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长双胞案 上诉庭驳回慕沙上诉 沙菲益稳坐沙首长

(亚庇28日讯)上诉庭今日驳回前首长丹斯里慕沙阿曼对“沙巴首长双胞案”的上诉案,意味著拿督斯里沙菲益依然是沙巴州的合法首长。

上诉庭三司也谕令诉方付还第一答辩人,即州元首敦朱哈2万令吉的堂费,另外付还第二答辩人沙菲益5万令吉的堂费。

代表沙菲益抗辩的道格拉斯林律师在开审前,要求三司接纳由州秘书发出的朝野议员名单公函,内容列出了60位州议员(不包括受委议员)在朝或在野的地位,并获三司批准。

道格拉斯随后即针对慕沙入禀的上诉提出初步反对,指出诉方的上诉不具法定资格,仅是一项学术性的课题,因为审讯的结果并不会影响诉方及其当事人的地位。

他说,法庭所接纳的朝野议员名单,已证明其当事人牢牢掌握州议会的大多数议员支持,在野的8名议员支持不足以撼动目前的状况。

道格拉斯过后列出多宗被法院判为学术性课题的案例,指出诉方提呈的15项论点,并不会得到任何改变结果的判决,法院也不具委任首长的权力。

他强调,此案在高庭也没有判决失当,沙巴州宪法第7条文阐明在失去州议会的大多数议员支持后,首长必需辞去州内阁成员的职位,州宪法第10(2)条文也阐明州内阁包括了首长职位。

慕沙律师团的西马律师资深律师拿督安南谭卡希拿德则反驳说,法院必需让此上诉案进行聆讯,以鉴定第一答辩人的举动是否已经违宪。

他说,其当事人是在受委首长后,遭第一答辩人再委任第二答辩人为首长。这也是分辨此案与“霹雳州务大臣双胞案”的论点,后者是在承认失去大多数议员支持后,辞去职位,再委任新的州务大臣。

“我的当事人是遭第一答辩人发出公函被‘踢’走的,前者并没有宣告他已经失去大多数议员的支持,也没有在州议会被投不信任票。”

慕沙的主辩律师登姑法勿补充说,法院需鉴定第一答辩人是否违宪,至于谁是获得大多数议员支持的首长,是交由眾州议员来做决定。

他说,法院的判决将会影响谁是首长的不同结果,因为政权轮替及跳槽在沙巴政治圈是司空见惯的事,但这一切都会由眾州议员来做决定。

代表州元首抗辩的州律政司拿督哈再查丽娜则告诉三司,她们认同

第一答辩提出的初步反对,这将节省法院聆讯的时间。这是因为委任首长的争议已被事件的进展所取代,州元首是合法并具权力委任首长。

她说,若此上诉案进入聆讯,她们将对此做出进一步的陈词。

道格拉斯随后补充,沙巴州宪法与霹雳州宪法内容在字眼上其实相同,只是首长一职被称为州务大臣,州元首在霹雳州的相对字眼则是苏丹。法庭在这两宗案件的裁决也一致,盼三司批准初步反对。

由拿督卡玛丁、拿督罗扎丽雅及拿督莫哈末再比丁组成的上诉庭三司经会审后,一致裁决认同第二答辩人所提出的初步反对,并接纳答辩方的陈词,因而撤销此上诉案。(10)

上诉庭谕令慕沙
须付堂费 2万予州元首 5万予沙菲益

(本报讯)上诉庭周四(28日)驳回沙巴前首席部长丹斯里慕沙阿曼提出的上诉,裁决沙巴民兴党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为合法沙巴首席部长。

上诉庭也谕令慕沙支付2万令吉堂费予第一答辩人,也就是沙巴州元首敦朱哈马希鲁丁,以及第二答辩人沙菲益5万令吉。

慕沙阿曼是前沙巴国阵主席,他因不满州元首于去年5月10日委任他为首长后,于同月12日委任沙菲益阿达为首长。

慕沙因此入禀高庭,挑战沙菲益首长地位的合法性,并列沙菲益及朱哈为答辩人。

去年509大选成绩出炉后,由慕沙阿曼领航的沙巴国阵,以及沙菲益领航的民兴党和沙巴希盟,各取下29州席,尔后慕沙宣布获得沙巴立新党支持,再获2个州议席,掌握简单多数议席,而宣誓新任沙巴首长长。

但2天过后,沙菲益获得多国国阵州议员倒戈支持,取得简单多数议席后,拿下沙巴州执政权,并宣誓为新任首。

以拿督卡马丁为首的三司是批准答辩人要求撤销这项上诉所提出的初步反对。另2名法官是拿督罗扎丽雅和拿督莫哈末扎比丁。

慕沙的代表律师是东姑弗亚、拿督阿南淡和瓦努哥巴,朱哈是由沙巴检察长拿督扎丽哈代表,以及沙菲宜的律师是拿督道格拉斯林德。

林德将一份由沙巴州议会秘书沙法鲁丁所签署的信函呈堂,以示反对这项上诉。

该信函列名所有沙州议会的议员,以及他们的政治立场大多是支持以沙菲益的民兴党为首的政府。

林德要求法庭不要聆听此上诉,因为就算批准上诉,将是徒劳无功,也不会对沙菲益构成任何影响。

他说,上诉仅剩学校意义,因为沙菲益掌握大多数州议员的支持。

他援引沙巴宪法第6(3)条款指出,沙州元首将钦点一名可能掌控大多数议席的州议员。

“所以,首长必需要有大多数支持,上诉人(慕沙)永远都不会达到这个门槛。

“他(慕沙)无法掌握到足够的人数,所以,他不会是合法(的首长)。”

扎丽哈指出,委任首长是沙巴州元首的绝对权力。

阿南淡告诉法庭,沙巴宪法第7(1)条款阐明一名首长失去大多数议员信任的情况,但其当事人的案件,并不是落在这个范畴内。

“首长必须承认他已失去大多数议员的信任,以及必须寻求解散州议会。”

他引述高庭法官拿督游贞桂在去年11月7日裁决时,所使用的霹雳州务大臣案例指出,霹州前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尼查承认失去议会的信任,以及寻求解散议会,但慕沙的情况却不是这样。

东姑弗亚指出,现在的法律问题是,州元首的行为是否符合宪法,以及决定慕沙不再是首长的事宜,应该交由州议会处理。

瓦努哥巴说,议会从未对慕沙投下不信任票。

他指出,虽然议员投下信任票支持沙菲益,但这不等同于是向前首长投下不信任票。

东姑弗亚稍后接受记者访问时,对上诉庭的裁决表示失望。

“我们会尽快提出上诉。”

林德指出,他毫不怀疑的能够胜诉,因为祖哈和沙菲益的案件很有胜算。

游贞桂在去年11月7日裁决沙菲益的任命符合宪法,因此是沙巴的合法首长。(080/10)

法庭外涌现关心的人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