人事更动。

“6个月冻结期,无人可以议决,直到新任董事局和最高管理层受委。国库控股运作瘫痪,打击盈利。”

去年大选后2个月,全体国库控股董事局向希盟政府呈辞。随后,希盟政府才委任新任董事,而沙里尔在去年8月才走马上任。

有信心今年赚盈利

沙里尔也点出,国库控股85%投资集中在10家公司,倘若经济下滑,就可能面对风险。

无论如何,他乐观看待,国库控股重组和分散投资后,今年能够转亏为盈。

报告也说,国库控股有意在未来几年削减最多40%成本,包括关闭毫无必要的海内外办公室。

沙里尔声明,国库控股极可能关闭在吉隆坡双峰塔的办公室,并且整合总部至吉隆坡中环车站。

国会公账会今年4月开始调查。除了沙里尔,其他供证官员包括首相署副秘书长祖基(Mohd Zuki Ali)、财政部、经济部、总稽查署、总会计署、公共服务局、总检察署和反贪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