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州丹绒比艾国席正式开打 6个选择3个走向

3个走向:
1.希盟胜出站得更稳
2.国阵成功扭转乾坤
3.民政第三势力掘起
柔州丹绒比艾国席正式开打,除了两头大象希盟与国阵寸土必争之外,离群单飞的民政党首次加入补选战围,加上伊斯兰阵线及两名独立人士,形成了六角战,让激战形式更为复杂化。
谁可脱颖而出,目前依然说不准,来自希盟土团的“老熟地”-卡敏戴着执政党的光环自然存在不可忽视的爆破能力,可是509后一直期待否极泰来的国阵特别是马华则来势汹汹,加上累积民怨的护航,突围机率相当浓厚。
去年509兵败如山倒的民政党,在改朝换代后毅然与国阵割袖单飞,过去9场国州议席补选皆按兵不动,此次突然高调参选,重兵攻打不曾踏足的丹绒比艾,引起诸多议论与揣测。
这场补选虽然无关大局,虽然为当地选民提供了6个选择(6名候选人),实际上却只有3个走向:
1.希盟尽管年来的政治动作令普遍人民感到不快,争议课题比比皆是,仍然凭着执政党优势成功守土;
2.国阵苦尽甘来,马华本土大将几经挣扎方获得国阵的兵符,在马来选民bossku旋风下,加上华人不满票源,成功扭转乾坤;
3.单飞的民政党喊出第三股政治力量是否取得回响?
509大选让独立了一甲子的马来西亚首次迎来政党轮替,第4任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史无前例再度拜相,以93岁高龄成为第7任首相,虽然大刀阔斧砍除了大选前民众普遍反对的消费税,然而取而代之的销售与服务税并未能制止高居不下的通膨而产生民怨。
近期的爪夷文风波、拉大拨款、白鞋变黑鞋、传教士扎基尔言论争议、马来人尊严大会等等令华社大表不满,盟友火箭的过度沉默,除了被鞭鞑,也成为了代罪羔羊。
希盟有优势有隐忧
希盟的优势在于一早已确定由土团守土,行动党、公正党及诚信党3个盟友没有异样声音,劣势则是巫统与伊斯兰党结合产生的压力,包括前首相纳吉一时无两的bossku气势,以及华印社会方面的不满声响等等。
除了去年补选让希盟气势如虹之外,从彭亨金马仑国席到雪州士毛月州席,希盟接二连三的饮恨沙场,直至东马沙巴山打根国席补选方让希盟的行动党扳回一城。
巫伊“联婚”爆破力强
国阵方面,巫伊“联婚”加强了国阵在传统马来选区的爆破能力而剑指土团与公正党马来区的心脏地带,国阵的隐忧在于巫统地方军阀力争上阵丹绒比艾,虽然最终马华依然披甲上阵,地方诸侯是否全力护航引起关注。
从前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黄家定开始至黄日升,丹绒比艾都是马华的“洞天福地”,即使在铺天盖地的政改声中,黄日升在509大选仅以约500张多数票失守,因此相信这次补选在漫天怨言(民怨课题)的护航下,手到擒来存在浓厚的机会。
民政分化马华选票?
民政党突然插上一脚让人有点意外,党内人士支持出战者大有人在,但是因为反对而唱山歌的“同志”也一样存在,更糟的是引起了不必要的猜疑,包括参选是否为了分化马华选票。
成为独立政党之后的民政尽管可以出战任何选区,这一战的争议终于是否“师出有名”。
政治本就是一场数字游戏,当前统帅刘华才的压力在于是否能保住按柜金或确保不惨败而归。
倘若能取得像样的选票,不需胜出,也意味着第三势力仍有生存甚至发展空间,对往后的路向将是深远影响,如果雷声大,雨点小,难免伤上加伤,严重影响未来作战气势。
曾经贵为国阵第4大政党的民政最大考验在于马来票的吸取,而当地马来选民又逾半数,这也造成爆冷胜出的机率微乎其微;更大考验是该区向为马华堡垒区,民政不曾踏足相关的国州议席,欠缺人脉与人情,单凭第3个选择的口号拜票不免知易行难。
另3候选人影响不大
伊斯兰阵线及另两位独立人士的叫阵看起来不叫好也不叫座,除非能取得一定数量的选票,否则对大局产生不了任何影响。
总括来说,这是两头政治大象的对战,希盟若能胜出,意味着年来所面对的种种课题尚不是大问题,倘若惨败则无疑是一记警钟,而面对第二场补选的马华一样毫无退路,总动员出击加上民怨课题的护航,若依然无功而返,未来处境可想而知。
关心政治者并不在乎谁胜谁败,毕竟现阶段对整个政局产生不了太大影响,重要的是1116投票日取向将透露怎样的一个玄机,这才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关键所在。#
抗议“华人打华人”
民政千人退党
(新山4日讯)民政党崩山分部主席郑亚大周一宣布,丹绒比艾区部里的其中3个分部,共1000名党员退出民政党,抗议民政党“华人打华人”,企图阻止国阵候选人拿督斯里黄日昇中选。
郑亚大:3分部解散
据知,民政党在丹绒比艾区部共有8个分部,3个解散和退党的分部包括柔佛路分部、崩山分部和大柴路分部。
“我们将在下周提交退党信给党,3个分部也将解散!”
他周一早上召开临时记者会时指出,数周前,主席拿督刘华才博士到丹绒比艾向党员了解情况时,有向党员表达民政党上阵丹绒比艾的原因。
他指出,当时他也有告诉刘华才,若这场补选不是黄日昇上阵,民政党派人上阵,该区部肯定给予支持。
“黄日昇在丹绒比艾的表现很好,如果他提名上阵,民政党又派人上阵,肯定是拉走华人票,出现华人打华人的情况。”
他指出,提名后的这两天,他接获许多来电询问为何民政党要上阵,让他感到不知如何应对,最后决定带同3个分部共1000名党员退党。
出席者包括民政党柔佛路分部主席吴美凤、大柴路分部主席郑亚小、崩山分部秘书陈荣杰、柔佛路分部委员欧可强、大柴路分部委员苏玉仁和唐旬和。
针对郑亚大带领1000党员退党,民政党副主席兼柔州秘书邱孝利认为,郑亚大应该成熟和理性处理政治,并以党的利益为重,而不是黄日昇。
邱孝利劝郑亚大三思
他说,他暂时未接获郑亚大和其他党员的退党信函,惟,他劝请郑氏和党员应该三思。
“我跟黄日昇也是朋友,很多民政党员也跟黄日昇是朋友,但是,这是一场补选,友情固然重要,但,党的利益更为重要。”
他指出,民政党不再是国阵成员党,是一个独立的政党,党也是时候必须做好准备,先从这场补选的结果,探索来届大选的应战策略和方向。
“如果上阵这场补选怕得罪马华,上阵那场补选怕得罪国大党,然后上阵另一场补选又怕得罪巫統,那么,民政党还可以上阵那一场补选?”他说,民政党既然已做出决定要參选,党员应该以党的决定为重,并全力支持党委任的候选人温蒂,让民政党能够赢得全国首个国席,并让一个以来自多元政党和中庸治国为理念的代表,在国会替人民发声。#
行动党秘书长办公室文告
斥黄日昇为巫伊「漂白」
(吉隆坡4日讯)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办公室批评马华候选人黄日昇迫不及待地为伊斯兰党和巫统漂白,将两党意图关闭华小的意图,轻描淡写地形容为“只是一个提议”,更把伊斯兰课题当成“不存在”,完全无视两党志在剿灭非穆斯林及非马来人在宪法上受保障的权益!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办公室周一在文告中表示,身为反对党的黄日昇,竟然可以认为现在巫伊两党在野,所作出的“提议”不可当真,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按其逻辑,现在是反对党,所说的并不重要,因为没有权力将之变成政策。那是不是意味着希盟以前身为反对党时所作出的诺言,也能不算数?无论在朝或在野也应该讲到做到,即使希盟政府如今因为前朝留下的烂摊子而导致财务有所局限,但政府也正努力去实现执政前的大选宣言。”
 文告指出,黄日昇也许是看到了敦马及一些部长的出席,遂将矛头指向“马来尊严大会”,指当天出现了关闭华小的议案才是问题所在。“孰不知出席大会的马来人涵盖巫统及伊党等代表,巫伊两党的代表更是频频在会上提出各种极端的议案。”
文告续说,对于关闭多源流学校的提议,首相敦马当下已经马上回拒,倒是巫统及伊党还是不厌其烦地提及,一再彰显他们无视其他族群权益的意识形态。而国阵控制的主流媒体包括一些中文报亦乐以配合,选择不报道或是冷处理相关新闻。
“更糟的是,若马华在丹绒比艾补选中获胜,将可能把我们带到伊党及巫统一直煽动的种族和宗教极端主义之境,在那里:-
●非马来人或非穆斯林不能在内阁中担任部长职务;
●多源流母语学校将被关闭;
●非穆斯林,特别是基督徒,不能聚会祈祷;
●抵制非穆斯林的商品与生意;以及
●将反对他们的非穆斯林和非马来人标签为猪、恐怖分子和共产主义者。
文告指出,上述五点曾被秘书长提起,但一些中文报并不刊登,乐以和巫统、伊党及马华一唱一和,将非穆斯林和非马来人在宪法保障下的权益弃之不顾。
“丹绒比艾之役,是守护得來不易的民主之战,如果防线失守,后门政府得以趁虛而入,极端的种族宗教主义就是大马的未來!让我们以马来西亚人之名团结在一起,拒绝种族主义、宗教极端主义、谎言和虚假言论,它们企图毒害和破坏民族团结和共享繁荣。”#
申请病假却出席补选提名
高庭提醒纳吉“勿再犯错”
(吉隆坡4日讯)基于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向高庭申请病假,结果却出席丹绒比艾国会议席补选的提名,高庭法官柯林今日提醒纳吉称,法庭不会再容忍误导性的举措。
无论如何,在听了双方针对此事的陈词後,柯林选择不针对纳吉采取任何的对付行动。
惟他还是提醒称:“法院不会容忍任何误导性的企图。如果有需要,法院将毫不犹豫以藐视法庭罪予以惩罚。”
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在较早时提出申请,以便高庭能就上述的事件惩处纳吉。他指本身受到总检察长丹斯里汤米托马斯的指示,以便向法庭申请限制纳吉的行动,即在联邦直辖区内,并且必须于每个周六上午9时向距离他最近的警局报告。
他指汤米托马斯认为纳吉的眼疾能在短期内恢复,并且能够于周六赶到柔佛州感到惊讶,由于遭到民众的质疑,总检察署也接获许多投诉,而警方也接到一份投报,因此向法庭提出申请。
“我们认为,被告人滥用病假来让审讯暂停继而延长审讯的时间,对这种完全蔑视法庭诉讼的人必须予以制裁。”
纳吉的代表律师丹斯里莫哈末沙菲依则辩称,病假只是一天,一旦情况好转,纳吉即可到柔州,虽然其眼部的肿胀情况仍未完全消退。
他也向向警方报案的报案人提出挑战称,后者应该勇敢地向法院提出申诉。“他显然是躲在某人的裙子后面,并提出了错误的申诉,并试图损害我当事人的名誉。”
刘华才:来届大选
民政列槟为前线州
(吉隆坡4日讯)民政党主席拿督刘华才披露,民政党会在来届大选把槟城列为前线州,包括他本身也会攻打槟城的选区。
他指出,除了要迎战丹绒比艾补选,民政党也在备战大选,包括探讨和鉴定要上阵的选区。
“要上阵多少个国州议席,我们还在探讨中,但是槟城会是重点。我们会把资源和策略放在槟城,包括我也会在槟城上阵,有关决定是项策略性的做法。”
他说,专攻槟城理由是因为槟城是民政起家和发源之地,党高峰期和低潮期都在槟州。
“该州有长达38年的首席部长,都是来自民政,但是民政在3届大选中也试过在该州没有获得任何国州议席,所以槟城将会是我们关键性的指标。我们会在下届大选,把槟城纳为前线州。”
“我不认为要以种族或所做的一切,去告诉人民我们做了什么,假设有效,我们就不会失去槟城政权。过去民政党在槟城的成绩丰硕,把鱼村发展为工业区,建起槟州大桥,建设可负担房屋,最后还是倒了。”
“例如,我们告诉一名学生,我们成功发展工业区或建起槟州第二大桥,他会投给我们吗?其实有关问题和他是没有相关性,但是如果你谈大学固打制就不一样。因此,有没有政绩等并不是适当的问题,我们要捍卫的是人民权益,如早前我们针对爪夷文课题入禀法庭,挑战教育部。”’
强调给人民多一个选择
针对有者质疑民政参与丹绒比艾补选是投机行动,以和新政府结盟,而不是要成为第3势力一事,刘华才强调,成为第3势力是为了让人民多一个选择,假设民政党要和希望联盟政府结合,他之前也不需要去攻击希盟。
对于会不会分散华人票,刘华才说,一切让人民决定,民政参与补选,领导层已经把“种族”两字拿掉,所以不会注重选民种族分布。
“我们的候选人温蒂是印裔,丹绒比艾选区印裔只有区区几%,难道我们就属于自杀吗?事实上,我们是希望能进入国会为人民发声。”#
刘华才:不强迫留人
理念不同可退党
(吉隆坡4日讯)对于民政党丹绒比艾区部副主席郑亚大率领党员退党和解散3分部一事,民政党主席拿督刘华才表示,民政党身为民主政党,不会强迫他人入党,假设不认同党理念可退出!
“民政党是民主的政党,我们不会强迫人民进党。可是一旦入党就要认同党的理念和遵守党章。”
他今日是在民政党大厦总部接受媒体联访时,如时披露。刘华才说,假设有者不认同党的理念和不愿意根据党章行事,不要继续和党一起奋斗,选择退出,党愿意接受对方辞职。
“现在党什么都没有,没有正副部长、国州议员。我们着重的是捍卫马来西亚人的权益和理念,如果他(郑亚大)不认同,可以退党,我们会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