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民党沈飞 政府禁止开采河沙 亚庇沙贵 吁政府颁布新开采点和指南 打击非法开采恢复价格平稳

(亚庇7日讯)自政府去年7月实施禁止开采西海岸地区的河沙后,州内尤其是亚庇市的建筑工程大受影响,市场严重缺沙。

自由民主党中央青年团团长沈飞今日在文告指出,去年7月前,亚庇市的建筑承包商主要是分别从古打毛律和吧巴购入河沙,但随著禁令颁布后,承包 商被迫从东海岸运沙来亚庇,而每吨价格则贵了50%。

他表示,建筑市场严重缺沙影响了该行业发展,尽管有承包商分别从山打根、保佛或实必丹购入河沙,但高昂价钱最终会被转嫁给消费者,而不是由商家或 承包商承担,受害的仍旧是人民。

他说:「在一年前,古打毛律河沙每吨售价15令吉,吧巴则是28令吉,但如今两地价格分别抬高至30和40令吉。」

他补充,虽然亚庇市目前的总量维持在30000至40000顿左右,基本上与禁止开采河沙前没太大分别,但每吨价格却提高了,此举不但影响业界发展,无形中也 不排除会导致非法作业问题存在。 禁止开采后,要如何满足市场需求,其来源可想而知。

他指出,政府禁止开采河沙乃是因为多方面考量,包括环境问题,严厉管制开采河沙固然重要,这也是正常的举措,但全面禁止就将使到建筑业发展受挫,试问依赖河沙作业 的建筑界要如何适应? 原料又该从哪里购入? 无形中,这是变相导致非法开采问题恶化的源头。

对此,他呼吁政府尽快颁布新的开采地点和指南,打击非法开采,让市场河沙价格恢复平稳,否则只是便宜了非法业者,打击了建筑发展的正常步伐。

沙巴房地产发展商工会主席拿督周昌海曾在去年7月表示,该会曾在前朝政府时期与沙巴工程师协会,联合向州政府提呈备忘录,建议州政府拟出全盘的开采河沙活动。

他说:「政府必须作出全面研究,州内河流的河床有多深,鉴定适合开采河沙的地区等。我们必须考虑到,政府所发出的采沙执照数目、采沙的数量、是否存在非法 采沙事件等!」无论如何,政府至今尚未有措施改善河沙开采问题,而市场对河沙的需求也日益严峻。

另外,沈飞也希望政府能缩短向土地测量局和水利灌溉局申请河沙开采执照的时间。 按照目前程序,申请者往往要在二至三年才能拿到开采执照,这对于政府一直以来提倡工作效率的做法背道而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