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自辩 辩书240页逾300问题 揭如何认识刘特佐

(吉隆坡3日讯)随着高庭裁决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控7项涉嫌不当使用SRC国际公司资金4200万令吉案的控状表罪成立,纳吉今早约9时带笑抵达法庭,开始首天的自辩。

吉隆坡高庭法官纳兹兰于上个月11日裁决时指出,控方证明66岁的纳吉在上述案件中面对的3项失信控状、3项洗黑钱控状及一项滥权控状,表罪成立。

纳吉也是北根区国会议员,他被控在2011年8月17日及2015年3月2日,犯下上述罪行。

纳吉在2009年至2018年出任我国第6任首相,是我国首名被控的前首相。

法庭择订12月3日及4日、9日至12日,以及16日至19日,让纳吉自辩。

纳吉有3项自辩选择,纳吉选择在证人栏宣誓自辩,接受控方盘问。

检控团队由总检察长丹斯里汤米汤姆斯领衔,包括外聘副检察司拿督希淡峇兰,纳吉的代表律师团由资深律师丹斯里莫哈末沙菲宜领衔。#

代表律师呈开案陈词 称自辩准备期限不足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涉及SRC国际公司案件进入自辩阶段,纳吉代表律师丹斯里沙菲宜呈开案陈词,称法庭给予的自辩准备期限不充足。

纳吉涉及的SRC国际公司3项刑事失信、1项滥权和3项洗钱案周一进入自辩阶段,沙菲宜在纳吉进入证人栏进行自辩前,先向法庭读出16页的开案陈词,指尽管控方呈66名证人,但碍于时间紧迫,辩方只能访问当中的7人。

他说,高庭是在今年11月11日做出表面罪名成立的裁决,并择定于12月3日进入自辩阶段,但期间他和他的当事人(纳吉)仍有其他案件要处理,因此向高庭提出自辩审讯展延的申请。

“不过,高庭于11月15日驳回了我们的申请。”

沙菲宜在开案陈词中表示,纳吉在SRC国际公司中不存在个人利益,所有的决定都是以人民利益为先。

他说,纳吉为了发展第十大马计划与新能源政策所鉴定的关键领域,联邦政府才允许公务员退休基金局(KWAP)提供低息贷款予SRC国际公司。

沙菲宜花了近45分钟读出开案陈词,过后纳吉进入证人栏,开始他的自辩简介。#

未带身份证出庭 高庭允继续供证

纳吉未带身份证出庭,高庭允准纳吉继续供证。

纳吉上午10时30分,在辩护律师沙菲宜结束开案陈词后,进入证人栏准备供证。不过,当法庭在要求纳吉出示身份证进行核对时,纳吉却告知本身并未携带身份证。

他也表示,基于“安全”问题,无法在庭内读出他的身份证字号。

无论如何,高庭法官纳兹兰允许纳吉进入证人栏,而纳吉在进入证人栏后以英语和国语宣誓,开始他的自辩阶段。

此外,沙菲宜向法庭表示,基于纳吉的身分,他只会以国语做回答。

“基于纳吉的身分,无论是在自辩或控辩双方的提问环节,他会以国语做回答。”他也提及,纳吉的自辩书厚达240页,当中包含逾300道问题。#

保护登政府及国家元首 勉为其难接管投资机构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揭开与富商刘特佐的认识过程,并称当时的政府是在“勉为其难”下,才接管登嘉楼投资机构。

他指出,在2009年时,登嘉楼州政府和登州大臣机构(MBTI)联同登州苏丹,也就是时任国家元首苏丹米占再纳阿比丁已经决定成立一个名为“登嘉楼投资机构“(TIA)的主权财富基金,并投入110亿令吉。

“实际上,这个基金的60亿令吉是(给登嘉楼)石油稅,以发行50亿令吉的伊斯兰中期票据(1MTN),并且由政府做担保。

“当时,我获邀担任财政部长,以确保伊斯兰中期票据能够顺利发行。”

他说,尽管登州政府和登州大臣机构不同意伊斯兰中期票据的条款,但内阁仍于2009年8月8日议决通过,联邦政府将接管登嘉楼投资机构。

纳吉解释,内阁的这项决定是在“勉为其难”(reluctantly made)下做出的,目的是保护登州政府和不让国家元首感到‘尴尬’,并且促进马来西亚的债券市场。”

“2009年7月29日,内阁考量到我于7月28日,我以财政部长身份发出的‘如何接管登嘉楼管理机构’的通知内容,议决政府将接管这个机构,并易名为‘马来西亚投资有限公司’(MIB),过后再以‘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命名。”

纳吉是于2008年9月成为财政部长,2009年4月3日取代前任首相敦阿都拉巴达威,宣誓就职第6任首相。#

揭刘特佐与时任国家元首是密友

此外,纳吉在自辩时更揭露与刘特佐相识的过程。他说,刘特佐其实是时任国家元首苏丹米占再纳阿比丁和其妹妹东姑拉希玛的密友(kenalan rapat)。

“据我了解,登嘉楼投资机构的概念,是刘特佐、国家元首和登州政府共同讨论。我也获悉刘特佐是登嘉楼投资机构顾问局主席,也就是国家元首苏丹米占阿比丁的顾问。”

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于下午12时45分步入庭内,聆听纳吉自辩过程。#

修改公司章程非本意 否认干预1MDB人事

前首相纳吉否认干预一马发展公司管理层人事安排,并解释修改公司章程(M&A)其实是董事局和管理层的建议。

他在供证时否认,他曾涉及一马公司管理层的人事安排,并且相信所有的管理人员都是由公司首席执行员和主席做委派。

他也提及,修改一马公司的备忘录和公司章程其实是首相的特别权力,因此并无不妥。

他说,尽管这是首相特权,但其实这项建议出自于一马公司董事局和管理层。

“我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身为首相,我也有绝对权力来委任其他官联公司的董事,如国库(控股)、国油、国民(投资机构)。”

相信刘特佐 会为国家招资

此外,他在接受沙菲宜提问有关刘特佐在一马公司的职位时表示,由于刘特佐是国家元首米占的顾问,再加上刘特佐自称在中东国家颇具影响力,因此相信其会为国家招来外资。

“这些中东国家,当时因为(国际)燃油价格上涨而有大笔的现金。因此,我认为刘特佐的影响力和关系,可以协助落实一马公司的目标与投资计划。”#

控辩双方称时间不够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面对的SRC国际公司案周一进入自辩阶段,控辩双方皆称“时间不够”!

纳吉辩护律师丹斯里沙菲宜在纳吉自辩前,先读出开案陈词。

他坦言,受限于时间,辩方对于自辩的准备不足,尽管曾向高庭提出展延的申请,但遭到驳回。
沙菲宜更表示,为了准备自辩阶段的资料,他和他的律师团队已经48小时不眠不休。

“根据《联邦宪法》第5条文的基本人权,拿督斯里纳吉应该给予合理的期限,来准备自辩。”

此外,控方也不满辩方开庭前半小时,才呈纳吉的证词。

本案主控官兼总检察长丹斯里汤米汤姆斯在开庭时,便挑起这项课题,指辩方并未依据规定在14天呈证人证词予控方,以致控方不够时间研究证人证词。

“辨方此举不仅违反规定,还影响控方接下来的交叉盘问,因为控方根本没有充足的时间来研究证人的证词。”

在自辩阶段,法庭除了聆听纳吉的自辩,辩方也能够传召证人,而纳吉是本案首名辩方证人。#

纳吉入庭前与在场迎接他的支持者握手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