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静芝重申 现有法令若不足以遏止猎杀野象与野生动物 愿意随时修改法令加重刑罚对付涉案者

(亚庇4日讯)州副首席部长兼旅游、文化及环境部长拿督刘静芝重申,若现有的野生动物法令未足于遏止狩猎或杀害小矮象和其他受保护的野生动植物,她愿意随时修改法令,加重刑罚对付涉及者。

她说,沙巴州野生动物局已经完成了2020年–2030年的大象管理行动策略蓝图,本身将于明年初亲自提呈予州内阁。

拿督刘静芝是于今晚在第10届亚洲大象专家组识大会欢迎宴上发表演词时,如此指出。

基于拿督刘静芝身在吉隆坡,其讲词是由助理旅游、文化及环境部长阿沙法阿连代读。

拿督刘静芝在讲词中指出,沙巴是位于马来西亚东部的婆罗洲岛的北部,与砂拉越及印尼的加里曼丹为邻,海域方面西部与越南,北部与东部则与菲律宾海域为邻。

她说,依据2018年的人口调查显示,沙巴总共拥有354万3500名人口;沙巴属赤道气候,有热带雨林和200多种哺乳动物,540种鸟类和100多种爬行动物。

沙巴州在西侧有长长的山脉,形成了克罗克山脉国家公园的一部分。 京那巴登岸河是马来西亚第二长的河流,贯穿沙巴,而神山则是沙巴和马来西亚的最高峰。

她说,沙巴最早的人类住史可以追溯到20,000–30,000年前,位于玛带巴都隆洞穴的达尔威湾地区。

拿督刘静芝说,婆罗洲大象在沙巴的起源仍然很模糊,还存在争议,较早时进行的一项研究的遗传数据认为婆罗洲像是婆罗洲的原生动物,自假定的推论已经历了30万年的独立进化。

其他一些研究甚至支持这样一种理论,即婆罗洲象由于缺乏基因变异性和化石证据而起源于现已灭绝的爪哇象。最近,一项新的研究发现,大象可能是通过东南亚的孙达’群岛之间的最后一座陆桥抵达婆罗洲的,大约在12,000至18,000年前,当时海平面低,大象(甚至其他野生动植物)无法生存,跨过孙达群岛到婆罗洲。

尽管对起源的争论一直在进行,但这纯粹是学术性的,但婆罗洲大象现在仍在沙巴,它们应采取适当而激进的保护措施,以使其能够成为沙巴巨型动物的可行组成部分。

她说,基于人口不断增长,需要更多的土地用于农业和家园。沙巴州的野生动植物冲突已达到严重水平,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有140多头大象被杀害。

『其中很大一部分发生在这些冲突地区,一半以上被枪击或疑是中毒。其余似乎是自然死亡原因。偷猎者企图在马来西亚-印尼边境偷运象牙的行为被逮捕,偷猎者的数量也在增加。』

拿督刘静芝重申,自2016年以来,州政府通过《 1997年野生动物保护法令》加强了野生动物法律。

她说,在沙巴州,婆罗洲大象目前受到1997年《野生动物保护法令,任何抵触是项法令的罪行都将被处以最高25万令吉及坐牢不少过5年。

「如果上述法令仍未足于遏止狩猎或杀害小矮象和其他受保护的野生动植物,我愿意随时修改法令,加重刑罚对付涉及者。」

拿督刘静芝表示,沙巴州野生动物局已经完成了2020年–2030年的大象管理行动策略本身将于明年初亲自提呈予州内阁。

她说,一旦是项行动策略获得批准,州政府将透过其部门推行《 2020-2030年大象管理行动计划》中概述的所有步骤,希望获得各领域的合作与配合。

拿督刘静芝表示希望来自22个国家及地区的亚洲大象专家(包括来自13个国家/地区的高级政府野生动植物高级官员)的国际融合的亚洲大象专家组可以为沙巴提供帮助。

「请为我们提供有关管理亚洲象的最佳做法的建议。请分享您在处理各自国家中的人与人之间的冲突方面的丰富经验。」

她说,举办此项大会的建议于一年多前被提出时,本身就认为这是一个绝妙的主意,并且是迈出重要一步,为亚洲象专家提供了一个机会来研究野生和圈养的各个方面种群数量,并就长期保护该物种向沙巴政府提供技术支持。

州副首席部长兼旅游、文化及环境部长拿督刘静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