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野党趁希盟人少突袭 妇女部财案险翻船

(吉隆坡27日讯)希盟部长和国会议员又再缺席国会会议,2020年财政预算案的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部分,差点无法通过!

这险些让希盟政府难堪和羞辱的事件,周二晚再度在国会下议院上演,当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为2020年财案委员会阶段总结,国阵议员2度挑起记名投票,首度记票,32支持票对28票反对票;第二度记票,45票支持对28票不支持。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周二晚上9时结束部门总结后,接踵的原是进入声浪投票的表决阶段。

当时在议会厅的希盟议员人数稀少,巫统巴耶勿沙国会议员莫哈末沙哈便起身援引议会常规,要求主持会议的副议长拿督拉昔改用记名投票方式表决,随即也获得15名在野党国会议员支持。

在野党这袭击战术使到执政党阵脚大乱,议长丹斯里阿里夫紧急接过会议主持棒子,并响铃号召议员进入议厅投票,在场朝野议员相互争执一阵子后,阿里夫宣布第一轮的妇女部行政拨款预算案以32对28票数过关。

尽管如此,在野党议员还不放弃,在第二轮的妇女部发展拨款预算案表决再次要求记名投票,并以45对28的票数下同样落败,使妇女部预算再次惊险通过。

杨巧双抨在野手段

杨巧双较后在脸书上贴文,抨击在野党为了达到政治目的,不惜试图扼杀给孩童、伤健人士和长者的拨款。
她说:“改天再玩政治,不要针对穷人玩弄政治,他们亟需每月的金钱援助!!”

魏家祥:希盟可否认真

亚依淡国会议员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也在脸书贴文,批评希盟政府不认真看待财政预算案,因为29位内阁部长当时都缺席国会。

他说,尊贵的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茲沙也是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部长都缺席,简直是“不给脸”,倘若此财政预算案不获通过,一些西方国家肯定解散国会举行大选了。

“其实,执政党的任务是必须确保议会拥有足够的法定人数进行会议,同时更要确保明年度财政预算案获得通过。希盟部长及议员,为什么就不能认真一点,把正经事做好?”#

课题延烧成争辩马共口水战

周二晚国会表决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行政拨款预算案时,出现执政党议员少过反对党议员的惊险局面,引起热议;今日议会厅内再就此课题延烧成争辩马共的口水战。

人民公正党巴东色海区国会议员卡鲁拜亚周三在国防部辩论环节提出国家的国防至关重要,因为这将提高投资者的信心。

巫统京那巴当岸国会议员邦莫达随即提醒道:“袭击才刚刚开始…恐怖的陆续有来”,卡鲁拜亚则回应说,希盟将从国阵的“袭击”事件中学习,以克服这些问题。

随后巫统亚娄区国会议员沙希淡借机说:“支持共产主义的人就是支持‘撞后逃’的方法。我们向共产主义者学习攻击共产主义者的方法。”

卡鲁拜亚然后说,共产党人曾在马来亚还击日本。“在那之后,他们袭击了英国人。那是他们的方式。他们不是来这里攻击我们的。”

听到此话后,伊斯兰党本同区国会议员阿旺哈欣便质问,共产党为何还继续留在马来亚并袭击了我国军队;
巫统笨珍区议员阿末马斯兰同时表示,由于共产主义,马来亚在1948年至1960年进入紧急状态;玲珑区议员三苏阿努亚更质疑卡鲁拜亚,是否同意将马共总书记陈平的骨灰带回马来西亚,如其所述的事情已成为过去,(骨灰)已不再意味着什么。”

他补充说,尽管陈平是在马来西亚出生,但却曾经是国家的敌人。

此时,民主行动党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反问巫统议员,是否不认同巫统总秘书安努亚慕沙的立场,安努亚曾说,只要不违反法律,陈平家人的意愿就应得到尊重。

他补充说,对于陈平的骨灰被送回马并没有任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