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君尧遇刺康复再为区选拉票 香港应无分你我把年轻人引回正途

(香港中通社10日电)早前被人以刀刺伤胸部的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屯门乐翠区区议会选举候选人何君尧康复后于10日到美乐花园进行街站宣传。当日有逾100人的义工团为其造势集气,期间也有小朋友向他送上鲜花慰问致谢。何君尧表示,感谢医疗人员及支持者在他受伤时的关顾,并指会在之后继续努力选举工作。

何君尧于6日早上,在其参选选区进行街站宣传期间,被一名假扮支持者的男子,假借致送鲜花要求合照,伺机用利刀偷袭。何君尧的胸部被刺伤需送院留医治疗。

10日早上,康复出院的何君尧到屯门美乐花园进行街站宣传,为即将于24日举行的区议会选举拉票。当日,有香港市民自发组成逾100人的义工团为其助选造势,他们不停向何君尧道谢,又叮咛他多休息,并齐声大喊:“支持何君尧”。同时,也有小朋友向他送上鲜花慰问致谢,说:“多谢何叔叔”。

义工团成员之一的丁小姐向中通社记者表示,看到何君尧为香港的正义发声,先后遭到父母坟墓被毁及遇刺,这更加加深了她出来支持何君尧的决心。她觉得,自己不能再退缩,需要勇敢地以行动支持她认为正义的人和事。

何君尧表示,感谢医疗人员及支持者在他受伤时的关顾,并指出往后会继续努力选举工作。他指出,自己现已康复,并感谢香港市民和中国内地朋友们的关心。

在他看来,当下的香港应该无分你我,共同尽最大的努力,把被误导的年轻人引回正轨,并认为这才是香港的正途。何君尧希望,香港特区政府能够继续止暴制乱,拨乱反正,坚持反暴力爱和平的正能量主张。

据介绍,屯门乐翠区议会选区的参选人还有卢俊宇及蒋靖雯。(完)

科大学生坠楼逝世
中国生怕遭攻击纷离港

(香港11日综合电)香港科技大学坠楼学生周梓乐上周五不治,该校一批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因害怕会受到武力攻击而逃离香港。

周梓乐是在警方驱散抗议者期间神秘坠楼重伤。据《南华早报》报道,他在医院宣告不治后,科大的暴力抗议者随即打砸了校长史维的宿舍、校园内的星巴克和中银分行,还有一名大陆教授的办公室。

科大一名郑姓大陆学生周三曾遭香港黑衣学生暴打,理由是他推倒一名本地学生。但网上流传的视频显示,一名穿黑衣、戴口罩者疑似先阻碍他,经过一阵推搡后才突然倒地。

郑同学被香港学生打得头破血流,隔天就因担心人身安全而急忙北上深圳。

有了这个先例,数十名担心校园内反大陆情绪的科大陆生考虑暂时离开香港或已离开。要求匿名的陆生受访时说:“我不想成为下一个和本地生起冲突被打或被逼道歉的大陆学生。”他周五晚就北上深圳。

《环球时报》也报道,科大周五取消毕业典礼后,在应急广播系统广播,安排穿梭班车把学生、员工等接到外面去。科大的大陆教师也在微信群里提醒大陆学生赶紧逃走,还有大陆师生被安排乘坐大巴疏散到深圳。网传师生在大巴里“不许拉窗,不许拍照,人人自危”,有网民形容有如在自己国家里逃难。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昨天发表评论,谴责科大校方未对郑同学周三被打做任何表态,呼吁大陆学生和资金对科大发起坚决的集体抵制。

他也说,大陆学生的“大逃亡”让人想到世界一些地方曾经发生过的、针对特定人群实施迫害的人道主义灾难,并形容香港激进学生正在形成当年纳粹党员一般的政治狂热,但对大陆学生人身侵犯的事件,都是绝对不可接受的。“这条底线是必须坚守的。
谁打我们的孩子,虽远必惩。”

科大宣布周一继续停课

科大学生会早前在校园悼念坠楼

离世的同学周梓乐,期间有人在校园内进行破坏。香港科技大学发表声明,校园上周五受到大规模恶意破坏,多处地方受损及涂污,由于复修需时,决定取消周一的课堂。各学院稍后会公布补课安排。另外,校方会协助警方就案件调查,并保留追究责任。

发言人表示,对香港近月发生的骚乱逐步渗入校园深感痛心,亦已令很多科大师生开始担心人身安全,认为政府必须就现时社会的纷争,尽快提出可行解决方案,让整体社会能够回复安宁与秩序。大学呼吁各方保持冷静和克制,强调暴力无法解决任何问题,只会激化矛盾及造成更大伤害。#

少女称被轮奸
警查证与事实不符

将军澳科大生周梓乐坠毙案惹来各方揣测,风波未息又传来冲着警队的严重指控。一名中六女生声称两月前经过荃湾警署外,遭4名防暴警截查及带返署内,其间在一个房间遭四名蒙面警轮奸成孕,至上月她透过律师代表向警方报案。

新界南总区重案组接手调查,惟警方翻看警署当天及前后数天的闭路电视片段,并未出现当事人或可疑蒙面警影踪,而她陈述的警署内貌亦与实况不同,初步发现有关指控与调查并不吻合;而据悉当事人已于日前在伊丽沙白医院进行终止怀孕手术。

中六女生声称在荃湾警署遭4蒙面警轮奸,警方调查认为疑点重重。涉事女生18岁,就读中六,她于上月中因某些疾病到伊丽沙白医院急症室求诊,医护人员发现她没有来经,查问下怀疑她怀孕,于是要求验孕,结果证实她怀有身孕,在事主母亲陪同下说出经过。她声称9月27日傍晚独自经过荃湾警署门外,遭4名防暴警截查,当时她没有穿上黑衣,也没有参与示威或滋扰警署举动,但仍被带入警署。

她又说,当时被警员带入一楼一间设有单面镜的房间(估计是认人房),其间遭4名蒙面警轮奸,她事后感到惊恐,一直不敢张扬,直至上月不适抵伊丽沙白医院诊治,才发觉疑因奸成孕,遂和盘托出。

由于医疗上问题,她联络一名律师后,由律师代表向投诉警察课投诉,至上月22日在律师陪同下到荃湾警署报案,由于案情严重,转交新界南总区重案组跟进,法医已介入调查,稍后会处理所需样本化验。#

11月10日,早前遇刺受伤的香港立法会议员、屯门乐翠区区议会候选人何君尧康复后于美乐花园进行街站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