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行千二令吉最低薪金制 湖中华商会吁政府暂缓施行 多种因素对城乡发展不利

(斗湖22日讯)斗湖中华商会会长谢璇发呼吁政府暂缓执行1200令吉最低薪金制的决定,政府在如此仓促的情形下宣布由2020年1月1日起实行新的最低薪金,让商家措手不及,也打乱了商家在新一年的成本开支预算。

谢璇发会长指出,政府宣布明年在全国57个主要城市,包括沙巴的亚庇、斗湖和山打根落实1200令吉最低薪金制已引起商家的反弹,斗湖中华商会也接获许多会员商家的投诉。

商家普遍上都认为政府太过仓促实行新的最低薪金制,让商家措手不及失去了预算。他们希望政府能够暂缓6个月,让商家有较充裕的时间做出调整。

他说,政府在城市和乡区实行两个不同等的最低薪金制,也将引起困扰,而且这对鼓励人民到乡区工作产生不利的影响。

他说,好比斗湖,过了古龙邦河就是仙本那和古纳,和斗湖一河之隔的古纳和仙本那,最低薪金有100令吉的差异,这将吸引工人都希望到城里工作,对乡区的发展有不利的影响。

他说,在乡区工作的工人,他们的工作比在城里工作的人更加的辛苦、更加危险和环境欠佳,他们的生活环境和条件都比城里差,应当获得和在城里工作的人一样;甚至更好的待遇。

因此,他呼吁政府暂缓一年,或至少6个月才实行1200令吉的最低薪金制,同时划一城市和乡区的最低薪金。

谢璇发会长也表示同意大马雇主联合会(MEF)执行董事拿督三苏丁的看法,认为政府调高最低薪金这项决定不但会增加业者的营运成本,引发新一轮的涨潮和变相鼓励雇主裁员;更讽刺的是,政府将最低薪金从1100令吉提高至1200令吉,其实无法达成其目标,只会造福外劳,但却加重本地企业的财务负担。

政府认为调高本地工人的薪水,除了可以应付沉重的生活开销,还有提高消费能力刺激经济,但其实事与愿违,因为本地人的薪水大多都已经是1200令吉以上。因此,增加100令吉受惠的只是外劳。

他说,若外劳有多余的钱,他们都是寄回自己的国家,这对我们的国家来说是更大的外汇损失。

谢会长也表示担心,调高最低薪金的成本将被转嫁给消费者而掀起一股涨价潮,同时公司机构可能也因此裁减员工,可以预见的,接下来将会发生更多的裁员行动。

他指出,政府应该要谨慎考虑,真正去了解现在的经济状况,目前各行各业有许多雇主都已经在市场上挣扎求存,而增加最低薪金将进一步加重他们的营运成本,这可能成为压垮这些雇主之最后一根稻草。(18#)(a)

斗湖中华商会会长谢璇发。(18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