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德利:政府处理水务局总监案 挫低公务员士气

(亚庇讯)沙巴政府在处理非法水务总监案件的手段,造成混淆并挠乱序秩,令公务员士气低落,进而严重影响公共服务绩效。

沙巴政府与拿督阿玛吉星选择对高庭的裁决(委任水务局总监不合法)提出上诉,反指法官违反法律。这表示政府与拿督阿玛吉是在指称:原先委任总监之举是合法的。

但另一方面,拿督阿玛吉却在另一份宣誓书中却说,他于2018年8月1日被委任的失误已被调整,而他也重新被委任。

于2019年10月9日,亚庇高庭宣判拿督阿玛吉于2018年8月1日被委为沙巴水务局总监不合法,因为已违反《2003年沙巴水供条例》第3条款。

当他和政府拒绝遵循法庭裁决时,我已申请禁令阻止他在相同条例下运用其法定权力。

事实上,我是在毫无选择之下申请禁令,因为这名非法总监已在法庭宣判日的第二天,发出意向书任用新成立的公司发展斥资数十亿令吉的吧巴水坝计划。这项由非法官员作出的行动,将逼使政府承担未来的潜在责任。

拿督阿玛吉为辩护我作出的禁令申请,宣称他是于2019年10月30日被委任他为沙首长署州秘书办公室的「技术顾问」,而委任日期回溯到2019年10月11日。三天后(10月14日)则调任为沙巴水务局总监。

这种怪异的作法已违背高庭于2019年10月9日所宣判:他(阿玛吉)被委为总监不合法。所谓「调任水务局总监」是公然规避条例第3条款的规定,因为该条款规定:总监职必须委任沙巴在职公务员。

政府于星期五(10月11日)把身为民兴党党员暨前执委的拿督阿玛吉委为公务员,并在星期一(10月14日)让他担任总监的手段,是一项陋行,显现出政府完全无视法律。

阿玛吉是否能神奇地在一个周末里,掌握公共服务标准守则、财政指示、纪律委员会规例、财务程序法令、《2008年沙巴公务员条规》、《沙巴公共服务指南》(2015年)、办公室管理指南,并参加「思维转型计划」(2013)?他是否已通过成为公务员先决条件之「公务员考试」?

人们都在怀疑,拿督阿玛吉到底是否为「不可或缺」的水务局总监?为何政府使尽合力并违反公共服务条例,都坚持要让这名政治委任者担任技术局主管?

为何这项「重新委任」笼罩著秘密?
沙巴政府不尊重法治

沙巴政府这个举动彰显出其不尊重法治。律师公会主席Abdul Fareed Abdul Gafoor昨日针对前首相录音曝光事件说:「维护法治是维护透明度、问责制、善政和公共利益。」在这起案件中,答辩人阿玛吉和沙巴政府没有透明度,他们未曾公开所谓的重新任命。他们没有问责制,暗地里再次委任。他们没有善政,坚持要委任非公务员担任该技术局的主管。重新委任的作法是阻挠高庭的裁决并规避《2003年供水条例》,这肯定不是善治。因此,法治没有被维护。

重新通过法律行动起诉「重新委任总监」

当政府没有维护法治而立下不良的案例,公共服务将陷入混乱,国邦及人民将在劣政下受苦。

因此,追求善政并确保政府尊重法治,我已指示律师基于公共利益控诉,挑战所谓重新委任非法水务局总监的合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