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流失三四成华裔票 比马来票跌幅多两倍

丹绒比艾补选是去年全国大选后的第9场补选,也是希盟的第四场补选败仗。此前,希盟在金马仑高原、士毛月和晏斗补选连吞败仗。当时,希盟主要对手——国阵的马来支持显著提升,但华裔票则变动不大。

但来到丹绒比艾补选,希盟却遭遇全面打击,不仅输掉马来选票,就连向来被视为希盟铁票的华裔选民也转投国阵。

不仅如此,希盟在华裔投票区所流失的选票比率,比起在巫裔投票区流失的比率还高出两倍。

最终,希盟在丹绒比艾的所有27个投票区完败。相对之下,希盟上届大选则在11个投票区报捷。

此前在金马仑高原和士毛月补选,希盟还是有能力赢下大部分的城市投票区。就算是在国阵堡垒的晏斗,希盟尚能至少守住一个投票区。

马来支持掉2到12%

看回丹绒比艾补选。选举数据显示,希盟在超过80%巫裔选民的投票区,流失2到12%的选票。

而在超过80%华裔选民的投票区,希盟则严重流失高达27到38%的选票。

譬如说,在巫裔为主的彭佳兰拉惹笨珍投票区(Pengkalan Raja Pontian),希盟得票率即从去年大选的19.45%,跌了10.65%,乃是希盟表现差劲的巫裔投票区之一。

此外,在华裔为主的北干那那东区投票区(Bandar Pekan Nenas Timur)和北干那那南区投票区(Bandar Pekan Nenas Selatan),希盟支持率各别暴跌38.01%和27.48%。

北干那那东区投票区原本是希盟票仓。上届大选希盟在此丰收72.15%选票,但在这次补选却只拿到34.14%的票。

至于北干那那南区投票区(Bandar Pekan Nenas Selatan),希盟所获选票则从54.85%,剧跌至27.37%。

这可谓一大警钟。因为,即使是在第14届大选反风猛吹下,国阵仍能在北干那那南区投票区赢得39.62%选票。换句话说,希盟在补选的表现,比起国阵在去年大选的成绩还差。

相对于希盟的糟糕表现,国阵本次补选在北干那那南区投票区获得63.37%选票。

华裔区投票率低下

此外,必须关注的是,所有华裔投票区的投票率皆少于整体投票率的74.5%。这意味着,许多选民留在家里没有出来投票,而游子选民也没有返乡。

即便游子选民回乡投票,在民间强烈不满情绪下,难保这些游子选民仍会投给希盟。
希盟唯一足以告慰的是,在邮寄和提前选票表现进步,从第14届大选的20.09%得票率,提高至本次补选的36.32%得票率。

过去,希盟一直难以打入雪隆以外的马来区。一直到上届大选,希盟凭借略增的马来票,加上一面倒的华裔支持,最终完成不可能的任务,打败国阵,入主布城,完成马来西亚史上首次政党轮替。

希盟在丹绒比艾补选的马来支持略减,有可能是因为希盟在当地的马来支持本就不高。然而,希盟的华裔铁票转向,甚至跌至跟马来支持几乎一样的水平,则严重冲击希盟,最终败走丹绒比艾。

在这种情况下,希盟的对手——国阵马华候选人黄日升囊获2万5466票,以1万5086张多数票大胜,协助国阵收复丹绒比艾。

上届大选,黄日升以524张多数票败选。本次补选,黄日升则大砍65.6%得票,而希盟候选人卡敏的得票率只有26.7%。

其余的4名对手,包括民政党皆失去按柜金。

连串课题引爆不满

《当今大马》难以鉴定,伊党在本次补选支持国阵是否发挥效应。因为,早在过去数场补选,希盟气势已开始转弱,加上疲于应付乡区经济及种族宗教课题,使其马来支持不断下滑。

至于希盟的华裔支持猛跌,则可能是因为早前政府处理爪夷书法课失当,加上首相马哈迪出席马来尊严大会,激发华裔强烈不满。

马哈迪此前感叹,只因为他出席马来尊严大会,就面对种族主义标签,让他深感受伤。

不过,非巫裔却极为不满马来尊严大会上出现的激烈讲词,而马哈迪的出席则形如为这些言论“背书”。

去年,希盟政府也举办类似的活动,即土著经济大会。当时,马哈迪、经济部长阿兹敏和公正党主席安华携手出席。

但由于大会专注讨论如何提升土著社群,虽然引起一些非议,最终没有引爆非巫裔的不满情绪。

土著经济大会后的一个月,波德申出现补选。成绩即显示,希盟仍然保住大部分基本盘。

其实,丹绒比艾补选一开打,希盟就出现华裔票流失的迹象。几乎每一场希盟讲座都门可罗雀,尤其是在华裔区办的讲座出席者不多。

反观马华则一改过去颓势,在本次补选举办的讲座大受欢迎,出席人潮超过希盟。

《当今大马》在竞选期间访问多名选民,他们皆透露有意投下抗议票,以教训希盟。
面对这种情况,希盟派出多名领袖南下丹绒比艾,再三呼吁选民不要投下抗议票。他们加强攻击马华,甚至还不时诉诸种族情绪。

选情进入下半场,原本选情乐观的马华在希盟攻势下乱了阵脚,而希盟似乎找回自信。就连自家的民调智库——达鲁益山研究所(IDE)的调查也显示,53%受试者支持希盟,而国阵只有44%的支持率。

反希盟=支持国阵?

然而,《当今大马》发现,许多选民即使到了最后一天竞选期,依然举棋不定,未知要投给谁。

42岁的童女士在北干那那的希盟讲座中坦承,上届大选自己有点盲目,跟随反风支持希盟。

这次补选她则决定谨慎选择,于是她分别出席马华和行动党的讲座,以好好评估及判断。

“我觉得马哈迪很排华,很多政策都是走向单一源流,对其他种族没有什么包容。”

最终,票箱一开,希盟遭遇惨败。

事实上,黄日升曾在2008至2018年期间担任两届丹绒比艾国会议员,在当地以辛勤及友善著称。这一乡土因素,也协助选民投选国阵。

成绩揭晓后,国阵主席阿末扎希旋即高呼,华裔选票回流国阵。

多名选民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都说,他们并非喜爱国阵,而是不满希盟。

希盟支持者或许能用此当借口或自我安慰,但这种情况,跟希盟以前的状况一样。

2008年,当时的在野党四分五裂,也缺乏政绩,但选民极为不满当时的阿都拉政府,投下大量抗议票,最终掀起308政治海啸,而在野党联盟则首度攻下国阵所控制的雪霹槟三州政府。

308大选后,民联与后来的希盟不断巩固支持,最终打造出强大的华裔基本盘。一直到丹绒比艾补选,希盟才首次大幅失去华裔票支持。

希盟如今面对两难,即如何处理巫裔和华裔的不满情绪。

丹绒比艾只有0.9%的印裔选民,因此难以判断希盟的印裔支持。无论如何,希盟政府力撑争议传教士扎基乃克,还镇压逮捕淡米尔之虎的支持者,恐怕也难以为希盟在印裔社群加分。

希盟流失三四成华裔票
比马来票跌幅多两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