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授权他人管理户头 别人犯错我不负责

(吉隆坡18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指出,即便其银行账户出现不寻常或不当的交易,他也无法因为别人的过失而负上个人责任。

他说,他是授权予他人管理其户头,所以出现可疑交易,他也不知晓,因为他没有直接管理该银行户头。

主控官拿督西旦峇兰副检察司本周三在高庭上针对纳吉其中3个尾数为898、906、880的大马银行户头盘问纳吉,询问对方在银行户头交易上,是否应有个人责任。不过,纳吉只回应,他是授权他人管理。

当西旦峇兰逼问纳吉“你是否有责任”时,纳吉则说,他无法对他人的错误负责。对于西旦峇兰指纳吉其实是知道此事,纳吉表示不认同。

纳吉也说,当SRC前首席执行员聂法依沙管理其户头和进行交易或花费时,他是以为有关的交易或花费是源自于捐款,他并不清楚这笔款项源自哪里。

西旦峇兰:“有数百万令吉消失了,或被花掉了,你怎么可能没有发现!”

纳吉说:“我以为钱是来自捐款,而且没有人知会我。”#

就呈堂文件签名真伪 与主控官激烈争辩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涉及SRC国际公司案件自辩阶段今日进入第6天,纳吉接受主控官拿督西旦峇兰副检察司盘问时,双方对呈堂文件上的签名真伪展开激烈争辩。

早前,纳吉在庭上自辩时曾表示,相信有部分提呈至吉隆坡高庭的文件属于伪造,其律师也曾建议他等待具体的鉴定报告出炉后,决定是否要报警。

西旦峇兰本周三在吉隆坡高庭上,针对有关事宜进行盘问,并询问纳吉,当反贪会向他展示有关文件副本时,是否就已经确认是自身的签名或是属于伪造等问题,但纳吉都没有直接回答“是”与“否”,而是作出较长的解释。

西旦峇兰指出,纳吉是在接受反贪会传召录取口供之后,才有签名属于伪造的想法,包括在接受反贪会调查时,就确认文件上的签名,但纳吉不认同该说法。

西旦峇兰也询问纳吉是否有针对伪造签名一事报警,纳吉重申,他要经澳洲专家鉴定签名真伪后,才决定是否报警。不过,西旦峇兰质疑辩方该举措,质疑纳吉认为签名是伪造时,何以还需要别人再次鉴定,所以指该举动实属怪异,但纳吉表示,不认同。

面对西旦峇兰的盘问,纳吉也多次辩称,他是因为看到反贪会展示的文件副本,签名与他相似,当时才会认为是自己的签名,以及他没有被展示真的文件。

不过,当西旦峇兰指,纳吉在接受反贪会调查,认证有关文件副本时,是没有要求看真文件,纳吉表示,对。#

让路SRC案自辩阶段 66亿失信案展延

为了让路给处于自辩阶段的SRC国际公司贪污和洗钱案,吉隆坡高庭宣判展延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财政部前秘书长丹斯里依尔旺涉及的66亿令吉失信案,并择定2月27日过堂。

高庭法官莫哈末纳兹兰本周三批准控方申请,腾出原订于2020年1月6日开审的66亿失信案。高庭同意腾出20天的审讯日期,即2020年1月1日至9日、20日至23日,2月3日至5日、10至13日、17日以及24至27日。

控方是在本周三向法庭提出展延失信案的要求,包括早前订下的1至3月的时间。主控官拿督嘉玛阿里宾副检察司说,他基于2项理由提出该要求,即希望优先审理SRC案件和避免与还在伦敦审理的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案件重叠。

纳吉首席辩护律师丹斯里沙菲宜以及依尔旺的代表律师库玛拉仁德兰也不反对控方的申请。

纳吉是在2018年10月25日和依尔万一同被控,并面对6项刑事失信罪名,涉及的金额高达66亿令吉,惟两人皆不认罪。

两人被控于2016年12月21日至2017年12月18日期间,多次以公务员身份,即财政部长和财政部秘书长,刑事失信于受委托掌管多达66亿3606万5000令吉的政府资金。#

纳吉出庭前在吉隆坡法庭外与支持者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