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祺祥 州新冠经济刺激配套 沙巴子民的定心丸

(亚庇讯)政治活跃份子兼生意人,张祺祥揶喻就在疫情扩散中,希盟中央政府倒台,换了一个还没站稳脚步新生婴儿国盟政府,这简直是让人民当成一部连续戏剧来看,连身边一些对政治零敏感度的朋友也纷纷来议论这场大龙凤。但是在张氏而言,这一点都不好笑!政治动荡,政治家为了个人的利益,你争我夺,有多少个是摸着良心,是为自己的选民?简直是苦了人民。

虽然如此,让张氏敬佩的是沙巴竟然在这次的政治动荡里,站稳自己的立场,政府也没以往一样,人称“青蛙州”跳来跳去,反观的我们沙巴人民在看西马政治家跳来跳去。因此沙巴在这场Covid-19瘟疫来袭的时候,做了快又狠的决策,反应都得到大众人民的敬佩。

不仅如此,今天沙巴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推行总值6亿令吉的15项措施援助配套,减轻民众特别是低收入群体也获得赞赏,既然比中央政府的经济援助配套更好,就拿电费来比较,我国首相在电费上就扣个2%,沙巴却够胆的比中央政府扣多15陪之多(三个月维持30%折扣)。更值得赞赏的是水费三个月全免,中小型企业也可以向 Sabah Credit Corporation 贷款,利息2%。

这疫情影响最大的行业莫过于旅游业有关的行业,在还没受到行动管制令影响之前,旅游业在2019年已经大幅度下滑,导游收入越来越少,疫情在中国和韩国爆发之际,本地有接待中国和韩国的旅游业者生意已经下滑到80% – 100%,几乎没有了营业额,结果就转向国内本地游客,结果本国疫情再爆发之际,彻底的击败了旅游业者。

对中小型企业而言,沙巴Covid-19经济刺激援助配套总算让老板松了一口气,但是中小型企业最头疼的问题就是,公司销售额下滑80% – 100% 却还要付员工的薪水。沙巴劳工法令是和中央政府有所不同的,沙巴劳工法令是Labour Ordinance (Sabah Cap.67)。在抗疫情况下,市场是遭受【强制性行动管制】
中央政府的劳工法令,1955年EA法案中唯一与之相关的部分是第23节,该节规定,在其入狱或在扣留管制期间,员工是无法获得工资,被拘留是在一个人受到照料和保护的情况下的意识。在当前情况下,人们的行动是因为抗疫而受到限制和保护的。

所以沙巴中小型企业老板还是希望在疫情抗战还没缓和下来,州政府要努力的保护中小型企业,因为沙巴中小型企业占了沙巴总商业量高达80%左右,中小型企业是不能在这疫情下倒的,因为代价非常的大,所以政府必须反驳中央政府对中小型企业老板开刀的政策,由其实一些企业是完全【没能力】支付员工的薪水。当然疫情缓和下来之际,在不裁员情况下,某些【非重要服务企业】可以开始营业,让沙巴本地市场在振作起来,让一些小老板们解开经济忧愁。

政府需要切记一项事实,那就是中小型企业是支撑整个经济体系的一群,邻国如泰国,大企业不多,就中小型企业支撑了整个经济。所以,中小型企业 – 必须要生存!