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恐惧害怕安慰感恩 4中游客:前所未有成长

(本报讯)在入境沙巴时因漏了在护照上盖章而遭关押的四名来自中国上海的女游客,在经过前后廿六天一次性包含欢乐、错愕、恐惧、害怕、安慰及感恩的人生重大起伏后,终于在昨晚离开这片土地,顺利返回祖国。

在这趟「奇异行程」中经历人生第一次上手铐、人生第一次就地「吃喝拉撒」的她们,表示「随缘」看待是否愿意再来沙巴的问题。

这四名女生伍静婷、王秀莉、柳玲及张青思是在乘搭昨日傍晚六时四十五分班机从飞返上海前,在亚庇国际机场接受本地媒体访问,讲述这趟行程时这麽表示,讲到伤心之处,还按捺不住饮泣。在场的尚有中国驻亚庇总领事馆副总领事吴晓晴、领事王凯及周玮。

四人在本月十日遭斗湖的移民局关押后,至本月廿三日才过堂;据了解,她们的案件本来迟于本月卅一日才开审,但在首相署掌管法律事务部长拿督刘伟强的「斡旋」下,得以提早在本月廿八日审讯及结案。法官当时裁决她们非法入境,坐牢十八天,由关押当天算起,因此,四人得以马上恢复自由身。

现年廿四岁的伍静婷对表示,她在整起事件后,对许多本地人包括政治人物、远道而来的亲友以及中领馆的协调与帮助非常感恩。虽然经历了如此的磨难,但却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成长,「我们原本只是单纯要来观光,接下来的一切都是始料未及的。」

她承认彼等在抵达亚庇国际机场转机期间确实出错,导致漏盖入境章,但机场方面包括移民局官员与航空公司的机组人员亦有不足,才让她们上了一堂课。

她指出,大学以来就已是好朋友的她们于本月四日一抵达亚庇国际机场等待转机至斗湖,在处理行李方面比同班机乘客来得慢,因此,最后脱队了。

她表示,当时并没有任何人的指示,以及任何明显的告示牌,她们只好自行摸索,她们当时还以为是到斗湖才需要盖入境章的;她们就是从一道「玻璃门」直接通往本地航线候机室。有关门口根本没有任何的截拦物阻挡。

此外,在她们登上飞往斗湖的飞机时,检票人员也没有仔细检查她们的护照,只是检视了一下机票。到了斗湖机场,当局官员同样没有发现她们漏了盖章,她们因此得以顺利进入斗湖,并前往仙本那开心游玩。

据指出,待四人于九日要从斗湖出境飞往吉隆坡,以中转返回上海时,才被官员发现漏盖问题,但也没有立即扣押她们的护照,只是在给了她们一个移民局地址,要她们自行前往,她们也照办,只是当天官员还嘱她们返回酒店,第二天再来。

到了第二天她们再前往移民局时就被扣押了,当时,她们都是被执法人员扣上手铐,心理疲惫的她们遭受到如此的冲击后,感到十分压力。

伍静婷表示,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被手铐套住,「当时的手是冰凉的,直接寒到了心底。那一刹那,我们才感觉到事态的严重,心情更是跌到了谷底。

「之后,我们就遭受到了非人的待遇。不仅要与一些重犯关押在一起,本来以为只是关一两天,谁知一关就关了十四天。我们吃喝拉撒都在小小的空间了,而且要与超过一百人内挤在一起。

「我们是游客,为何要让我们遭受到与杀人犯、毒虫的待遇。这简直就和电影里的地狱片一模一样。

我们天天无法入睡,更要与其他狱卒过著监狱生活,迟睡早起,除了报数还要打坐,狱中的环境十分的糟糕,食物更是烂透。我们每天在狱中吃的都是臭鱼、生虫的米粥。」

现年廿五岁的王秀莉对自己能在经历过十分艰难的处境后,感受到人生冷暖,并觉得当下会更珍惜亲情。

无论如何,她强调,此事件发生后,让她更加注意法律,以后旅游亦会注重各国法规与限制,提升自我的基本常识。

现年廿二岁的柳玲表示自己在关押期间感到恐惧,对拘留所及监狱的恶劣环境感到难受。无论如何,她觉得当地人在她们遇到问题后所给予的协助十分感动。

四人也对各界人土给予她们的协助感到温暖,包括斗湖领保人士卢金裕、热心人士丹斯里刘荣华、甚至在第一天载她们到移民局的华裔德士司机,还放下工作替她们作翻译。(020)

(左起)张青思、伍静婷、柳玲及王秀莉接受媒体访问按日抽泣。(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